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故事

  “娘放心便是,我都明白。”林瑾初点头,她跟白素素熟识了些,自然知晓白素素的心事。白素素不想进宫,但皇家不放心白家,白家也有心刷皇家的好感,白素素进宫是两方利益平衡的牺牲品。对此,白素素当然不会开心,可再不开心还得笑脸应着,像上回万晴自以为是的恭维,就惹恼了白素素。  卢氏回来这些日子,知道女儿是个沉稳的,只提醒一回,便不再担心,只道:“初儿多带两个丫鬟婆子,就不必约着林绮她们一道了。”  卢氏虽不知林绮要杀林瑾初的事,但之前林绮算计林瑾初和林瑾夕那一回,卢氏便对这个侄女没了半点好感,好在人已经定亲了,婚期就定在四月,嫁出去也就是了。卢氏对林曼倒是没什么坏印象,但单叫上林曼,不叫林绮,就不太妥当了,索性都不带了。  “表姐她们约我一道呢,就不喊三姐姐她们了。”林瑾初本是打算自己去的,但恰好卢家姐妹叫她,就应了她们的邀约。  听说是娘家的侄女约了林瑾初,卢氏便没什么顾虑了,只给女儿又塞了些零花钱,便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午后,林瑾初带了眉儿跟芷儿便出了门,范阳侯府跟林家隔得远,表姐妹索性约了在银楼见面。  林家路程远些,林瑾初到达银楼时,卢家姐妹已经坐着等她了。林瑾初有些不好意思,过去同她们打招呼,道:“路上有人吵架,耽搁了片刻,叫你们久等了!”  “那是,我么可等许久了,表姐看怎么补偿我们吧!”卢玉霖听林瑾初这么说,故意扬起脑袋,一幅不肯轻易作罢的模样。  “玉霖妹妹,林家妹妹肯定不是故意迟了的她都道歉了,你就别怪她了。”万晴见状连忙替林瑾初说话,一派温柔识大体的姐姐模样。  卢玉霖只是同林瑾初玩笑,她们表姐妹自小一块儿长大的,约着去哪儿玩,谁迟到了都是这么玩闹的,顶多吃林瑾初一碟子点心。姐妹们都当是互相打招呼的一种方式,被万晴这么一说,倒像是欺负林瑾初一般,卢玉霖顿时就不高兴了,道:“万家姐姐素来大方得体,偏我就是小肚鸡肠的!”  卢梦霖暗怪万晴不会看人表情,没见初儿都没有恼的意思,偏她要出来打抱不平。可万晴是她亲表姐不说,又是兄长未过门的妻子,旁人也就罢了,她却不好不说话,只得岔开话题,道:“初儿,是什么人吵架,莫非豆腐西施又逼着梁公子娶她女儿了?”  “倒不晓得是怎么回事,只瞧见一名妇人,拽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说的,倒确实像是叫他娶个姑娘做媳妇的话,怎么,梦儿表姐晓得是怎么回事?”林瑾初见到万晴也腻歪,可到底是亲戚,难得出来玩,她也不想搞得大家都不开心。  卢梦霖松了口气,就怕林瑾初跟卢玉霖一般,为这恼了,听林瑾初这么说,卢梦霖乐得就此将话题转过来,道:“那梁公子,家就住在咱家旁边的雀子胡同,听说祖上还是三等的伯爵,只是降等后就成了寻常人家,子弟读书也不成器,如今也没谁晓得这梁家了。”  “那豆腐西施又是怎么回事”,有八卦听,卢玉霖就忘了刚刚作恼的事,凑过来好奇的追着卢梦霖问。  卢梦霖见堂妹凑过来追问,心道这个堂妹还是这般单纯,嘴上接着道:“你不晓得吗?东街有个买豆腐的蔡家,做豆腐是祖上的秘方,做的豆腐又白又嫩,许多大户人家就从她家定的豆腐。不过到这一辈上,那蔡家只得了一根独苗,还体弱多病,好人家的姑娘都不愿意许给他家,于是就花钱买了个童养媳,便是那豆腐西施。”  “豆腐西施过门之后,只生得一个姑娘,丈夫就没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那豆腐西施又生的一副好相貌,久了之后就传出不少流言来。那媳妇也是泼辣的,硬是将那买豆腐的小破摊子经营成了豆腐铺,可她那女儿,却叫她连累了名声,都十七了,还没定亲呢。豆腐西施再厉害也是疼女儿的,就凑了钱,租了那边的绣楼,要抛绣球招亲,于是砸中了那梁家公子,梁家公子是读书人,自然不愿求娶蔡家名声不好的闺女,这不就僵持上了嘛!”卢梦霖见表姐妹都好奇,接着将故事说完。  “不对,梁家公子不是才跟朱家姑娘定了亲吗?没听说他接了谁家绣球啊!”卢玉霖正听得入迷,突然想起事情真相来。  “因为梦儿表姐又在瞎说!”林瑾初原也听得一愣一愣的,听到抛绣球招亲才反应过来。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抛绣球招亲一向只存在于话本故事里,雀子胡同有个梁家不错,东街豆腐西施有个嫁不出去的女儿也不错,但两家之间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第六十章 故事
盛宠名门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