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膏车秣马

  快到傍晚时小米过来寻我,只说我该回西院稍作整理闺中事物了,看了一眼仍然在书海徜徉的哥,想到从前读过的那些文人志士追忆苦读往昔的诗词,虽内容有别但是主旨大意却十分一致:少年时崭露头角,年岁越长越发勤奋刻苦,读书日久就连待人接物都不自觉恭敬有礼,一朝功名成,唯叹造化弄人。  眼看着哥正是考取功名的好时候,欢喜归欢喜,可看着他为此像之前一样在东院书房“安营扎寨”就觉得对比之下我的日子怎么可以如此轻松惬意呢?  于是回西院时想从东院书房里搬几本书,小米没说什么,让我慢慢挑选要带走的书,然后她让小面,小暑,小声过来帮忙。哥终于看完了他面前放的那本书,小袂又从书架上帮他找来了两本模样很新的书,只见哥从书桌旁的座椅上离开,走过第一个书架,转身问我:“之前先生还在家中时你的课程是古籍讲解?”  我回答道:“是”  “在南泉的那几个月有去听私塾的先生讲解吗?”  “有,和臻皎一起去听先生讲解的”  “那你今天想借哪几本书?”  “还是去读古籍好,以后就在这边读书,不必搬来搬去徒添辛劳”  “那好吧,我回西院了”  哥将我送至西院,到西院时一再提醒他:“年后也得一起读书,别忘了让我去京城的事”  哥笑着看了我一眼,摸摸我头上的发饰然后和我说:“你可别忘了咱家还在十里堡”  只好安慰他:“哥你必定高中(四声),这可是光耀门楣的大好事”  小袂提醒哥晚膳时间快到了,该先回东院稍作准备,哥十分好笑地吩咐小袂:“你去和我妹妹说,就说年后她去京城的事我会好好与爹娘商量,让她不必担心”  小袂面色平静地向前走了几步向我行礼,语气十分亲切地和我说:“小姐,少爷说让您不必担心年后去京城的事,他会与老爷夫人商量好这件事的”  见到此种情景我只好随声附和着他们主仆二人,一连几句“不担心不担心”说出口之后自己都觉得有点想笑。却见小米、小面她们几个少有的无话可说,安静站在我身后,小袂讲完那句话之后也十分顺从地退到哥身后几步远处。看一眼站在我左边眉目俊秀,清瘦高大的哥,对他的书生气颇有领会,只好和他说:“过会儿一同用晚膳,听说这几天厨房的菜品更多样别致了呢”  用过晚膳之后哥果然在和爹娘商量这件事,娘听见哥说是我自己先定好主意然后转由他前来商议便嘀咕了几句,大意是送别袁家亲眷时我居然没有和他们几个人一起去,事后还没有给出一个解释,现在倒想起了该陪同哥去往都城长住。爹倒是没多说什么,让哥列好我们两个未来半年的吃穿用度所用银两的大致数目后去书房找他。  这件事就这样谈妥了。  回到西院时已近日暮,小声在房间磨墨,小米在翻找宣纸,书桌旁边还堆放着上上个月从库房里拿到的竹简,小暑则帮我铺好被褥。小面轻声问我:“小姐,我们几个是和您一起去京城伺候您还是有别的安排?”  想到要客居在外大半年心里就有点慌,怎么看这都像是要搬家一样,随身伺候的丫鬟、首饰细软、文房四宝都不可少,倒是胭脂水粉不知道需不需要放在包裹内,还有衣物、饰品、以及其它少不了的不怎么起眼的日常必备物事......仔细想来我这还是跟着哥前去舅父家客居,准备科举考试的哥不会又把一大摞书籍搬到京城吧!  大多数参加科举考试的考生非京城人士,哥还是得参考参考他们的做法,如果他和徒窦一起备考,这样就可省去携带过多行李,出行的费用也可以节省些,路途中差遣的马也不至于太过劳累。这事耽误不得,得前去东院细说。  嘱咐小米,让她记得提醒我明早去东院书房看书。小米把刚找到的宣纸平铺在书桌上后轻声回了句:“知道了,小姐,明早我会提醒您”  小米今天真的是很乖巧呢,话不多,勤劳诚恳。  该在宣纸上写什么呢?既能润墨又耐久,宣纸的珍贵由此可见一斑,难道用几种不同的字体书写同样的内容比如“金榜题名”“博学多闻”“有志者事竟成”?还没想好是不是写好之后送给哥,那就先写好放在书桌内的抽屉里,待日后如想送人墨宝也可以取出相赠。  “庖丁解牛久练而技近乎道,荀子劝学博学而青出于蓝”为人出色必然是有理由的,时间经过时并非无声无息,可以听到虫鸣,鸟叫,流水潺潺,雪落轻声;可以见到车行,人走,落叶纷纷,草长莺飞;嗅到时令花的香;尝到应季菜的鲜;品故事妙处,读百态人生。  所以无所事事的日子是难熬的,而无法预期的未来是可以规划的。  按说从前的人们只会把认为重要的事情记录在竹简上,竹简同样既润墨又耐久,这样即使过了很多年当年所想要记录的内容还是处于可读状态,方便保存。即使坊间的竹简价格十分低廉,人们对它依然秉持节俭的初心。而此时的我在竹简上将前述那22个字反反复复书写了很多遍,以至于站在书桌旁边帮我研墨的小声赶紧让我再给毛笔润润墨,然后催促我把在这几次书写中觉得写得不错的誊抄在宣纸上。  真是惭愧,不知不觉就多写了几遍,书写时用的还是同一种字体......  第二天小米果真把我送到东院书房,哥又在专心看书,看的还是昨天我还在这边时小袂拿给他的那本,和他说起出行适宜少带书本,到了京城可以去找徒窦一起读书然后商量购书事宜,这样就会很方便。  哥听后目光聚焦到我这边然后问我:“想好行李要带那些东西了?”  “大致想好了,回头我和小米、小面她们会整理好”  “小米小面她们几个也会一起去京城吧?”  “带上她们日常开支就会增加,你可得想好”  “难道小袂不会和咱一起去?”  “他是书童当然得去,你也带上一个丫鬟就好”  “那我先准备准备”  “不必太过着急,咱年后出发”  “好”
第十章 膏车秣马
舞勺临街知髫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