第七十七章这里,有我挡着

  “是吗,那要看看到时候被捏死的是谁了,所谓的不败战神,也不过如此,一天一夜都分不出个胜负来,战神老了,早晚得死。”  “你既然敢诅咒我们王爷,”  “什么诅咒,我说的是大实话好不好。”  “好好,我让你狂等王爷晋升圣师之后,我看你们还怎么蹦跶。”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有本事你打我们呀。”  彭厉语塞,虽然彭厉的境界比寒州四怪高,但是架不住对面人多呀,而且四怪阴谋诡计多端,花样层出不穷。  “平静的三年,又出来,不过是倚靠你们口中什么东西的主人而已,我让你们狂,王爷收拾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来收拾你们。”  “你敢骂我们主人,兄弟们,打他。”  “不自量力,放箭。”  “妈的,兄弟们上呀,打得他连爹妈都认不出来。”胖子又是一个土盾,高个子先发制人,如一杆笔直的长枪冲了出去,他后面是矮子和瘦子。  “笨蛋,还挡什么挡,直接上呀。”矮子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胖子。  “哦,”胖子如圆球一样的身体也滚了过去。  “副城主,他们……”孙氏兄弟对眼前的  “打都开始打了,难道我们还要让瀚军以多欺少呀,直接打,敢来,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百里若繁一脸嗜血,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可是孙氏兄弟却认为百里若繁说得对。  敢骂我们的天才,直接打死。  “发起进攻,灭了他们。”  很快,泪光领域外面,水面上刀剑齐,一片混乱。天陨城军虽然只有两千人,但是他们驾驭的是鸿鹄鸟,机动性强,可以躲开瀚军射过来的羽箭,但是船上的瀚军就没没这么好了,上万人挤在四个大船上,怎么看都是一个个活靶子,天陨城军只要飞到他们上千米的高空上随便射几箭,下面就一片血肉横飞。  “快打开船上的保护阵法,”  彭厉在一片混乱中厉声嘶喊,还没等他喊完,就被四个大汉给包围了。  “你们想干什么,以多欺少吗?”  “是你们以多欺少,”  也不看看他们才两千人,瀚军这边都上万人了。  “听说你的诨号是乌龟壳,很抗打。”矮子阴恻恻的说。  “我可是玄帝境界,你们这一帮玄王敢跟我打,不要以为人多就啊……”  “就什么?”胖子一拳头下去。  “我跟你们拼了——”  “废话那么多,弟弟们,打他——”高个子一脚踹过去,将彭厉踹得远远的,矮胖瘦接过彭厉,将他按在水面上一阵狂揍。  “你们怎么能这样——,”  好歹也是玄王境界,这样直接动手好吗,难道不应该一阵斗法吗?  看着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彭厉,顾凭与霍戚难得相视一眼。  幸好我们宇国没有云忘归站在云忘归对面,不然,现在倒霉的是他们了。  普通的劫雷的痛苦只是把一个人全身拆开在重新组合起来。但是云忘归的雷劫确实更加变态,是将一个人活生生的碾压为一粒粒尘埃的那种痛苦。  它能让你生无可恋,看透这世间百态,在混沌中,有一个沧桑的声音仿佛在说,生死筹谋,荣华富贵,英雄美人,到头来,不过是化为万千尘埃中的一瞥。  前尘往事,不过云烟,执着,还不如放手。  紫色雷电中心的云忘归一脸淡然,但是仔细看可以看到他紧闭颤抖发白的嘴唇,几乎要将陌庭剑抓得变形的右手,和握着拳头的左手,无一不表明他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不放手,我的过去是什么?”  你这是——  ——失忆了  常默已经被劫雷打得直不起腰来,他倒在地面上,无法逃离这如影随形的劫雷,明明晋升的是云忘归,眼前这个疯子呀。  常默眼中的疯子处在雷劫中心,万钧劫雷直直压下来,但是怎么也压不弯他的脊梁,他是天生的王者,傲视天地。紫色劫雷笼罩他全身,狠狠地冲击他的玄脉,游走过他全身的每一寸骨血,就连他的双眸也染上一层紫色。  最后来势汹汹的雷劫只持续了一刻中的时间,可是这对于常默来说,却仿佛过了五千年的时间,如果说刚才蓝光闪电的反噬对常默来说是致命一击,那么现在的劫雷对于常默来说,那可就不是致命一击这么简单了。  他身上的每一处玄脉都被碾压破碎,玄气在他身体中肆意破坏,昨晚的战神,今天一个雷劫下来,就变为一个废人。  常默修为已经被废,泪光领域当然也不能维持,之间一阵轰鸣声,刹那间破碎。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笼泪光领域原来的地方。  那里只站着一个笼罩在紫云中看不清面容的谪仙少年,还有一个瘫倒在地上的落魄老头。  “王爷——”  彭厉怎么也不会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明明王爷连泪光领域都用上了,领域中的诛神,可是连玄圣都躲不掉的。  “想过去,问过我们没有,”高个子一脚将彭厉踹回三个弟弟脚下。  即使寒州四怪已经猜到结果,可是看到常默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有点惊讶,堂堂玄圣巅峰,就被主人大成这样。  早已经已经猜到一点结果的寒州四怪觉得吃惊了,何况在场的所有不论宇国的还是瀚国的,见此情景,脑袋现在还是晕乎乎的。  我们看到了什么,堂堂一个战神,居然被一个少年打败了,我不是在做梦?  即使一直想要杀了常默的百里若繁见此,也以为自己在做梦。  “阿若,过来。”  “你,把常默废了,你——”  “要受伤了。”  少年笼罩在一片紫云中,从远处看只看到紫云中一个飘逸的暗影。但是百里若繁走近来才看清,紫云中的云忘归身上的每一寸衣服,都被鲜血染尽,暗红一片。  “没事,”云忘归对自己身上的伤毫不在意,拔出百里若繁手中的守凰剑,递给她。  百里若繁不解。  “给你杀人,你不是一直想要杀了常默吗?人在这里”云忘归一脸淡然,仿佛在说你不是觉得天气很热吗,这里有一块寒冰,正好解暑。  “谢谢,”  “不好,他们要杀王爷,”彭厉被寒州四怪打断了手脚,跟常默一样瘫在地上,但是,彭厉带来的上万饮川王军,却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心中的神死去。  无数的饮川王军从四条船上飞出来,他们都是圣王境界,与此同时,船上万剑齐发,朝云忘归与百里若繁射去。  “阿灼,”  “没事,你安心去杀人,这里,有我挡着。”  顾凭与霍戚不是傻子,当然也不会让这些瀚军救下常默的,天陨城剩下的两千兵也不会让他们救下常默。  天空中,无数羽箭如冰雹落下,这些前去救常默的玄王停止一个一个不同属性的保护罩,如一群飞蛾扑火,不顾性命,只为救出他们的神。  但是,在无数箭雨以及云忘归漫天玄火下,他们还真成了一群扑火的飞蛾,一时之间,水面上全是烧焦的玄王的尸体。  而空中射过来的箭,在半空中直接被云忘归的玄火烧为灰烬。  少女接过少年递过来的剑,一步一步朝常默逼近。  “外公外婆——”  “舅舅舅母——”  “表哥表嫂——还有云龙城战死的十万凌风军已及所有守护着大宇,寒州的英灵。”  百里若繁在常默面前停下来,在朝阳下毫不犹豫举起手中的剑。  少女锐利的五官怎么也掩藏不了的锐气,比她手中的剑更加逼人。
第七十七章这里,有我挡着
太子殿下,我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