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法血蛊

  到底是什么地方遗漏了呢?对于突然吐血昏倒的凝霜,冥云风百思不得其解。  “瑶儿,刚刚你教这丫头引灵入体时,可有异常?”  “没有啊,刚开始寻气、引灵、聚灵、结灵海都未曾有过差错,最后我让调动灵海内灵气游走之时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是说这丫头已经凝聚出灵海了?”  “是啊,爹爹你也觉得难以置信是吗。我当时也很震惊,她居然只用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完成了普通人几个月也不会完成的事。”  “看来这丫头天赋真是非比常人啊,我原意是让你今晚先教她引灵气入身。如果做到了就说明这丫头天赋还是极不错的,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完成了成为一个灵修者的全部步骤。”  “爹爹,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啊。她现在还躺在床上,您尽快想想办法啊,会不会危机到生命呢?”  听到爹爹此时还在感慨凝霜的修炼天赋,婧瑶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虽然凝霜是很厉害,可是现在并不是谈论这个事情的时候啊。  “瑶儿,先别急。既然你说前面都没问题,那问题肯定是在最后的调动灵气上边。要么是灵气不稳,有所冲撞。要么……”  “爹爹,你别停啊,继续说,如果灵气不稳会怎样?”  “若是灵气不稳,那就好办了,只需稍稍调理便可。而另一种就麻烦了,或许是她血脉上出现了问题,阻塞灵力运行。”  “那就没办法了吗?”  “办法是有的,但是非人力可为。好了也别猜了,我在看看,确定下来再想办法。”  说完走到床前,探出一缕灵力在凝霜体内游走,慢慢感受她体内的气息。  半晌之后收回灵力,眉头紧锁。  “爹爹,怎么样,是哪种情况啊?”  冥云风摇头不语,婧瑶看到爹爹这样,以为没了任何办法,急的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  看到宝贝女儿哭了,冥云风揉了揉婧瑶头发。  叹了口气说到:“唉,能救我自然会救。现在爹爹就去想办法,你放心这丫头暂时不会有事。你也看开点,万般皆是命,恐怕这次我鬼仙的招牌就要砸了。”  本来还留有一丝希望的婧瑶在听到爹爹这样说,心一下就凉透了。  冥云风说完就离去了,只婧瑶呆呆的留在原地,看着床上昏睡的人儿,眼泪流得越发凶狠。  “不会的,不会的,我不相信。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会有的。”婧瑶就这样直接瘫坐在地,眼睛毫无神采。这可是她第一个朋友,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会不难过。  “对了,舞姑姑,我可以去找舞姑姑。舞姑姑肯定有办法救她,她今天就说过凝霜身体有问题。”  说到这,婧瑶连忙跑了出去,原本黯淡的眼眸也恢复了神采。  在经过一段路程之后,来到后山,恰巧五长老还未曾歇息。说明来意之后,由于时间紧迫,五长老立即随着婧瑶来到凝霜的房间。  看到凝霜现在的模样,五长老更加肯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赶紧命人将凝霜带到后山治疗,当冥云风得到消息也赶到后山。  此时,竹屋内。  “舞姑姑,你有办法救她的对不对?”  听到婧瑶的询问,冥舞点了点头。  “这丫头身上的问题只有我能解决,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苗疆已经变天了。”  听到冥舞如此说来,冥云风略思片刻,凝重的看着冥舞。  “你是说这丫头中的是苗疆的蛊毒?可是我有细致的看过,她身体内未曾有过任何生命体。”  “是蛊毒不错,但不是寻常的蛊毒。这是我们的秘辛,只有历代圣女才知道。  他是将无数精良的蛊虫放在一起厮杀,最后留下来的就是蛊王。这只蛊王会将死去同类的血肉吃掉长大,然后再以圣女渡了纯净灵力的鲜血喂之,足够七七四十九日。  然后会杀掉,磨碎成粉。如果有人服下,对普通人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可要是灵修者,在他运功之时,蛊王血粉中的灵气就会溢出暴涨。在体内乱窜,最后身体会承受不了灵魂即肉体都会死亡。  它是融于血肉,不属于毒。只要中蛊者不运功,你是绝查不出来的。”  “难怪我就说先前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来有何问题,刚刚我放了一缕灵力去探查,发现竟然与我相斥,这才觉得事情并不简单。那这么说她是你们苗族之人?”  “不是,我们苗族人自出生变会接触蛊虫,可是我未曾在她身上发现半点蛊虫的气息。而且这种东西也只有历代圣女才会炼制,但是没有哪个圣女会去冒险。  因为一是极其阴毒,造成的杀孽太重。二是需要用纯净的灵力去洗净身体中的血液,这样很可能会造成灵力枯竭而亡。三还要喂养七七四十九日这样每日下来,很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种种因素下来,炼制这种蛊虫的人要么因杀孽太重,被天道制衡变成鳏、寡、孤、独、残,要么后面两种条件熬不过去。  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冒这么大的危险炼制,而且还是对一个小丫头下手,这就有点让我匪夷所思了。今日见到她身体内的异样,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真没想到……”  “可是,舞姑姑你不就是圣女吗,难道还有其他圣女吗?”婧瑶听到这里,很是迷惑。  只见冥舞神情很是严肃。  “不错,我是圣女,我走了这十几年,他们不可能这么快选出新人圣女。若真出现了新任圣女,也需要传承。可是我感觉到我体内的圣女之力并未流失,所以我才说苗疆可能已经变天了。”  “那有没有可能是前任圣女养的?”许久未曾出声的冥云风突然想到。  “我刚刚有说过炼制这种蛊虫,就算不死她鳏、寡、孤、独、残必然会沾上一样,上任圣女就是我的母亲,所以不会是她。”  “那现在我们暂且不必探究它的来历,有没有解决办法?融于血肉,总不会要去换血吧,这是根本就不可能所实现的。”
第八章 秘法血蛊
邪王欲孽:帝女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