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新生儿

  安楠拎着两大包进口的纸尿片,曹阳和方小虎紧随其后各抱着一箱进口奶粉,现在是三月的天气,没有了正月里的阴冷,就是从地铁站到医院的路程,已经让安楠都出汗了,两个男生倒是还好,愣头愣脑的捧着箱子,一路还东看西看的,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妇产科医院.  韩梅住的病房属于最好的那种,在走廊的尽头,两位男生说是不方便就不进去了,安楠让他们把奶粉放在门口,然后轻轻的敲门进去.早晨九十点钟的太阳照进这件很大的病房,毛玻璃加窗纱让房间里显得温暖而亮堂,韩梅的妈妈在陪着,看到安楠进去,笑逐颜开的连忙招招手让她过去.身为老年妇女之友的的安楠在去过韩梅父母家去探望她以后,已经成了韩妈妈的好朋友,每次都会拉着她聊很久,让韩梅吃醋的在旁边直翻白眼.  安楠仔细一看,韩梅正在睡觉,看起来很安详,没有刚生产的孕妇的狼狈样子,她的床旁边是张婴儿床,安楠走过去一看,一个小婴儿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个小脸蛋也正在睡觉,安楠伸出手轻轻碰了下她白白的脸,嫩滑的触感让她感慨,原来这就是婴儿的皮肤啊.韩梅妈妈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婴儿,眼睛里充满了爱意,”你看她跟我们家韩梅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她轻声的说道.  安楠点点头,回头看看韩梅,也压低声音问道,”剖的?”韩妈妈点点头,”就是母乳不多,在想办法呢.”安楠似懂非懂,也说不上什么,就和韩妈妈一起看小孩的一举一动,小家伙的脸上还是有些表情的,好像居然在皱眉头.过了一会,韩梅醒了,声音沙哑,不无自豪的问道,”你来啦,怎么样,看到这个让我旷工几个月的家伙了吧.”安楠坐上前去,看看韩梅未施脂粉的脸,虽然有些细纹在眼角,可是整体看起来还是精神奕奕的,不禁笑道,”你是吃了什么补药吗,看起来很精神啊,没有一般妈妈生完宝宝蓬头垢面的样子.”  韩梅傲娇的说道,”那就是我平时锻炼的结果了,在产房里的时候,我试了一个小时,感觉靠自己生不下来,就赶紧跟医生求饶要求剖腹,所以才没有多受罪.听护士说我隔壁房间的一个女孩子,痛了两天,不知道哪里看到顺产对小孩好就死活不肯剖腹,最后没办法了才听了医生的话剖出来的.据说她这种情况再拖一会,大人小孩都有可能保不住.”韩梅不住的摇头,对这种女人很不以为然,就算她已经是个妈妈,她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无法想象只是因为看起来很傻的原因而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  韩梅瞄了瞄小婴儿,脸上更多的是如释重负的轻松和拿她怎么办,很畏难的情绪,看到安楠正在嘲笑的看着她,有点自己心事被看穿的恼羞成怒,“我承认,我是没有感觉到那种大家都赞美的伟大的母爱,这个家伙了烦我大半年,现在我才刚认识她,怎么可能马上就爱她爱到不行,这不科学嘛.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韩梅妈妈过来唬了她一眼,“你又要发表一些奇谈怪论了,哪个妈妈不会为了自己的孩子愿意去拼命的,还说没感情,那你刚抱她的时候不也是眼泪汪汪.还好意思说了.你看人家小陆不是上来就很喜欢妹妹的吗?“  “小陆,妹妹?“安楠马上感觉到有事情发生了,这是谁啊.她探询的看着韩梅.不知怎的,她感觉这是韩妈妈故意透露出去的信息,不方便直接说,就假装无意间让她也知道.韩梅一听就明白了,忍不住就生气的说道,“就是陆大有的儿子.妈妈,你是故意的吧,显示我还是有人负责的吧.真是的,难道我非得要委屈自己去嫁给陆大有吗,才刚生完,你又要来烦我了.“  韩妈妈被女儿数落了一通,脸上挂不住就嘟囔着出去了.安楠越听越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陆大有的儿子也牵扯进去了,韩梅叹了一口气,这实在有些难以启齿,“那个陆大有,一个月前就来我父母家,说是自己已经是单身状态,他愿意给自己再多一次认识我的机会,不排除可以去结婚。我一听以为他疯了,他是谁啊,还这么屈尊自己来接纳我,就把他轰出去了。后来他再来找我也没给他开门。结果他还把做销售那套本事拿出来,居然跑到我妈跳舞的地方去找她,承认了是他把我的肚子搞大了,然后现在很后悔,要永远和我在一起。你说这件事情搞笑吧,最可气的是我爸妈立刻就相信了他,还一起把他迎进门,可把我气坏了?这不是引狼入室了吗。”  可能是感受到了妈妈的愤怒,小婴儿哭起来了,声音还挺洪亮的,韩妈妈其实没走远,听到声音马上冲进来,熟练的用手轻轻的拍她,很快宝宝的声音就变小了,嘴巴嘟囔着,好像是要找奶喝,她的小眼睛却还是闭着,趣怪的样子惹得三人哈哈大笑。  ”现在快中午了,他们说好一会就过来,就是陆大有和他儿子,他在我生完第二天就来了,刚开始他儿子没来,后来也一起上来的,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一大一小两个男的可以跟这个什么都不会说的小宝宝聊半天,就傻傻的逗她玩,我也是醉了。而且陆大有告诉我,回家以后他儿子还跟他算了一下年龄,他今年十八,等妹妹上小学他自己就快大学毕业了,所以他好像突然开窍了,知道什么事情都是不容易的,为了小妹妹他也要努力学习。你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韩梅的脑袋摇像拨浪鼓一样,她自己现在躺在床上,对这种情形也无能为力,只是觉得这家人很烦很奇怪,本来很简单的生个孩子,现在好像变的复杂起来.  安楠坐在旁边,把上次的新闻报道回想了一遍,“陆大有现在单身是事实,他的前妻现在拥有大部分的绿达地产的股权,那么会不会这是某种的财务安排,而且他们也有协议,所以可以各自有婚姻而不会妨碍到公司的业务,以及最重要的财产的分配.“安楠的眼睛越来越亮,“那其实你跟他结婚也是合情合理的啊,这样对小孩也是件好事情,至少她可以有爸爸一直在身边了.“  韩梅本来睁大了眼睛,准备斥责安楠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她想想安楠的话,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就沉默不语.韩妈妈耳朵竖的很高,安楠的话她都听到了,看到自己女儿若有所思的表情,对着安楠感激的点点头.
第一百三十三章,新生儿
晓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