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密恋揭开

  三巡殿  “小姐。”阿青见阴梨进来,撑起自己虚弱的身躯,让自己撑坐在床上。  阴梨见阿青起身赶紧跑过来扶了她一把。然后阴梨从桌前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  “感觉怎么样了?”阴梨担心的询问道。  “无妨了,歇几日便好。”  “哎。”阴梨叹了口气。  “小姐,都怪我,耽误了大婚。”  “怪你什么啊,你别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那个罪辛谁能想到她还能混进来,这都是预料不到的,只要你没事就行。”  “那小姐打算什么时候再定个良辰吉日?”  “你都这样了还大婚?先放放吧,你先养好伤。”  “可是。。。”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你的命重要,你都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我怎么可能还能若无其事的大婚呢?要我说这个白若清也未必是真的无辜,至少她肯定是有心搅局的,就算没有罪辛她也定有其他的打算。”  阿青觉得一阵感动。  “不过以前我还对李复抱有很大的敌意,总觉得他娶白若清是为了掌门之位,肯定是个不怀好意之人。但是这次他却能挺身相救,还不惜耗费灵力为你疗伤,也许张继生说的没错,李复是一个好人。”  阿青却暗自摇了摇头,他究竟是否是个好人还不能确定,但是她知道,李复可以不怕他人议论第一时间冲出来保护她为她疗伤定是像她喜欢他那样喜欢着她。后来李复把白若清独自推出来,未曾想过为她辩解,可见李复非移情别恋。可这更让阿青难过了,他爱她,却不肯为了她放弃唾手可得的权利,那么在他心里还是权利重要些。若是如此,李复怕是个不得不防的人,日后恐对鬼谷不利。  “阿青?想什么,都走神了。”  阿青被阴梨拉回思绪,微微一笑。  “没什么,我在想罪辛如此痛恨我,是不是我对下属太狠心了,让他们生了反叛之意。”  “你看看你,又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说得好像什么都是你的错。”  “我。。。”  “好了好了,说两句话就是你的错,你哪有错?那个罪辛本身就是个阴险狡诈之辈,她想找你报复那是谁能拦得住的么?别一天天老瞎想了。”  阿青笑了一下。  “对,笑起来才好看,天也不早了,我回去了。”阴梨起身准备离开。  阿青想要下床送送阴梨,被阴梨按住,“你别动。好好歇歇。”  说完阴梨便离开了三巡殿,正巧在门口遇见了抱着一摞公文进来的毕尹。  “小姐。”毕尹双手都被占满无法作揖,只好向阴梨微微鞠躬。  “嗯。”阴梨便算是回应了。  毕尹走进来,把那摞公文放在桌子上,走到阴梨刚刚坐的地方坐下。  “天快黑了,你们点了灯就出去吧。把殿门也带上,我有话同大人说。”毕尹吩咐道。  女使们动作麻利的点上灯,退出殿内,还轻轻的合上殿门。  “你想说什么?”  “大人,您那枚玉佩呢。”  阿青没有回答,玉佩她留在了七雄山,算是还给李复了。  “大人,玉佩哪去了?”  “问这个做什么?丢了。”  “丢了?”毕尹故意询问。  “嗯,丢了。”  毕尹暗自松了口气,如此说来大人应该是把玉佩还了回去。  “大人,送您玉佩之人,可是七雄山掌门李复?”  阿青瞪大了眼睛,身躯微微一震,他怎么知道的。  “本来我都快忘了,在李复还没有迎娶夫人白若清之前,在李复还没有坐上七雄山掌门之前,大人曾派我调查过他,那时我在七雄山跟丢了才回来复命的。直到今日看到李复为大人疗伤我才大胆推测了一下。”  阿青张嘴想要掩盖。  “大人不用掩盖,放心说于我便好,您知道的,我绝不会背叛您。当时大人描了一幅丹青于我方便我寻找,若是不那么上心的人怎么可能凭着印象画的那么相像。”  阿青最终长长的舒了口气。  “毕尹,此事不宜与他人声张。”  “放心吧大人,毕尹的嘴一定牢牢的,绝不向他人告知!”毕尹竖起三根手指做发誓状。  “对了大人,既然您早与李复定情,他又为何娶了白若清呢?”  