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赵家的急切

  兄妹两个上了二楼。  就是上来的茶水点心都不一样。  更别说是掌柜亲自过来招呼,  楚南乔没觉得有啥,气定神闲,楚荣却坐立难安,想喝茶,可茶太烫,索性吃糕点。  这糕点好吃,楚荣见楚南乔正在看银针。  那一排排的银针,金银都有。  他也不懂,就专心的吃。  楚南乔挑了不少银针,银针价格相对便宜,但也用了三百多两银子,要了一大包。  “……”  “……”  楚荣惊讶。  就是多宝阁掌柜也惊讶。  公子爷让准备这么多银针,莫非就是为了楚姑娘?  楚南乔又要了几样药液,这些药液那都是有毒的,是剧毒,还是会要人性命那种。  “……”  楚荣不懂,还问了句,“幺妹,你身体不舒服吗?”  楚南乔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笨蛋三哥!”  楚荣抱头,恼道,“没大没小!  “哼!”  楚南乔挑眉,去挑药液。  这些药液都装在瓷瓶里,都是从植物或者动物身上提取植物,随便一滴都要人性命,价格自然也不便宜。  明码标价,五十两一瓶。  楚舒澜选了五瓶,去了二百五十两银子,这一趟就花了六百五十两。  “再给我来几支金钗,银钗、镯子、耳坠的!”  等到把饰品选好,楚南乔手里还剩五十两银子。  她是欢欢喜喜下了楼。  楚荣抱着东西在后面垂头丧气。  这个妹妹太会花银子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会花银子的姑娘,不,是没见过这么会花银子的人。  花了九百多两银子,竟花了这么多银子。  她哪里来的银子?  楚荣想不明白,毕竟楚南乔就没有离开过她太多视线。  楚南乔街上又买了点吃的,还买了头绳,总之把刘氏给的二百文给花个精光。  这还不算,还去买了一大包糖。  到镇门口的时候,刘氏她们等着,看两人都喜笑颜开的,楚南乔知道,八字肯定是合的。  “阿奶、伯娘!”又喊了楚青一声大哥。  刘氏、楚陈氏笑着,见楚荣苦着脸,手里两个大包袱。  喊了楚南乔上马车,刘氏才说道,“南乔,阿奶知道你手里有钱,但是有钱也要省着点用,女孩子家家要攒些嫁妆的!”  心里无比确定,当初没把银子都给楚南乔是正确的。  这孩子,太会花钱了。  “嗯嗯嗯,我听阿奶的,阿奶说的对!”  楚南乔嘴巴答应的很好。  可她不做。  刘氏虽好奇她买了什么,但是楚南乔不说,她也不问。  说起合八字的事情。  “天作之合,以后日子定会和和睦睦,还说你大哥以后是富贵命!”刘氏说着,又看向楚南乔。  她猜想,大房的富贵怕是要应在南乔身上。  自家三个孙子什么德行她清楚,唯独这个孙女,越发看不透。  再不是早前来家里唯唯诺诺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以后我就跟着大哥享福,做个老姑婆不嫁人!”  “胡闹,你都说了,等那温公子考中秀才,就答应亲事的,可不许反悔!”刘氏沉声。  “……”  楚南乔把这茬忘记了。  嘻嘻嘻笑着去哄刘氏,“我就是一说,若那温公子考中了,我肯定是愿意嫁的,真的阿奶!”  刘氏也不是真生气,她就是觉得,女孩子终归还是要嫁人,那温北海是真的好,南乔能嫁温北海那是极好极好的。  回到家里,楚大郎、楚老头都迎了出来,“咋样?”父子两急切的问。  “天作之合,是极好极好的姻缘!”刘氏笑嘻嘻说道,又打算吃了午饭去一趟族长家,把事情说一下。  早些把亲事定下来。  “好,好,好!”楚老头连说三个好,面上都是喜色。  楚青羞红了脸。  楚南乔笑着,把东西先拿回自己院子,楚荣跟着进去。  “幺妹,你哪里来的银子?”  “?”楚南乔看着楚荣,面色沉了沉,说的比较严重,“过几天告诉你,不过你得替我保密,若是你告诉了爷奶,就是逼我走,说不定还会害死我!”  “……”楚荣吓了一跳。  “你别胡说,我不说,谁都不说的!”楚荣忙到,拉着南乔进了屋子,“但是你以后不能这样子买东西了,要是被人知道,你落不下好!”  “我知道的三哥,所以我才说过几天告诉你,因为过几天等秋收后,我要你跟我出趟远门,赚银子去!”  一听是去赚银子,楚荣心里也有几分热切。  但还是有几分害怕。  “三哥,你莫怕,有我在呢!”  只是楚南乔没想到,赵家那么急切嫁闺女。  这边才去族长家说,族长媳妇去了一趟赵家,和赵秀才一说,赵秀才的意思,让楚家赶紧拿银子过去,把赵秀秀接走。  赵秀秀当下就惨白了脸。  只是没想到大房也有些强硬,说三媒六娉必须一样不能少,二十两银子是聘礼不假,但还得给赵秀秀置办两套衣裳,这点由楚家出钱。  楚家是娶大儿媳妇,自然不可马虎。  楚南乔觉得大房厚道,村里人自然也觉得。  但是明儿就要秋收,天也好的很,这下聘的日子肯定要拖一拖,赵家那边却不愿意。  真的,没见过这么狠心的爹。  最后还是族长去找了赵家村那边的族长,族长去赵秀才家骂了赵秀才一通,赵秀才才答应下来。  秋收是大事。  早上楚南乔还在睡,院子就吵闹起来。  她睡觉喜欢院门不关,屋子里的门也不关,听着外面叽叽喳喳的声音,知道大家都过来帮忙了。  只能打着哈欠慢慢吞吞的起身。  倒是没想到,才出去,楚陈氏给她拎了热水,让她拎着回院子洗,若是困就再睡一会。  “……”  楚南乔含糊的应了一声,拎着水桶走的东倒西歪,很明显是没睡醒。  她有点起床气。  然后进了院子,就关了院门,上了门阀。  水桶丢太阳下,自己回屋子继续睡。  至于那些伯娘、身子在楚陈氏跟前说她不懂事,不出来帮忙什么的,楚陈氏笑着说道,“咱们就够了,还要她做什么?没得添乱!”  十来个妇人煮顿午饭。  大家见楚陈氏这么说,也没得办法,想去刘氏那边挑拨几句,刘氏却是去拿了糖出来。  “呐,南乔用私房钱买的糖,拿去分了吃吧!”刘氏把糖给小孩子门。  这……  总不能嘴巴吃着人家买的糖,嘴里还骂着娘吧。  倒是纷纷闭嘴。
第47章,赵家的急切
旺夫农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