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易容

  苏羡大步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杵在一边惊疑不定的冯妈妈。  “你这是做什么?!”冯妈妈一看来人是苏羡,不由得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厉声问道。  苏羡也不欲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阖上双目,将遍布气海与经脉的精神力尽数收回识海,被压制已久的元力瞬间便如奔腾的河水汹涌而出,游走于全身经脉,一股澎湃的元力波动瞬间从苏羡身上散发出来,同时,一抹火红的凤凰胎记也骤然于她的额间浮现。  冯妈妈双目圆瞪,脖子好像被人掐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呃呃呃的音调。  还是坐在房间里间正朝外张望的罗巧儿反应快,蹭的蹿起来先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然后又去看被苏羡一脚踢进来的侍女小桃是不是真的晕了过去,这才一脸严肃的来到苏羡的跟前,悄悄伸手捅了捅冯妈妈。  “您,您是,公主殿下!”冯妈妈哆哆嗦嗦的问道,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吓得。  苏羡骄矜的点点头。  冯妈妈与罗巧儿忍不住对视一眼,怪不得之前能把那封信神不知鬼不觉的钉在门框上,原来她们的公主殿下就是之前的目标苏夭夭。  只是她们明明探查过许多次,这苏夭夭之前确实体内毫无元力的啊?  “可是,您之前……”  “行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但是现在情况紧急,过后有时间再跟你们慢慢解释,”苏羡自顾自的寻了凳子坐下,“我来,是想问,莫柔现在是不是在醉春宵。”  冯妈妈一听,竟然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急忙辩解道,“是在醉春宵没错。之前我们接到您的信,按您的吩咐送莫柔回盟里,醉春宵也是咱们这边的暗桩,她们近日正好有一批人要回盟里复命,我就安排莫柔跟她们一起走了。谁知道今天会出这样的事嘛!”  虽然冯妈妈自觉苏羡来了之后,可一直没有亏待过她,但是谁又知道关于莫柔的遭遇她知道了多少呢,别自己到时候功劳没捞到多少,反倒把她给得罪了,那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苏羡本就是来打探一下情况,不欲和她深究,继续问道,“醉春宵的人是要从密道撤离吧?告诉我密道出口在哪里。”  这一下,罗巧儿和冯妈妈惊惧的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冒出来一个想法:她是怎么知道的?!  冯妈妈与罗巧儿互换着眼神,都十分纠结,按理说,这是盟里的机密,关系着几十甚至上百号人的生死,肯定是不能轻易泄露出去的,但问题是,苏羡不是一般人啊,按理来说,人家才应该是东武盟真正的主人。  眼看着时间流逝,苏羡内心的焦灼越来越强,忍不住砰的一拍桌子,“还不快说!要是耽误了时间,害的莫柔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两个一个都跑不了!”  冯妈妈无奈,算了,她现在这个年纪了,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徒弟罗巧儿考虑,就算不能趁机抱上苏羡大腿,但是卖个人情给她,以后罗巧儿的路也能顺遂的多。  “回禀殿下,密道出口就在西丰城外西南方向四五里左右的杏树林中。属下为您准备车马的话,大概两刻钟就能到了。”  “不需要马车,城中人多,穿城而过的话,时间耗费的太长,等不起,我徒步便可。”  冯妈妈一愣,又赶忙说道,“那我跟巧儿这就换身便装……”  “不必了,我打算自己去。”  “什么!那太危险了殿下!”  苏羡微抬下巴,略高傲的说,“我修为远远高过你们,带着你们只会是个累赘。”  精致小巧的下巴映在罗巧儿眼里,就像是一把锐箭,狠狠的插在她的心上。凭什么!她一直以来不过也是个低贱的妓子!凭什么摇身一变就能变成高高在上的公主!凭什么修为也要高过自己!从前她是个丑八怪的时候就处处压自己一头,现在她不光身份超过自己,连容貌也要强过自己,凭什么!  就是因为这么一个挑衅的动作眼神,罗巧儿心中原本一直以来对苏羡的轻视竟默默的转变成了对她的嫉恨。  只是一直微微垂着眼帘的她,并没有暴露出内心的种种情绪。师父不是时常告诫她,要收敛吗?  冯妈妈许是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受到的震惊太多,竟然一时也找不出来阻拦苏羡的理由,只能选择妥协。  只是她还没有真的糊涂,苏羡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过扎眼,没办法,只能让精通易容术的罗巧儿给苏羡简单的涂抹修饰了一下面庞。  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枯黄,眉毛粗黑,连嘴唇都大了一圈的人时,苏羡不由得嘴角一抽。  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是也确实与自己原本的相貌天边地别,不失为一个隐藏身份的好办法。  拿上冯妈妈准备好的铁质面具,换上了一身宽大的黑色练功服,将头发打散,盘成发髻,又讨要了一把小巧的匕首当作武器,苏羡这才得以脱身,选了偏僻的巷子赶路,不出半刻,便赶到了南城门。
第四十七章 易容
红尘遥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