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穷奇

  “哈哈哈,没想到还能看这么出好戏!”  一道渗着丝丝寒意的声音在这老旧的屋中响起。容安身后的黑烟变得愈发浓厚,其间金光微闪,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之感。  容安对此却无动于衷。脸上没有一丝诧异,就像是早已习惯了一般。  “明知我不将她放在眼里,你又何须多此一举。”容安缓缓说到,听不出喜怒。  “不过是觉得有趣罢了。怎么样,要答应我的提议吗?”  那幽深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容安身后那团黑烟缓缓凝聚出了一个身着玄色衣服的男子。  那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勾起了容安的脸。他的周身被黑烟环绕着,眉若剑锋,眼似萤火。口不点朱而赤,似笑非笑的模样邪气凛然。  “嗤。”  容安平静地望着他那双幽绿的眼睛,不禁冷笑一声。拍掉了他的手。  “这个问题你第一次出现时,我便回答过了。”  那男子也不恼怒,只见黑烟渐农,便兀自消失了,蓦地却又出现在了容安的面前。  “你也非良善之辈,何必借着你母亲的由头搪塞于我?况且,比起你的耻辱,我觉得你死了以后魂魄灰飞烟灭也算不得什么。”他上下打量着容安,明明她只需把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他,便可得到想要的一切,他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拒绝他。而且这一拒绝,便是六余载。  “我不稀罕罢了。”似是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容安如是说到。确实,他的条件很诱人。她不是什么好人,根本不在意这个要求。可是,一想到母后关切的眼神。她便心有不忍,不忍心让母后失望。  如此活着也没什么,至少她死不了。  那男子周身温度骤然降低,厉声说道:“你就不怕我吃了你?”他堂堂上古魔祖,她竟不将他放在眼里!  “你如果能直接吃了我的话,也不必与多费这些口舌了。”容安的语气中颇有不屑。  相处这么多年,她还能不知道这老东西有什么能耐?  果然,容安话音刚落,整个屋子便陷入了鸦雀无声的状态之中。而先前那男子也重新隐没在屋内的黑烟之中。  她说的没错。  他的确不能直接吃了她。他现在不过是灵体状态,而且维持人形都要靠偷偷吸取容安的血。签订灵魂契约,得双方同意才行。容安只要一直不认,他也奈何不了她。他已经选择了她做寄灵体,却是没有退路了。  如今只恨自己当初瞎了眼以为容安是个软弱好欺的。  他便是魔主穷奇,当年引发神魔之战的上古魔主之一。  当日他与那帝俊相缠斗之时,因实力不敌,被其一剑毁了肉身。灵体躲入西川境内,才幸免于难。之后,因法力不支又沉眠于西川国先祖的宗庙后方,也就是现在的落红巷。  不料,那西川国的先祖,竟是咒巫族的主脉。趁他沉睡偷走了他头上的犄角,制成了鬼影军牌。借此控制他当初收服的那些个魑魅魍魉。甚至,还将他封印这落红巷的地下。  本来他是有些气恼西川国先祖的行径。只要这世间仍有好战之气,或者险恶人心,他的一身法力迟早都会恢复。  不过想要重塑肉身,却是难了。必须得找到一个强大的灵魂献祭给他,才能重塑肉身。而在此之前,又得有一个寄灵体。  受天地法则影响,灵体不可在人间久存。若是没有肉身或是寄灵体的温养,灵体迟早会背天地法则消磨殆尽。  他很早之前便已经冲破了封印,只是一直没有头绪。  直到西川成化四年,月星隐淡,众月神化作碎片散落世间。恰有一枚,便落在了西川。  粉粉糯糯的,像个红皮猴子。人类的小孩怎么生的这般丑?他除了升起一股食欲外,并没有什么想法。因而,他并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个女人抱着孩子如此高兴。这便是他第一次见到容安的感想。  他们穷奇一族,生下孩子若是长的这般丑,定是第一个被吃掉的。也正是这个传统,导致穷奇一族人丁稀少。  纵观人世,也不过有他这么一只而已。哪怕是如今洪荒兽神藏匿的山海界中,他的族人也不过是五十个罢了。与那龙岛数以万计的龙族相比可就差的远了。  他早就算出月神降生的时间和方位,就等着人生出来了。未曾想,到了时间,竟前后生下两个孩子……他如今法力衰微,没法直接辨别出谁才是真正的月神。  选择寄灵体是件极为慎重的事情。于是他便耐着性子,观察两个孩子的属性。顺便再看看谁才是真月神。  毫不例外,他目睹了皇后嫡女变成恶鬼转世的过程。只能说,人心这种东西,果然从不会辜负他。  也是因缘际会,那被说成是恶鬼转世的丫头,被押解至落红巷之中。  倒是方便了他观察。  差一点他便以为容安不过是个被遗弃的孩子之时。  直到那天,容安趁那伙人离去后,独自处理着伤口。他惊喜的发现,容安竟然点血为冰。一道舒缓清凉的月神之力乘着一缕白烟覆到了那层薄冰的上方。只一瞬,便愈合了伤口。  穷奇暗自诧异,很快便打定了主意。照之前的征兆看,容安应该就是他要找的月神传世了。得想个办法让她同意献祭灵魂才行。  他自己决定了要让容安成为自己的寄灵体以及祭品。  她本可像容月一般,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锦衣玉食应有尽有。  偏生一句“恶鬼转世”便害她到了如此境地。甚至是她的母亲,皇后娘娘也不能幸免。  她心里总该有恨吧。  况且这么小的孩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应当是很好骗的。  小丫头初见他时,是愣了一会儿的。只是不多时便恢复了冷静。那时他便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打消了疑虑。孩子嘛,应该是因为心大吧,再说她从小在这种环境中长大,也许早就习惯了忘却害怕吧。  现在,呵。他直觉真准,那丫头果真不是善茬儿。不过习惯了冷静,倒是真的。
第十九章 穷奇
十二宫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