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

  婚姻。  因为有爱,所以才会有婚姻。  所以,这一世,她定会找一个真心相待的人;这一世,她定不会再辜负自己。  “小姐啊,话虽如此,但……,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世间,人生来本就不平等,更何况我们女人,这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谁都说不准,所以,能够信任的、依靠的,就只有我们自己,倘若以后的姑爷对小姐一心一意,那固然是好的,但我们也不能要求的太多,毕竟他们的精力需要放在外面,可若非如此,又有谁能心疼小姐呢?”  说着,冉婶的眼睛里居然还出现了一抹泪光,温以晨的心情瞬间沉重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冉婶说的确实不错,这里是民国,是比现代落后了几十年的民国,那种根植在他们脑海中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思想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可她是温以晨,是敢于和命运做斗争的温以晨,所以既然想要得到她,那就必须拿出她温以晨所希望看到的样子出来,否则,即便是孤独终老,她也绝不会低头。  “冉婶,既要结婚,那便是喜欢,即是喜欢,那他自然就会心疼我,我也自然会选择依靠他,可若是不喜欢,那我不嫁他也就是了。”  无所谓的怂了怂自己的肩膀,温以晨的声音听起来云淡风轻。  可她还是太低估了这个年代的可怕,以至于多年以后她再次想起自己曾说过的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除了嘲讽,便再无其他。  而那时的温以晨也总是会很平静的说上一句。  “呵,你瞧,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可现在,我懂了。”  ……  这场雪终是尽情的下了个够,直到第二天天刚初初亮的时候,那雪才堪堪停止了肆虐。  躲在温暖的被窝里,温以晨的手里还抱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暖炉,屋子里的温暖与外面的冰冷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痛的脑袋,温以晨甚至想就这么躺一个冬天得了。  门“咔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找到空子,凛冽的寒风就像是找到猎物的毒蛇一般“嗖”的一下钻了进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温以晨慌忙将身上的棉被又往上拉了拉。  赶紧将手中的药碗放到桌子上,冉婶飞快的转身,然后猛的关上门,这才将那寒风隔绝到了外面。  “小姐,快起来把药喝了,这天这么冷,可别将病情又给加重了。”  脸上带着无比的担忧,冉婶将桌子上的药碗拿起来,然后走到温以晨的身边坐下,最后才拿起一旁素白色的瓷勺轻轻的拨弄着碗里黑糊糊的药汤。  “冉婶,这药看着好难喝的样子,要不就别让我喝了吧。”  看着冉婶手里的药汤,温以晨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说实话,她温以晨从小到大不怕累,不怕疼,就是怕苦。  在现代的时候,只要她发烧感冒了,喝一包某牌的感冒颗粒,第二天准能好个差不多,重点是那药不是苦的,可是现在,再次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温以晨无奈的转过了头。
那时的我还是太年轻
重生三零:江少霸宠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