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在另一个世界的修行

  这个态度让白泽很满意,缓和态度跟她说:“我与你约法三章,第一,收起你的坏心思,须知害人终害己;第二,你可以离开白泽山去玩,但如果在外面惹了麻烦不准带回来;第三,我想放你走的时候就会放你走,在这之前,不要问不要催,否则我会很生气。”  慕晓语心里有一万句mmp,却只能点头答应:“知道了。”舒口气,又开口道:“我也有个条件,《奇门异经》必须现在给我。”  “在第三区,自己去找吧。”  抬头看了书架上面的标识,一个字也不认识,无奈,只能再次求他:“第三区怎么走,你这都是我不认识的字。”她一直觉得自己够优秀,这种连字都不认识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白泽看着她,一脸的嘲笑:“这是小篆,奇门异经也是用小篆写的,你看不懂找到了又有何用。”  反正已经丢人丢的够大的了;也不在乎再多一次两次,继续求他:“那你给我翻译出来呗,反正你也是闲着。”  那表情简直就是鄙视了,留给她一句:“你还不配。”摇着扇子走了。  慕晓语虽然很想甩头就走,可是奈何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声下气。快步跟了上去,撒娇讨好道:“白泽哥哥,你就帮帮人家嘛,人家一个小女生孤身来到这个世界,也没个认识的神仙妖怪,不依靠你还能依靠谁!”  不为所动,高傲的说:“昆仑三年,诸天神祗在昆仑绝境论道,本尊应时运而生,也有幸在一旁听经,位诸天神祗之列,能通晓三界中一切过去未来;凡三界之中,上至三十三重天兜率宫,下达幽冥地府十八层地狱,无不尊为祥瑞之兆。”  听他自吹自擂,慕晓语整个人都恶心了;却奈何不敢表现出来,笑脸凑上去:“是,白泽上神。所以你可以给我翻译《奇门异经》吗?”她才不关心白泽是哪一年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哪一年又会死去;眼下的关键是让白泽赶紧给她把《奇门异经》译出来,不知道要被困在这里多少年,趁这些时间努力修炼才是正事。  白泽没有理她,继续优哉游哉的走在前面。  慕晓语咬咬牙,再次贴上去:“帮帮忙好不好啊,白泽哥哥,白泽大人,白泽上神。看在我是你喜欢的玩具的份上帮帮忙好不好。”  白泽转过身来,不可一世的看着她,严词厉声道:“叫祖宗。”声音虽然不大,但那种不可抗拒的态度直接吼懵了慕晓语,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白泽已经走出去很远,疾步跟上,低低的叫了声:“白泽祖宗。”  白泽很满意,点点头:“祖宗我今日就与你说了,凡天下事均有定数,你要《奇门异经》,得靠自己的本事去找。找到了,是你的造化,找不到,那也是天意。”  影视剧常见的套路,慕晓语可不吃这套,缠着他问:“老祖宗,那你告诉我我究竟能不能找到,要是你这地没有我的一份,我也好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  高深莫测的样子,转身继续向前走,悠悠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咬牙切齿,强忍住怒火,跟上去好声好气的讨好道:“白泽祖宗,可不可以看在孙女我这么乖的份上破例给我透露天机。这天机也不外乎人情嘛,对吧。”  “你要清楚两件事,第一,人族尚未降世之时本尊便已在这世界上横着走,让你叫祖宗是你的荣幸,所以,你应该要有感恩之心,而不是跟我讲什么人情世故;第二,你是人,我不是,鉴于我们两之间的尊卑关系,所以我的天机是凌驾于你的人情之上的。”  慕晓语一下愣住,好大一半天才爆发,怒吼骂道:“白泽,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不二十代;千万不要让我有机会,不然姑奶奶定要打得你叫祖宗。”  已经走出去百十米的白泽停下来,盯着她看了十秒,不冷不热的回一句:“弱者才需要这种毫无意义的威胁,真正的强者都是用实力说话的。你有本事来打我啊!。”  慕晓语气的浑身发抖,却局限于实力不敢放肆。只敢在口头上放狠话:“你给我记住了;有你后悔的一天。”但被白泽无视,看猴子一样的看着她。  她彻底输了,输的没有一点尊严,没有一点风度,没有一点扳回局面的可能;耷拉着脑袋走在前面,失落的、漫无目的的走着。  “到了。”听见白泽的声音才清醒了,有些惊喜,跟所有的故事一样,那些看上去冷漠无情的人实际上都是外冷内热,他们才是最懂得照顾人的。  