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血腥之美

  “落兄过奖。”夜冶勾唇一笑,手中酒盏微倾,鲜红的液体连珠串落,他随之转身,“不过既是客人,那本尊自当要先好生招待……”  话语未毕,鲜血落地顿时化作黑色血雾,晕染出另一番华美诡异的景象来,面前瞬间出现了一条瀑布,自暗黑天河倒挂而下,浓烈的血腥中犹如一匹血色红绸,四周原本贫瘠的石头化作绸椅软榻,华贵漆黑的铺陈摆设,角落里,开满了鲜艳的曼珠沙华。黑与红,极致阴暗与血腥的交融,似乎在一瞬间,都急切汇聚到了石案几上那三杯不详的殷红之中……  “请坐。”夜冶一甩袖袍,姿态慵懒邪魅的半倚在美人榻上,支起一条腿的同时,黑襟大敞的胸膛就毫不避讳的裸露出来,带着丝狷狂与野性,惹得我与凤沉面面相觑。  伏落则是笑眯眯道:“不客气不客气,我们几人也就只是路过而已,夜君你就看在楼上楼下几百万年老邻居的份上,睁只眼闭只眼,放我们过去得了!”  夜冶将琉璃盏凑到唇边,盈润的唇色娇艳欲滴,他却只笑不语,眼睑半垂,周身尊神一层巅峰的威压蠢蠢欲动!只是神修的凤沉面色一瞬煞白,我脸一沉,一把握住她的手臂稳住她的心神,上前一步冷声道:“这便是夜君的待客之道?”  夜冶抬起头来,神情妖冶玩味,一双暗红色眼眸中闪烁着奇异莫测的光,他看向我,额间三瓣梅花凄艳似血,忽地轻轻一笑,饶有兴味的收起威压,“没想到这么个娇俏柔弱的美人儿,竟是尊神境界,呵呵……”  他起身下榻,一甩衣袖,竟径直朝我走了过来,赤裸裸的暗红色眸子中,掺杂着令人浑身不舒服的堕落气息,浓烈闪烁着露骨的狂热,缓缓将我包围……  “神君留步!”凤沉突然跑到我面前,展开手臂。  我见她面色苍白,忍不住皱了皱眉。夜冶却是停下了脚步,放下手中的琉璃血盏,戏谑的笑容中划过一道暗色,“小东西,本尊早已不是神族,你难道不知吗?”  凤沉神情一抖,脸色难看,双臂收拢,躬身拱手道:“小神失礼,但我凤凰祖宗在上,尊者虽已是魔族中人,却也不可逾礼才是。”  “凤凰始祖?”夜冶挑了挑妖异斜长的眉,唇角笑意越发勾魂摄魄,但却话锋突转,“你们也想要找到八荒令吗?”  我凤眼一眯,“你知道在哪?”  夜冶勾唇望我,“你留下来陪我,我就告诉你……”  我静静看着他,半晌面无表情道:“好。”  “上祖!”凤沉一听急了,挡在我面前神情慌乱,还是一直没有说话的伏落突然伸手将她拉了过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上祖!上祖……”凤沉挣扎着叫喊,夜冶置若罔闻,笑着缓缓走向我,一步一步,带着强大的禁锢气息,邪魅蛊惑的暗红色瞳仁仿佛能吞噬一切……“这张脸现在看来似乎一点也不像如今的司刑上仙,夜未央。”我在他即将靠近我的那一刻,突然开口道。  凤沉停止了挣扎,夜冶停下了脚步,暗红色瞳仁中笑意渐渐褪去,“美人儿,你在说些什么?为何我会有些听不懂?”  我轻轻一笑,负手转身,“当年司刑神君抛妻弃子,为诱神使魅姬堕入魔道之时,可是也如今日这般不清不楚,神情茫然?”  “你说什么?”夜冶唇角缓缓漾起一个好笑的弧度,但是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声音却是天生诱哄的温柔,“堕魔之时仙妻并无身孕,就算是有,也不会是我的,又与我何关?”  我抿了抿唇,转身面对他时,笑意微敛,这个死男人,夜未央如果不是他的儿子,我就跟他姓!  明明是自己移情别恋,对不起妻儿,还说的好像事不关己,要不是正事要紧,哪怕与他同品同阶,我也一定轮起拳头打他一顿!  可就在我即将动怒之时,一个柔媚的声音,带着清澈的语调缓缓响起,“夜未央,取将尽未尽之意……”  金铃摇晃,声声脆响中,一个女子红衣妩媚,万般风情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却带着哀婉的迷离,她望着我旁边的男人,幽怨脆弱道:“夜冶,你给姒仙与你的儿子取这样的名字,就是为了让我见到他时想起你,永远得不到安生吗?”  