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唱一和

  “哎呀哎呀,姥姥我知道了,你快想办法吧!”江梅一跺脚,“这回还有个不认识的婆婆呢,周癞子、癞子婆婆跟她一起,还不知道又是怎么了?待会儿把二姨又给气哭了咋办?”  “哎哎,梅梅你别闹,让姥姥想想。”  “不用想了,姥姥,咱们就不让她进门就得了。”江梅人小,想得简单。  杨九华却没那么乐观:“梅梅,你说有个婆婆跟周癞子一起的?说了你二姨?”  “可不是?”江梅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我听得清清楚楚,她们说了好几次二姨的名字呢!对了,她们还说什么这次一定能成……对了姥姥,那个婆婆穿得可好了,就像镇上那些人一样!”  “那肯定是说媒的了,不知道又是什么人——啥?像镇上的人?”杨九华愣了一下,看着江梅,“梅梅,林娃儿,你们俩快去喊你姥爷和爸妈回来。赶紧的,听到没有?”  江梅虽然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姥姥严肃的神色,赶紧拉着弟弟跑出门去了。  没过一会儿,江兴荣、江盼男以及林全根都赶了回来,就那么巧合在门口就遇上了周癞子。  “哎哟,江老哥在家啊,在家就好说了,我可说正要寻你呢!”周癞子一看到江兴荣,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花儿,脸上的褶子就跟那菊花花瓣似的,让江盼男看了瘆得慌。  “姥爷!”江林忍不住拉住了江兴荣的手。  江兴荣脸色不好看:“周大嫂要是又说那些有的没的,我老江家招待不起。”  周癞子看这一家子堵在门口的模样,竟是连门都不让进了,脸色就不好看了。  但她身边那位妇人,相比起他们这一群刚从地里起来的人,可谓干净整洁,一看就不是一样的人。但眼下这个妇人,却一脸笑着看向江兴荣:“这就是江老哥吧,一看江老哥就是和气人,咱们商量喜事是好事,还是进屋里——”  这个叫王金花的中年妇人明显比周癞子会说话多了,不一会儿就已经登堂入室。  在进行了一大串的类似推销的介绍之后,王金花终于总结道:“江老哥,杨大嫂子,你看看我们宝柱这条件,就是放着在镇上,那要找什么样的姑娘,都是一抓一大把。可我们宝柱呢,就喜欢若男这样有文化的知识女青年,宝柱家呢,也就这么一个独根,若男要是和宝柱成了,那日子绝对是和和美美……”  王金花唱红脸,一旁的周癞子就唱白脸:“江老哥,不是我说,你看看你们若男现在这条件,还能找到比宝柱更好的?是是是,你们若男是大学生,可现在你们若男这情况——我就跟你说吧,就是宝柱真心喜欢若男,求着他爸妈来的,不然就你们家若男现在这风言风语的,谁敢要这样的媳妇进门啊?”  “周嫂子,话可不能这么说。王家那可是真心想成这门亲的……”  江家人就这么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江兴荣和杨九华虽然愤怒,却不得不说心里面已经开始动摇了。  “江老哥,成不成,你就给句话吧!”最后周癞子大概是不想继续抛洒口水了,直接把问题砸了出来。  杨九华:“……”和江兴荣对视一眼,她镇定了一下心神,到底没有直接应下,“这毕竟是终身大事,还是——”  “大嫂子,你还犹豫什么啊?这现成的好事儿,你也不想想,要不抓紧了机会,若男都二十、是二十了吧?再这么拖下去,还能找着啥样的?像宝柱这样的,就镇上的姑娘那都是排着队嫁他……”  王金花卡着江家人的脸色打断:“行了行了,这结亲本来就是两家人的大事,有商有量嘛,周大嫂子也别着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嘛。”  说的是这样,但出门的时候,王金花心里觉得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废话,像江若男这样的大龄姑娘,就算以前是那天上的月亮,可如今也沾了灰尘落下凡尘了,连个清白名声都没有,能找着一个好人家都算不错了,更别说王宝柱这样的工人家庭,还是独子,这丰厚的家产可都是王宝柱一个人的。  要不是王宝柱就是看上了这个江若男,她都想把娘家侄女给介绍过来呢,可惜了……不过这桩亲事成了,她能拿的媒人谢礼也不少,这么想想,也算平衡了一点。  刚把这俩媒人送到门口,迎面一行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哎哟,看来我今儿来的不巧了?大哥家这是有客人?”来人穿得一身体面,即便是风尘仆仆也能看出和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的区别,只不过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却亲切极了。  “春花?!!”江兴荣瞪大了眼睛,辨认一番后几乎失声道,“你、你怎么来了?还有这、这是?”眼睛落到刘春花旁边站得笔直如松的男人身上。  “表舅您好,我是陆振军。”陆振军快速打量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很快就把那点微薄的介绍全部对号入座。至于那两个很有眼色齐齐离去的媒人,他眉头一挑,就大概猜到了身份。  来的时候他就听母亲说了,这个表舅家的二女儿是个有本事还上过大学的,现在年龄有点大了才急着找媒人说亲事——对这一点他丝毫不信,二十岁放在乡下可能是大了点,但放在大学生身上,就不算什么,更别说再怎么也轮不到他这样的人。除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原因。  但他还是来了,既然母亲坚持,不论如何他都会来一趟,尤其是他现在很需要一位妻子,一个能在他打拼事业保家卫国的时候为他照看家里抚养孩子的女人。  不过看这情况,媒人还不少?一家有女百家求?难道他猜错了?陆振军眼神微微一动,发现那个最重要的中心人物根本不在场。  这就有意思了。他心里面默道。但表面上却一派严肃,正襟危坐,又在刘春花的介绍之下与在场众人简单寒暄过后,就等着刘春花直入主题。
第二章 一唱一和
后妈很好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