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谢夫人来信

  顾欢颜抬眸看他,从他的语气和眼神中,欢颜也明白了些什么。在整个衡华苑中,她盘铺子做生意的事情只告诉了蒋青青、栾静宜和谢安澜三人。现下看来,齐云舒应该也是知道了。  欢颜微微蹙眉,他查了自己?  齐云舒见欢颜神情有些不对劲,连忙解释道:“我是看你前阵子瘦得厉害,又见你的侍女琼儿频繁离开衡华苑到镇上去,便心想着你是不是生了什么病,所以就……让我的人跟了一下你的侍女。”  欢颜听过之后,只微微点了下头,语气淡淡地道:“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你可以直接来问我的。”  齐云舒有些泄气,“抱歉。”  的确,他承认,自己这样私自跟踪她的侍女是有些不太光明磊落。可是他也知道,若是自己直接去问她,她是不会跟自己说实话的。  “我跟此地的郡守还算是有些交情,他们这样做已经算是不正当的手段了,或许我可以……”  欢颜站起身来,打断齐云舒的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解决的。”  齐云舒忽然皱眉道:“你何必这样要强呢?接受旁人的帮助就让你这么难受吗?”  欢颜闻言,嘴角勾起浅淡一笑,“我只是觉得既然自己可以解决,就不必去麻烦别人了,我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齐云舒面色一变,有些懊恼道:“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只是觉得……既然有更方便的办法解决,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帮你呢?”  “我并不觉得让官府的人介入是更方便的办法。”自己欠他人情,他又欠别人人情,何必呢?  “尽管你这样说,欢颜,但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你只是拒绝让别人靠近你不是吗?”  欢颜不置可否,“也许吧。”  二人之间的气氛明显冷了下来,欢颜不欲再说什么,正要转身离开,但是在转身之际,却看到谢安澜朝他们走了过来。  谢安澜也不问他们两个在说什么,似乎对眼下这冷然的气氛丝毫没有察觉,只是淡笑着将手中的一个雕花木盒以及上面放着的一封信交给欢颜,“我母亲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我交给你,你要是不收,我可没法交代。”  原来是谢夫人派人给谢安澜送来了家书,同时还给欢颜带了东西过来。  欢颜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几分,伸手接过谢安澜递过来的东西,对他道:“替我谢谢伯母。”  “好。”  欢颜却又紧接着道:“还是我亲自回一封信给伯母比较好。”  “也行,回头你写好了信,拿给我就行,我也要回一封信给他们,正好一起送了去。”  谢安澜跟齐云舒点头示意之后,与欢颜二人一起并肩离开。  齐云舒站在原地,半晌回不过神来,欢颜竟然认识谢安澜的父母?!而且似乎关系还很不错……  如今他已经很确定欢颜跟谢安澜并非是亲戚,甚至他们二人之前都不可能有交集,那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欢颜待谢安澜如此不同?欢颜心防如此之重,谢安澜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湘美娜新文:【重回八零:傅少的神医娇妻】前世,沈佳琪遭白莲花陷害,和心爱之人分离,惨死在监狱。  重回十八岁的沈佳琪,学神附体,成为老师口中的好学生,别人家的好孩子。  她虐白莲花,打渣渣,远离处心积虑的牛鬼蛇神,带着家人脱离贫困,过上小康生活。  日理万机的她还不忘撩他!宠他!睡他!  当他卧底失去联系时,她独自一人把敌方的老巢搅得天翻地覆!  当有不轨之人靠近他时,她霸气宣布主权,这是她的男人!
第49章 谢夫人来信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