阿青什么也不说,就这么微微的笑着,看着他。  毕尹看到阿青这幅无奈的表情便明白了,原来是为了坐上七雄山的掌门位置不惜放弃了阿青大人。  “太过分了!”毕尹为阿青抱不平,像阿青大人这样好的姑娘却被心爱的人这样辜负,毕尹替阿青一千个一万个不平。  “人各有命,或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我从未觉得不平,命运使然而已,不计较便不会觉得难过。”  “可是大人!七雄山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白若清竟然带歹人进来意图谋害您,这还能忍?”  “我相信她并不想取我性命,我与她无冤无仇她又何必于我过不去?也许她当真也是被蒙蔽其中。”  毕尹叹了口气,希望如此吧。人非草木,阿青大人曾经那样细心的照顾她,为了送她回七雄山还自耗灵力,况且这次又以德报怨不计前嫌为她开脱,阿青大人做到如此地步,那白若清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是化了一角吧。  三巡殿外  子虚站在门口,把里面人说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在耳朵里,虽然子虚在功法上没有太大的天赋,但是耳力却是灵敏得很,即使隔着厚厚的殿门也能听的真真切切。  子虚握着药罐的手握的更紧了,手指都变得有些青色。  他曾认真猜想过送阿青大人玉佩的公子会是何许人也,他认为那定是一个至情至深风度翩翩的君子,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的上大人。可是现实却是,这个人原来是李复。其实李复相貌功法胆识样样也都是人中龙凤,若是阿青大人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子虚定会默默祝福他们,可偏偏李复是个为了权利辜负了阿青大人的人,这样无情无义的人配不上阿青大人为他日日思念。  “子虚,你怎么在这儿?”殿门突然打开了,毕尹从殿内走了出来。  “谷主吩咐我给大人送些药。”子虚把手中的药瓶举起来示意。  毕尹眉头皱着,抢过子虚手里的药赶紧放在殿内的桌子上。  “大人,这是谷主送来的药,我先离开了。”毕尹向阿青作揖。  “嗯。”阿青坐在床上回答他。  毕尹赶忙回过头拉着子虚走了许久,进了日月殿偏殿才松开他。  “你们都出去吧。”毕尹吩咐在偏殿打扫的女使和抱着公文的弟子。  “是。”  众人散去。  毕尹向殿外左右环望,确认周围无人才把殿门合上。  “你听到什么了。”毕尹询问他。  “隔着殿门,什么也没听到。”  “子虚,你我之间是十几年的交情了,我难道还不了解你么?你的耳力怕是这碧河两岸也找不出可以匹敌的,区区殿门隔着怎么可能听不见?”  “既然你知道又何必问我?听见什么了?都听见了。”  毕尹叹了口气。  “我不会向他人透露。”  毕尹有气无力的走到桌前坐下,他知道子虚的为人,他确实不会告诉他人。可他总是怕会出些意外,倘若有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难保不会以此为难阿青大人,这对阿青大人甚是不利,所以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毕尹,你我这么多年兄弟,我做什么你会支持我么?”子虚也在桌前坐下。  毕尹警觉起来。  “你想做什么?”  “我想,取代李复在大人心里的位置!不瞒你说,我其实很喜欢大人,从前知道大人喜欢送她玉佩的公子,我不便过多的参与,如今我知道那个人是李复,而李复已经娶了他人为妻,我觉得我还有机会。”  其实之前就算没有李复,子虚也不敢想他会和阿青大人有什么结果,他认为自己是配不上大人的。可在鬼谷大殿内,他看到李复突然冲上前去杀了罪辛,而他却只能在旁边愣住,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若是这样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太无用了点,他想强大起来,可以做阿青大人的靠山,可以取代李复的位置,可以让她再也不向现在这般难过。  “子虚,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  “且不说阿青大人喜欢的是李复那样的人中龙凤,就单说你自己,你可以做她的依靠么?你的功法连你自己保命都不够,还想保护大人?”  “或许大人需要的依靠本就不是功法的高低,她需要的是无论何时都会站在她身后守护着她的人。至少在这一点上,李复若是明白也不会有如今的局面。”  毕尹不在说话,他认识子虚这么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动情,按理说他该支持兄弟,可是那个人偏偏是阿青大人,是个他们不能望其项背的人。  “兄弟。”  “行!我支持你!”毕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最后坚定的说出了这句话。他不仅是为了子虚,更是为了阿青大人。  子虚笑着点了点头。  “可是子虚,你可是挑了个难啃的骨头!”毕尹拍了拍子虚的肩膀。  五日后  三巡殿  自从毕尹那天和阿青聊过后,阿青一直记得毕尹最后要离开时和她说的话,她也一直在品这句话。  那日毕尹痛骂了李复一顿,最后还不忘相劝阿青,他说:“大人,放下永远比爱上难,只有经历了放下才能遇见对的人。或许那时大人蓦然回首,那人早就出现在生命里。”  阿青觉得毕尹说的倒是有道理,现今无论如何她和李复是两个阵营的,也许她真的该彻底放下,是彻底的放下,不是表面归还玉佩而私下止不住的想他,是彻彻底底的,放下他。可她总还是对他抱有一些期待,也许某一日李复便回心转意,放下权利与她远走高飞,若是如此她也愿意为他放下身份,从此隐姓埋名做一对平凡的夫妻。  “哎哎哎,这才刚恢复个七七八八你又开始批复公文了。”阴梨走进来抢过阿青没有看进去的公文放在一旁。  子虚跟在阴梨身后进来,把手里端着的汤放下。  是排骨银耳玉米汤,熬的浓稠的很,空气中都散发着香味。  阿青迫不及待的品了一口,果然是好汤,味道鲜美却不腻人,让人忍不住赞叹。  “味道怎么样?”阴梨期待的看着她。  “味道鲜美!”阿青竖起大拇指。  “是么?那快让我尝尝。我都馋了一路了。”阴梨赶紧拿起阿青递来的勺子喝了一口,果然好喝!  “这么说不是小姐熬的?”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有这个手艺?”阴梨喝着汤说话模模糊糊的。  “那这汤是?”  “嗯。。。”阴梨咽下汤,用袖子摸了摸嘴,“是子虚熬的。”  阿青向子虚露出一个微笑,“有心了,多谢。”  子虚也回了个笑容,“大人客气,我回头差人把没盛下的都给送来。”  “那你还等什么呢,赶紧回去吧,你不回去谁叫人来送汤啊!别一会儿凉了,赶紧走赶紧走。”阴梨着急馋着子虚的汤,催着他离开。  子虚心里委屈啊。  “那子虚告退。”  待子虚离开后,阴梨又赶紧喝了两口。  “真挺好喝,这个子虚竟然有如此厨艺!日后若是娶妻了,定会叫人羡慕死了。”  “小姐,喝慢点,别呛着。”阿青把手放在阴梨背后给她顺气。  “不过这个子虚也真是,想来给你送汤还得叫上我一起,本来我在日月殿找张继生,谁知道子虚进来后非要我陪同他一起过来,说是算我带他来的。你说给你送汤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不是好事么,关心同门,该是表扬的啊。”  阴梨一边说着一边喝着汤。  阿青笑了笑,“小姐,慢点喝,还有呢。”  “诶,不行了,我都喝了半碗了,赶紧的你把剩下的快喝了,不然我就忍不住都喝了。”阴梨把碗推到阿青面前。  “小姐先喝,我等等一会儿送来的。”阿青又推了回去。  “不行!我看着你喝!现在就喝!把排骨都吃了。”  阿青拗不过她,这才听话吃完了排骨,喝了半碗汤下肚。  不出片刻,剩下的便有女使送了来,这次不是一碗,而是整整一砂锅都给端了来。  阴梨眼睛都冒了光,这下她可以喝个心满意足了。如此陪子虚来一趟也算收获不小!
第四十一章 密恋揭开
继往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