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有惊无喜呀

  昏黄的路灯,安静的小巷。  齐易深和宁浅并肩走着,吃到了阔别已久的美食,宁浅心情很不错,悠哉游哉地当做在散步消食。  甚至反常的,齐易深没有过多的说些什么,直接送她回家了。  宁浅心中疑惑,却也松了一口气。  车停在家门口,宁浅难得心心平气和地说:“今天谢谢了。”  不管怎么说,齐易深毕竟去车站接她了,并且也请她吃了一顿非常不错的晚饭,这个道谢是必须的。  齐易深神色淡淡:“没事。”  早已习惯他这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宁浅点点头,拉开车门,说:“那我上去了,再见。”  齐易深嗯了声,视线没离开过她,看着她下车,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前方。  直到看不见人影才收回了视线。  他有些累的闭上眼,靠在座椅上,右手在车上摸索着,找到一包烟,撕开包装后抽出一根,点着。  猩红的火光映在黑夜里,烟雾瞬间弥漫着整个空间。  一根烟抽了一半,齐易深熄了。  又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最后抬头看一眼宁浅家的窗户,收回视线发动车离开。  他想到了以前的宁浅,不知天高地厚的宁浅。  今晚吃饭的时候,他仿佛又看见了以前的宁浅,不由得心情有些低落。  当初,他们怎么就闹到分手的地步呢?  齐易深直到现在还不明白。  宁浅洗完澡,身穿浅粉色的睡衣,头发湿漉漉地搭在肩上,手里拿着毛巾,朝客厅走去。  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本想跟甜甜视频,可似乎有点晚了。  宁浅有些遗憾,可只能放下手机,索性微微侧着头擦头发。  一切整理完毕后,宁浅回房间躺在床上看手机。  回想起今天的事情,仍旧有些不在状态。  她以为在她那么义正言辞的拒绝了齐易深之后,他们俩就不会有交集了,齐易深也不会来找她了。  可是没料到齐易深没有放弃。  这似乎不太符合他的性子。宁浅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他们分手时,齐易深轻易的接受,没有任何异议,甚至也没再找过她。  宁浅想不通怎么好几年过去了,他的性子反而变了。  难道是她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宁浅不明所以的摇摇头,也可能是吧,毕竟当时齐易深什么都不肯说,所有对他的了解都是她自以为的了解。  头疼,不想了,睡觉!  一想到往事,宁浅心里憋得慌,干脆闭上眼睡觉,明天好好努力工作。  殊不知公司还有惊喜等着她。  可能对她来说,只有“惊”没有“喜”吧。  -  翌日一早,匆匆忙忙赶到公司,赶在最后一分钟打卡,宁浅坐到座位上时总算能喘口气。  要不是为了全勤奖,她至于这么累,一下车就以体育中考的速度跑起来吗?  长长的舒一口气,好在没迟到。  “浅浅姐,你来了啊。”  朱莉笑眯眯地跑过来跟她打招呼,手里还抱着一沓文件。  宁浅嗯了声,低声询问:“你这几天怎么样?有遇到问题吗?”  目前朱莉是在她带,她得负责。  朱莉摇摇头,“挺好的,没有遇到问题,”忽地想起什么,一脸八卦地说:“浅浅姐,你这几天没来,公司有大事哦。”  “什么事啊?”宁浅愣住,很是意外。  她来公司这么久,也没见着过什么大事,着实很意外她不在的几天发生了什么。  朱莉笑了笑,看似神秘的说:“我们公司抱上大腿啦!你不在的时候,大腿老总来公司了,超级帅!”  说到最后,朱莉忍不住露出花痴般的笑。  宁浅无奈撇撇嘴,调笑道:“快收起来收起来,小朋友定力太低了。”  嘴上虽然在开玩笑,心里却忍不住多想。  抱上大腿了?  有那么巧吗?  宁浅皱皱眉头,不知怎么心底有些不安,甚至不自觉的想到前几天春游的事情。  这个大腿,应该跟齐易深没关系吧?
047 有惊无喜呀
娇妻撩人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