夜冶刚刚拿起的酒盏掉到了地上,我也有些吃惊,魅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随即又发现她没有丝毫修为,身子骨弱不禁风,虽是女子模样,但那骨子里透出的清澈纯粹却是我永远也忽视不了的……  我忽然反应过来,不禁神情古怪,她该不会是……  风巽变得吧?果然,这个突然出现的‘魅姬’在目光流转到我身上时,不易察觉的停滞了下,随即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小手指,我感到自己的小拇指微微动了动,忍不住嘴角抽搐的看着他。  这个笑起来连冰都能融化的天谕师,到底又想要干什么?  “紫魈……”夜冶怔怔站在原地,神情恍惚,我看到他暗红色瞳仁中好像有些迷茫,又好像有些难以想信,但随即双眸清亮。我心底一沉,看来风巽这次失策,夜冶似乎并不相信他就是魅姬。果然,他勾唇一笑,招手唤来了另一盏鲜红色液体,身形一闪,转眼已经坐回了榻上,酒盏倾斜,将一串串鲜红泼洒到身侧榻下,瞬间开出如火如荼的曼珠沙华,妖艳无叶,不详的亡灵之花渐渐簇拥向他的身上,映衬的他越发妖冶骨媚,真真美到淋漓尽致,入骨三分。  他开口,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并没有去看风巽,而是随意拨弄着面前花簇,但却很是肯定的道:“你不是紫魈。”  我看向风巽,勾了勾手指,表示他被拆穿了。可他却并没有回应我,反而越发凄哀的望着夜冶,那忧伤深情的模样,简直令知道真相的我叹为观止。  凤沉走到我身边,疑惑的看着我,“上祖,这是……”  我抬手示意她别说话,静观其变,她立刻噤了声,退到我身后。  反倒是榻上的夜冶脸色渐渐起了变化,隐隐有些沉不住气的趋势,暗红色瞳仁闪烁不定,他猛然起身,脸上有压抑的狂乱之色,却仍然笑的如同这满眼满地的曼珠沙华,明艳动人,带着啼血的凄厉,与神魔参商万年的的入骨之痛,最终化作一个扭曲疯狂的笑,他对着风巽道:“你不是她,因为我的紫魈,呵呵,从未离开过我……”夜冶缓缓将握着的掌心张开,身后倒挂的瀑布下,一汪血潭瞬间翻涌沸腾,逐渐隆起一个人形,血水滑落,那个人形渐渐露出裸体,凤沉立刻惨叫一声,捂住眼睛。伏落不怀好意的打趣着她没出息,目光却也是移到了凤沉的身上。  而风巽,他的目光仍然只是望着夜冶,但我却在魅姬那一双美丽的深红色眸子中,看到了毫无焦距的空洞,原来那双眼睛,真的是看不见的吗?  “三百三十七万年前,紫魈背叛了我,企图逃离我,我不允许,她便暗地里联合地灵族长韶菁在困龙渊暗算于我……”夜冶围绕着那个雕像似的裸女转了一圈,伸手爱怜的抚摸上表情木讷的女子的脸,神情温柔,言辞却令人心底发寒,“那天,紫魈对我百依百顺,我本以为是她回心转意,一时大意,就中了韶菁的圈套,丧命于这无间剑下,灵魂被困于此间永不得出!呵,我在最后一刻用浑身修为困住了紫魈一半的神元,想要她一起下来陪我,只是没想到……她宁愿甘冒那神形俱灭的危险,也要在重伤之后舍弃这一半的神元,与我分离,真是狠心……”  他说到最后,目光温柔中忽然多了一丝哀伤,然而这并没有引起我们的同情心,反倒是觉得,魅姬或许并没有选择错,毕竟身为诱神使,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如果她是真的喜欢他,那么我想,她必然的选择,一定会是离开他……  一劫成灰,因为诱神使而难度情劫,魂飞魄散的,又岂止寥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八十二章:血腥之美
神妻难求:帝尊,饶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