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没事了

  可偏偏他们俩的性格真的相差太多。  宁浅虽然主动外向,但她同样也自卑,极度缺乏安全感,她需要对方能无时无刻的表达出他的喜欢。  可偏偏齐易深这种慢性子,只会通过行动来表达,压根不知道什么叫做说出来。  两人因此在相处时,其实是不合适的。  一开始的热情渐渐冷却,宁浅只会自我怀疑以及不相信这段感情。  所以,自然而然的会产生矛盾,因此而分手。  宁浅说完了这句话就没说话了,该说的她都说了,哪怕当初是她主动提的分手,也是她不告而别,可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齐易深沉默下来,他本意也不是在责怪宁浅,只是想两个人多一些可能,只是好像又将事情搞砸了。  看了一眼她疲惫的模样,齐易深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沉默了许久,宁浅手机响起来,是视频通话。  宁浅一愣,立刻就知道肯定是甜甜打来的,她可没时间跟齐易深多纠缠下去。  “开门,我走了。”  宁浅冷声说,摁掉视频通话并没有接,举动上有一点点仓促。  齐易深盯着她一系列的举动,张了张嘴,想问是谁的话停留在嘴边,打开了门锁。  宁浅拉开车门下车,头也没回的就走了。  甜甜肯定会再打过来,她得赶紧回家接电话。  而齐易深盯着她下车就看手机的举动,更加了然了,也对,她不可能一直没有追求者。  已经过了这么久,是他的问题。  齐易深坐在那儿没有发动车,摸出一根烟缓抽起来,猩红的火光在黑夜里格外刺眼,他面无表情的抽完一根烟,随后发动车离开。  回到家中,家里还挺热闹,一家子人都坐在客厅。  也对,齐向北难得回家一趟,的确该热闹热闹。  “小深也回了啊,快来。”易安招招手,喊他一起坐过来,脸上带着笑意。  齐易深嗯了声,哪怕心中郁结,可在家里也不想表现出来,他走过去,很是配合的坐在一旁。  “婉婉这孩子终于舍得回来了,我也放心了。”易安柔声感慨。  齐易深和齐向北都是话少的,两人默默听着,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易安可能因为心情好,今天难得的话多。  “对了,我听说周妍也回来了,好像跟婉婉一起回来。”  齐易深置若罔闻,哪怕易安说这话时一直看着他,仿佛特意说给他听一般。  易安眼见他半点反应都没有,干脆直接问他:“小深啊,你后天去接婉婉,顺便喊周妍来家里做客,我也很久没见她了。”  齐易深皱起眉头,他太明白易安的意思了。  “妈,不需要。”齐易深想都没想,干脆的拒绝,哪怕有些意思易安并没有表明。  易安脸色一僵,立刻就有些不好看了,沉下脸,说:“齐易深,你是要气死我吗?我就让你带个话而已。”  “妈,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的态度也很明显。”齐易深脸色更冷然。  他不喜欢这些所谓的撮合,没必要。  齐烈眼见势头不对,赶紧拉了下易安,说:“别管孩子们的事,没什么好生气的。”  易安没好气的甩开他的手,低声斥责:“没一个人让人省心!”  瞪了一眼齐易深,又瞪了一眼齐向北,直接回房间去了,懒得看到他们俩。  齐向北也很无奈,他看了眼自家亲哥,真是受了无妄之灾啊。  齐烈更加无奈,等易安气呼呼地离开之后,他只能对他们兄弟俩说:“你们俩也是的,都二十七八岁了,还是光棍,难怪你妈生气的。”  齐向北倒是无比平淡,一脸面无表情的说:“先操心大哥。”  齐易深被他这么甩锅,顿时难以置信地扭头看他,想都没想就说:“别,我不用你们管。”  齐烈摆摆手,“懒得管你们了。”随后朝房间走去,还有一个需要开导的呢。  齐易深看了一眼齐向北,说:“我先上去了。”  刚跟宁浅折腾一场,他还没缓过来,回家又面对催婚,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齐向北嗯了声,忽地想到一些事情,不禁问:“哥,你跟那个宁小姐现在还好吗?”  “没事了。”齐易深不欲多说,直接上楼了。  而齐向北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为难,刚才易安提到周妍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之前他无意中听到了一些事情。  只是,他需要告诉齐易深吗?  齐向北皱皱眉头,还是有些拿不准主意,不想因此让母子俩的关系失和。  算了,只能以后再说了。
061 没事了
娇妻撩人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