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江婠清,杀了我

  一而再,再而三的躲避,彻底将陆西辞的耐性消磨殆尽。  他伸手,一把钳制住那人的肩胛骨,另一只手缓缓摘掉黑色的面罩。  随着面罩摘落,被束着的长发倾泻而下,如夜里瀑布流淌。  那是一张极致美丽的脸——澄莹眸,水滴鼻,娇嫩饱满的双唇,在一对远山青黛般的眉映衬下,形成古时候深闺养出的千金脸。  她的嘴角满是嫣红血迹,海藻般的长发散着,几缕粘在脸上混着鲜血。  在看见这张脸的那一刻,有人在无形中拿着刀,捅着陆西辞的心脏,深深浅浅,进进出出。  那种钝痛的感觉,终身不忘。  三年;  一千零九十五个,日日夜夜。  陆西辞眼睫一颤,指伸出去欲触碰她脸颊,却被她一脸厌恶地偏头躲开。  手就那么僵在那里。  他的目光深沉如海,挟裹着凉意直直逼视着她,“江婠清,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杀了我?”  出于剧烈的疼痛,江婠清蹙着好看的秀眉,她盯着他英俊的脸:“难道我不是在用行动告诉你吗?陆西辞——我不是想杀你,我是就要杀了你。”  她的嘴角不停在溢血。  陆西辞看她一眼,然后起身朝地上那把瑞士刀走去,他弯腰捡起,握在手中打量。  这是一把量身定做的刀。  无论从刀柄精致的做工,还是从刀刃的锋利做工来江,这都是一把好刀。  半分钟后,他握着刀,朝着狼狈无比的江婠音走去。  此刻,她双手撑在地上,用尽全力才能勉强支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  看着那熟悉高大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宛若一个撒旦般,心中充斥的满是恨意。  陆西辞再次停在她身前,伸手将她一把大力拽起,强迫她站立。  “别碰我!”  江婠清喘着,甩掉他的手,然后扶着车门踉跄站着不让自己倒下。  刚才下手真的太重,她从没受过这么重的人。  想到这,她不禁戏谑开口:“陆教授这么怕死吗,出来吃个饭都要带着两个贴身保镖?”  陆西辞并不反驳。  “江婠清,这三年——”他顿顿,从喉间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你到底在哪里?”  江婠清只想笑,她捂住胸口抬眸去看他,“陆教授你忘了,在你眼睁睁看着我被人丢进江中时,我就死了。”  死在三年前,死在陆西辞眼前。  陆西辞从不是个巧舌如簧的人,很多时候并不想去解释,亦或是为自己开脱。  沉默办啥后,他抬手,将手中那把利刃重新塞到她手中。  “你做什么?”她愣住。  “杀了我。”陆西辞沉声说,将她的手抬起用锋利的刀尖抵着自己的胸口,“我知道哪里最致命,”他握住她的腕骨,又将刀尖朝心脏中央挪上半寸,“是这里,刺进来,到时候阎王都救不回人。”  他是个常年握手术刀的人,所以指也比寻常人凉上许多,此刻握着她的腕骨,她只觉得寒意从毛孔侵进,凝住血液。  江婠清的手开始发颤。  ------题外话------  我看见好几个天使呼叫宋南音??
066:江婠清,杀了我
傅先生,听说你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