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等着,我一定能让你打上这份工

  王景盛淡淡看他,“表哥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别的部门的事情?你自己的部门很空吗?”  “哪有,我忙得很呢。”王文轩古怪地笑笑,“我是专程过来找你打听事情的。”  王景盛感觉不大好,“什么事?”  正说着,“叮”一声,电梯到了。  这部是领导专用电梯,里头空荡荡,王文轩笑笑,“进去说。”  王景盛面色不变,缓步跟进去。  电梯门一关,里头就是封闭的空间,说啥话都没人听,王文轩正是打得这个主意。  “我跟你打听路心悦。”  他开门见山,“前几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说她结婚了?真的假的?”  王景盛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轻淡地答,“我不知道。”  “不会吧。”  王文轩挑起眉,研究意味十足地看着他,“你盯她盯得这么紧,哪有可能不知道?是不想告诉我?还是觉得没面子,不肯说?”  王景盛眉眼不变,“是不想告诉你。”  王文轩定定地看他一会儿,那张还算斯文的脸上浮起些不怀好意地笑,“所以,路心悦确实结婚了,她很果断,也能看清形势,知道你们俩不可能在一起。”  王景盛知道,关于他父亲的那段往事不可能瞒得过大姨。虽然老太爷下了禁口令,却不能排除王文轩这个小霸王胡搅蛮缠地从他亲妈那里得到消息。  眉眼沉了些,声音依旧稳定,“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掺合。”  王文轩眯起眼,“你设圈套把你妈弄回来,搞掉与玉家的联姻,还让他们没话讲,这一招很高明。以我对你的了解,下一步你应该会去撬路心悦老公的墙角。你胆大包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又有什么不敢掺合的。”  王景盛淡淡看他,“你不怕路心悦叫你‘滚’?”  王文轩原本情绪高涨,被这个字搞了个没脸。轻轻哼一声,他傲慢地扬起头,“打是亲骂是爱,我很有诚意地跟她讲过,你不靠谱,应该找我做备胎。所以,你加油撬墙角,撬开了,说不定便宜我。”  王景盛没搭话,只是拿他的冷眸子幽幽地看他。  正好电梯门开了,他淡淡地点点头,顾自走出去。  王文轩感觉自己气到他了,心情爽朗得很。王景盛啊王景盛,这么多年下来,老子总算找到你的软肋了。  还有路心悦!  他皱一皱鼻子,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周子涛的电话,拨过去。  那头接得慢,好半天才听到一声:“喂”。  “在哪儿呢?办公室吗?”他大大咧咧地问。  “嗯,加班呢,你有事?”周子涛做事的时候很专注,骤然被打断,声音不积极。  王文轩可不在意,“必然是有事,等着,我马上过来。”  然后,也不管周子涛的反应,他乐悠悠地挂断电话。  王文轩擅长观察,H城转一圈的结论,周子涛和路心悦关系匪浅,他那儿准保能探到消息。  ……  外头热闹得很,窝在融庄的路心悦却淡然。  还有一天,戴嘉恒就要回去了。那天晚上他也不去钓鱼了,坐在客厅里和路心悦聊天。  “姐,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他眯着眼,看着像是在撒娇。  路心悦早就想好了,没好气地看他,“你觉得呢?”  戴嘉恒嘿嘿地笑,“我查过你的履历,你在锦城的工作资历和绩效非常好,戴氏在BJ的分公司属起步阶段,工作并不繁忙。就算你现在是怀孕,也能应付下来。你就当打一份朝九晚五的工,其实也没啥的。”  路心悦看他一会儿,突然弯起唇,“你今天如果能钓回来两条以上的鱼,我就去打这份工。”  “真的?”戴嘉恒原本以为要费好些口舌,没想到这么轻松,“我钓鱼技术很好的哦。”  “嗯,我说话算话。”路心悦状似认真。  “OK。”  戴嘉恒跳起来,急吼吼地往外头跑,“你等着,我一定能让你打上这份工。”  路心悦莞尔,心里头却是百味陈杂,手掌习惯性地摸摸肚子,叹一声,路扬扬小宝贝,妈妈要上贼船了呢。  然后,奇迹一般的,她的肚子上凹进去一个小漩涡,还转啊转的。等她低下头看,小漩涡却消失了。  路心悦失声笑起,路扬扬小宝贝,你这是同情妈妈呢?还是帮你亲舅舅劝我呢?  她正有趣着,自封微胖界女神的余佳进来了。  手里还是提着保温瓶,抿着唇,略显神秘的眼神,预示着她有大新闻要放送。  路心悦之所以把戴嘉恒支出去钓鱼,也是因为昨晚余佳有跟她预言,王景盛和玉薇的婚礼会泡汤。  招招手,“过来。”  余佳矜持地过去,把保温瓶递过去,“呶,今晚是我过来的最后一晚。”  “为啥?”路心悦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弟弟明天就走了,我的利用价值没有了。”余佳揶揄地眨眨眼,“这么多天没见到那谁……你不想的么?”  路心悦忍不住“咳”一声,警告她,“我是已婚妇女,你不能乱讲话。”  余佳“哈”一声,“你认真的?”  “当然认真。”路心悦瞪起眼,“白纸黑字盖了钢印的。”  余佳服气地点头,“行行,这事儿不归我烦。另外,你既然提到了钢印,我郑重地通知你,王景盛和玉薇的婚事黄了。玉家出了一份书面的退婚书,说早先有把俩人的八字送去尼泊尔的藏佛验证,前几天送回来结论是大凶,尤其对父母不利。王景盛妈妈从美国治病回来,见到玉薇就神志失常,是为明证。”  路心悦眨眨眼,“这样也可以?”  余佳玩味地笑,“退婚的理由确实比较搞笑,但是锦城大伯淡定地接受了。现时已经广泛地通知亲朋好友,坐实王景盛妈妈是个疯子的结论,间接地给玉薇洗白。”  “这么诬蔑他妈妈,王景盛能肯?”  “圈子里谁都知道他妈妈有情绪病,没毛病啊。”  然而路心悦还是觉得不对,眉头拧一拧,“他妈妈还是住在疗养院吗?“  余佳神秘地摇头,“被盛少藏起来了,他心思沉,怕他妈妈被老太爷的人弄走,那样就弄不回来了。”  路心悦倒抽一口气,“至于嘛。”  余佳凑头上去,声音极轻,“死变态跟我讲的,这些年,老太爷一直让人给他妈妈喂药,把她弄得精神恍惚,时不时地闹自杀。”
第155章:等着,我一定能让你打上这份工
萌宝甜妻,盛少你要乖乖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