四下打量,这里有很多青铜器、陶器、竹简、绢布和树皮,可以肯定还在书房内,不过这一区的收藏应该是先秦时期的东西,止于具体时间那个时代,慕晓语完全看不懂。  总之先不管那么多,既然已经到了这里,索性就得寸进尺:“白泽祖宗,就知道你最好了,《奇门异经》在哪。”眼睛在架子上打转,在她的眼里这些东西都一样的鬼画符~看不懂!  白泽走到一个空架子旁边,开口道:“这里是第五区,收藏以汉朝器物为主,你手上的八面青铜剑乃是东方塑之师王诩以金乌火羽冶炼而成;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灵器藏品,就放在这里吧。”  真是感动不过一秒,不帮忙就算了,竟然还惦记她的宝贝。断然不能同意,紧紧的把宝剑抱在怀里,高声拒绝:“我不要,这是我师父给我的,凭什么给你。”  白泽伸手去拿,告诉她:“玩具的玩具就是我的玩具,对我的任何要求你都没有拒绝的权利。”  真是要疯了,这个家伙简直变态。  后退,做出防守的样子:“我告诉你,我不是你的玩具,你要是敢拿走我的东西,我就跟你拼命。”  白泽微皱眉,不悦道:“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玩具。”纸扇轻轻一挥她就被定格,毫不费力的拿走了她的宝剑。  放到架子上十分得意的欣赏了几分钟,告诉慕晓语:“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吧,七十二个小时之后禁咒自会解开。”  语罢,摇着纸扇走了。  慕晓语身子不能动,嘴也张不开,想要求饶都没机会。只能看着那讨厌的家伙从身边经过,渐渐远去。在心里把他家祖坟问候了个遍。  入夜了,白泽山的夜晚很美,繁星点点,一轮弯弯的月牙冒出山头。通过这一轮弯月慕晓语知道她正面向东边。微弱的月光下虫鸣鸟叫,偶尔看见几只黑影在山里闪现,应该都是山里修行的妖精。  夜渐深,气候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寒冷、饥饿都在消耗她的体力,这还没有过去一天,她就在心里祈祷白泽不会真的把她定在这里三天,否则她真的可能会死。  心里不停的祈祷“白泽哥哥,白泽祖宗,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一定也知道此时的我狼狈不堪,一定也知道我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听听我的声音放了我好不好。”  但是,一整夜的时间也只有她的祈祷,白泽是真的打算把她放在这里三天。  看着太阳从东边升起,慕晓语又开始在心里咒骂。她知道白泽是不可能发善心放了她的,所以还是咒骂来的痛快一些。  太阳起又落,终于三天的时间过去了,七十二小时分秒不差。慕晓语身上的禁咒解除了,哐当一下倒在地上,三天来滴水未进,早已没有了力气,双脚更是像被锥子扎过一样的痛。  她刚刚倒下,就有两个身影映入眼帘。是两个女人,过来小心翼翼的把她扶起来,也不说干什么的,要把她带去哪。她也懒得问,这里是白泽的底盘,这两个女人定然也跟他有关系,谁知道开了口得到什么样的奇葩回答。  这两个女人的实力也很强,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另一间屋子;古老的浴桶里面已经放满热水,她被剥干净放进去。两个女人给她拿来新的衣服,说道:“先生请小姐沐浴更衣后去雅阁相见。”  她们口中的先生无疑就是白泽,没想到那么讨厌的家伙手底下的人会这么有礼貌。  但是要现在去见她,慕晓语没心情也没力气,问道:“有吃的吗,我好饿了。”  “小姐要吃些什么?”她两的态度毕恭毕敬,到让慕晓语有种错觉,白泽只是活了太长时间,已经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了;或许,她们两之间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说不定。  心情大好,催促道:“随便什么都行,快给我拿来。”  “小姐要在此处用餐吗?”两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显然觉得这样很没教养。  但对于已经饿了三天的慕晓语,教养什么的都是浮云:“不行吗?”  两人应了声‘是’,出去了。  实在饿得不行,瞅瞅四下也没什么人看着她,就缩下去‘咕噜咕噜’的灌了几口洗澡水。
026在另一个世界的修行
欢花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