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烤鱼勾了心

  夏晚晚听着钟嬷嬷看似好意实则包藏祸心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冷嘲,大步朝外走去,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想转身回去一巴掌抽死她!  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门栓的时候,路浩宇突然喊道:“等等!”  等毛线!  夏晚晚只当没听见,继续伸手去拉门,身后传来小霸王嚣张不耐的声音:“脏丫头,小爷让你回来!”  夏晚晚置若罔闻,一把拉开房间大门,迎面就对上一张尖嘴猴腮的谄媚嘴脸:“少爷,奴才……”  那人一看是她,立马变了嘴脸,当即趾高气昂地呵斥道:“哪儿来的贱丫头?冲撞了我家少爷你担待得起吗?”  “吴庸,快把那小贱……丫头拦下!”  钟嬷嬷一见到吴庸,立马兴奋地开口让他拦人。  吴庸顿时眼神不善地扫了眼夏晚晚,然后扭头对身后两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子道:“别让她跑了,等我回禀了少爷再做定夺!”  说完,直接接过两人手中大包小包的各色吃食,谄笑着朝房间里走去。  夏晚晚敏锐地观察到,那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对这个叫吴庸的厌恶与不喜。  很显然,他们应该都是路家的家奴,只不过,相对这两个无趣的男人,那个姓吴的和那满脸横肉的老女人应该比较得宠。  也是,就刚才一番接触,就能看出路家这个小霸王其实有些任性妄为,喜欢凭自身喜好做事,像刚那个姓吴的那狗腿样子,肯定会比眼前这两个面瘫的黑衣男子受宠,至于那老女人,多半是因为她是那什么夫人身边的人,夏晚晚猜测她口中的夫人便是小霸王的娘。  只是搞不懂,若是亲娘,怎么会派钟嬷嬷这么个人跟在自家儿子身边?  若不是亲娘,小霸王又怎会对她如此亲近,竟是连她身边的人都高看一眼。  想不通,不过也不关她的事,索性就不想了,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得好。  夏晚晚刚往前迈出步,立马就被人拦住:“你不能走!”  “为何?”  “少爷没发话让你走,你便不能走!”  看了眼眼前两座冷冷注视着自己的冰山,夏晚晚索性直接转身进了房间,她倒要看看,那小霸王是否真能为了一口吃食就把她变成奴才!  “少爷,整个清河镇所有的吃食都在这里了,你看看有没有哪个合你的胃口?”  夏晚晚一进房间,就见吴庸正献宝似地将手中的吃食全都摆在钟嬷嬷清空的桌面上。  “要不是大黑和小黑非说不能离你身边太久,奴才本来还想去县里寻寻呢!”  大黑和小黑?  不会是门口那两尊门神吧?  我去,这名字也太接地气了点儿!  不过这吴庸上眼药的水平倒是不一般呢,果然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狗奴才!  路浩宇扫了眼吴庸带回来的各色吃食,一脸嫌弃,吴庸暗觉不好,频频朝钟嬷嬷使眼色。  钟嬷嬷会意,她当然知道这孽种为何嫌弃吴庸带回来的吃食,还不是被那小贱人的烤鱼勾了心!  余光正好看到走回来的夏晚晚,她眼中阴光一闪,叹了口气道:“吴庸,看来你这趟是白忙活了,都不合少爷的胃口,还不如那丫头的烤鱼!”
第155章 烤鱼勾了心
农家悍女:勾个大少来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