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最好时机(二)

  红衣女子站在分岔路口中央,倒是第一眼看去的是左手边的一条路,抬眸所及,似乎还能感觉到丝丝寒气袭来,同样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地方,但仿佛意识到什么,脑海中有些东西要突破禁锢而出。  红衣女子微微蹙眉,却是选了右手边的路,这条路上的气息还有几分熟悉。  女子一直未曾回头,所以不知晓身后的景象发生了什么变化,白雾之下有不少人影时隐时现,而最初的大门已经关闭,深深红木合上时转眼之间消失不见,这境域似乎已经没有地界之分了。  出现的人影跟随在女子身后,却不教身前人有半分察觉,若是仔细瞧来,这些更像是飘浮来飘浮去的魂魄,因为那面容五官让人辨识不清,似乎所有人的模样皆是一个样,但又其实这些人没有脸皮。  这条路上出乎意料的有些风景,虽不见绿意,但这池中水极清,里头自然没有养着鱼儿之类的赏玩之物,可是女子脚步还是留住,看着这池子有些目光停滞,这池……她好像是有些印象。  这池中是否曾养过什么活物,为这院子添些兴致之余的,女子视线望向池底,这般清澈的水该是能倒映身影的,可是……她靠近了些,并未在水中见到半分倒影。  这池有些古怪,蹙着的眉是不自觉中加深,但想来一路所见,这地方不是拿凡间之物可以相比的。  再未留意这池,她细细打量起这座宫殿前的院子来,若是这地方确实是虚无之境,那不知她此刻所站之地是司明境还是……  突然间在相隔不远处瞥见了一抹玄色衣裳,她心头一跳,那传话之人所言不假,那这现身的人是否就是那人。  红衣女子都未发觉自己的脚步下意识地加快,只要能寻到一人,就算不能相问出什么,也能从其神色察觉出几分,亦或者知晓她来此地是受何种机缘。  护城河四周聚了几乎有临川城大半的人,还有不少从领县来此,为了瞧一眼河神祭祀的人。  王朝各地千秋节的过法不太相同,但临川城唯有河神祭祀一礼是各地没有的,且又因为邻近皇城,经此的商贸在这一日也大多停留于此,何况今日之人恐是往年最盛。  “玉颜楼出来的人果真不同,这一舞可教日月失色啊!”  “阁下是外地来的吧,岂不识盛笙姑娘之名,这盛姑娘可是个妙人……”  “这舞大概比得上皇宫舞姬们那得皇上赞赏的风袖舞,就是不知这一舞叫什么……”  四下的议论声不止,而台上的女子抬手之间别具风情,那红衣水袖舞的极好,女子盛装出席,脸上的精致红妆,特别是那眼,上了淡淡的桃花色妆容,凤眼微眯,里面像是将月光揉碎装点了进去,那唇瓣绯色透着光泽,一颦一笑皆是魅惑,媚而不俗,惑而不妖。  盛笙轻掩着眉眼,也将眼底那一抹冷意藏的极好,她不过是施展了一成的媚术,这些凡夫俗子已经抵不住魅惑了,瞧着这些渐生侵略之意的眼神,她嘴角的冷笑越发明显,还记得当年允了某人一诺,说是此生再也不用媚术,可是那人对她所言之事失了诺,她又何必守着这些没有用的东西。  眼下这般局面,不是已经证明了……台上舞着红袖的女子一个回眸,又是惊艳了下面不少看众,有些心智不坚定的人已经眼神迷离起来,水袖一扬,则是牵动了不少男子的心,这场祭祀之舞,该是十分成功的。  盛笙眼底没有丝毫笑意,她既然执意闯进这个阵法当中自然有她所要行之事,不过来此之后没想到白南烨最终还是让她来了,冒着可能打乱他等了千年时间的计划的可能,但是她心下明白,这人并未将她突然的闯入当中意料之外的事情,应当说这人在计划之初就已经想好了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  这人的心思之缜密,她也是领教过的,若不是这人身怀妖骨之故,或许在这凡间朝廷之中大展身手,也将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但是眼下……女子看似热烈但清冷至极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人,渐生寒意,此时还未见到那人的身影出现,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那现出半个身子的月儿,今日月色已算是秋至之日中较为明朗的,这挡在月儿身前的云团亦泛着光彩,明亮中又有幽暗之色,这样的天色像是别有预兆。  这个时候白府的那人应该已有行动了吧……  白府清茗轩  屋内炉子烧的正旺,那安放在桌上的香炉上方也飘着缕缕青烟,秋日的凉意在进屋之后消失的干净,而座上的人神情有些茫然,低头看着手中捏着的白玉瓷杯,这冰凉的触感似乎还比不过手指上渐渐散出的寒气,男子眉眼间似乎也染着经久不散的寒气。  屋内还有一人立于一侧,久久不曾开口,但是脸上的担忧十分明显,看着座上的人那极是苍白的脸色,他在一旁实在无法心安。  “咳咳咳……”明明是压抑到极致的咳嗽声,但是两人之间还是没有人先行开口,白南烨眼底流露出几分暗光,身旁的人倒是还有他不曾见过的一面,那个时候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座上的人毫无血色的薄唇一抿,将这已经凉透的茶杯放了下来,今日之事还得尽快解决的好,就算是此时依他这般情况,身旁这人该是实难静下心来做事。  但这个时机也只有这么一次……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招妖幡的妖力逐渐减弱,外面应该有人在竭力解开这个阵法,虽能感应到几分,但招妖幡早在之前因为他的血祭而与之有了牵扯,如今他的身子一下子虚弱了这么多,也是有这个缘故在其中的。  “修域,去外面看看情况……其他人我不放心。”这句话有一半真一半假,但是身旁的人现在不该在此,他花了这么多时间开启这个阵法,就是为了改了前世的轨迹,而今日是最为关键的,这个时候一定要支开修域,只有这样……才能改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一百六十章 最好时机(二)
上神追妻修远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