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往后我来护你。

  “云隰,快叫人进来抓蛇啊!”云辙一脸的惨状,叫云隰有些怀疑,到底这云辙是不是御妖师家族出来的人,竟然连这青蛇都认不出来。  肖念已经不再向云辙蠕动了。毕竟作为一只有着千年道行的青蛇,是绝对不愿意被一个晚辈的小毛孩子直呼丑蛇的。况且,肖念疑惑的眨了眨眼睛,毕竟修炼的这千年以来,从未觉得自己的容貌会被人称作是“丑”过。  不过,现下肖念却是不敢不防备着些了。前几日因为对于一同住在令虞房中的小仓同学有着莫名的亲近感,除了想要尝尝这种难得一见的灵兽的口味,肖念还因为与小仓同学同为云隰的契约者而倍感慰藉。  原来契约兽都是这种待遇的么?原来自己主人枕边的灵兽妖兽不是自己契约来的也是很正常的么?原来只有在发现有人陪着自己的时候,才会让人感念朋友真的是珍贵无比啊!肖念这般安慰着自己,甚至兴起时还想要幻化出两双手来,同那只同甘共苦的小仓同学来一个难兄难弟之间的深情拥抱。  不过都被小仓同学的瑟瑟发抖以及抱头鼠窜给义正严辞的拒绝了。  后来的那些时辰,肖念都再以浑身解数向小仓展示,“自己是一只食素的青蛇,从来不是吃鼠类”这种一听就会令人生疑的鬼话,不过心思单纯的小仓居然还相信了。  卸下防备的小仓同肖念的关系渐渐熟络起来,肖念十分乐意见到小仓对自己亲近,不论是从食物的角度,还是从生活需求的角度。  不过当肖念从小仓的口中得知,竟然子濯那只九尾狐族也是云隰的契约兽之后,肖念近乎于心灰意冷的,准备立刻找一根绳子出来悬梁自尽。小仓不是十分理解肖念的行为,总觉得新来的这只青蛇兴许要比看起来,内心更加柔软的多。  然而肖念的内心:自己果然是在一直走背字啊!原以为当初被魔族控制进了人家宗门的地牢也就罢了,现下好不容易出来了,又跟妖界最至高无上的种族抢主人……要知道,九尾狐族的威名,除了他们族中那简直强大到逆天的血脉灵力,最令人无语的,因该是狐族的天性:善妒……绝不会轻易的将自己选中的人拱手让出去,倘若有,想必那人坟头艾蒿应该也有及丈高了吧?  想到此处,肖念的心已经凉了。这种痛苦是小仓这种还小的灵兽体会不到的,是现在自己这种,将自己悬挂在上吊绳之上,却发现自己只是一只蛇没法上吊而死境遇所没法体现出来的,更是现在推门进入房中,却发现一条蛇挂在房梁之上打悠悠而狂笑不止的令虞与途野所体会不到的。  肖念停止了想像,转身又爬回了床边,他好像隐约记得,云隰房间中的梳妆台上立着一方小镜子。云隰不晓得这青蛇在做什么,但是云辙的惊呼声实在是有些刺耳,云隰只好向他投以眼神的安抚。  “不对啊云隰,为何你这房中会无端端的多出这些妖兽来?”迟钝的云辙总算是找到了问题的重点,于是便尴尬的轻轻咳了一声,红了一张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再看那只青蛇了。  云隰早便想到了云辙会这般询问,不过好在云辙是一个没什么心思的,被云隰几句“早便带着,没时间放出来”给搪塞了过去。后来陈朵朵敲门将云辙带了出去,神神秘秘的也不晓得在密谋着什么,不过见道云辙那般通红的脸,云隰便能知晓个大概。  方才悄悄过去照镜子的肖念也已经见到了自己的样子,原本威风凛凛的蛇头,此时却变得甚是圆润,就连平时自己引以为傲的光滑水润,虎虎生威的鳞片也已经秃下了好几片。  感觉自己受到了霸凌的肖念,此时看着子濯狐狸却是敢怒不敢言,满心只想着自己兴许是什么悲情的角色,今次特地早早的醒了过来,受着无望的罪。  子濯倒是十分不想搭理这只兴许脑子有问题的青蛇,当初将愿意云隰将他收了,也是担心有朝一日自己倘若不能再云隰身边,好歹也会有一只有些妖力的青蛇保护者,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倒是从未想过要给这青蛇什么光明正大的舒适待遇。  云隰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小狐狸,忽地就生出一个疑惑来。之前见到朵朵才想起来,她的弟弟珂珂同学,也是有一只飞行妖兽,平时都没怎么见到他将那妖兽带在身上,为何忽然就能召唤出一只来呢?  云隰的疑惑显然是叫子濯有些惊讶,毕竟他以为这种能够将自己的契约妖兽召唤或者说是收放自如的事情,应该只要是一个御妖师都能只晓得,没想到自家这个……  “你身为御妖师,当契约了妖兽之后,你的灵识中便会生出一片专供妖兽的空间来,届时你是可以将契约来的妖兽收回的。”子濯出言提醒道。想来也是云隰的那个不靠谱的师父,向来不喜欢将妖兽收回,才使得云隰对于此事并不知情的吧。  “原来如此。”云隰点点头,随后看向受苦了的小媳妇肖念,“你想回到灵识中去么?”小媳妇点了点头泫然欲泣。因为这种事情本就是主人与契约兽的自觉,所以云隰只需要稍稍动动念头,青蛇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云隰又转头看向了子濯,子濯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想回到灵识中,毕竟到时候是谁在房中消失还不一定……  “小濯啊,最近准备准备,试炼已经完毕了,想来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到玄星宗去了。”原本云隰还是很期待进入宗门一事的,但是自从想起来宗门中的那位师姐,自己的胸口中就仿佛是堵了许多许多的怒气一般,心情实在是说不上好了。  “云隰,莫要多想,等你长大了再来吃这些飞醋罢。”子濯分明是从云隰这一副云游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含着笑意,“罢了,飞醋我都不愿意你吃的,你只管做你的,以后我来护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111往后我来护你。
妖神独宠:女帝陛下你好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