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唱个歌,跳个舞,摔个酒瓶子

  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难道我昨天并没有直接睡过去,一直睡到天亮,难道那中间还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有些心虚,“我不是直接睡过去了吗,怎么失控了?”  许亦楠又沉默了一会儿,“晚上接到你再说,总之,不要喝酒。”  晚上结束之后,同学们零零散散地走了,我和苏晓结伴往外走,詹魏阳从后面追上我们,“两位美女,我来当个护花使者,送两位回家吧!”  苏晓笑了笑,“我们两个的家一个往东一个往西,你打算怎么送?”  “正好,麻烦这位护花使者送苏晓美女回家吧,我等下有个顺风车直接搭回家。”  詹魏阳说,“顺风车?这是有其他护花使者来接?”  我们这时候已经走到了门外,许亦楠的车正停在马路边上。  苏晓估计是也看到了许亦楠的车,她说,“当然了,还是位王牌护花使者,你就靠边站吧。”  “詹魏阳同学,苏晓美女就托付给你了,要送到家门口哦。”  詹魏阳看着马路的方向没有动,我转身看到许亦楠下了车,正往这边走。  “原来是许亦楠学长,”詹魏阳开口,又转头对我说,“安亭很幸福啊,从小到大一直有许亦楠学长像亲哥哥一样护着。”  “亲哥哥”,“护着”,这两个词彻底把我噎住了,詹魏阳是哪只眼睛看到许亦楠像我亲哥哥了,又是哪只眼睛发现他护着我了。  许亦楠走到我身旁,“亲哥哥说不上,亭亭可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亲哥哥。”  我本能地点了点头。  詹魏阳看了我一眼,脸上的笑慢慢沉了下去。  苏晓看起来倒好像真的是放下了,她不怎么看许亦楠,偶尔和许亦楠说起话,脸上也是一片坦然。  我们送詹魏阳和苏晓打车离开之后,才上了车。  我的头一靠上座椅就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睡意,没来得及和许亦楠说一句话就睡了过去。  我以为自己只迷瞪了一下,谁知醒来发现车已经停在我家楼下,我的座椅应该是被许亦楠调过,调在一个正适合睡觉的角度。  许亦楠坐在驾驶位上不知在想什么,唇角带着点笑意。  “有什么高兴的事啊,让许大学者喜气洋洋的?”我调直了靠背,揉了揉眼睛。  许亦楠侧过身体,脸埋在阴影里,“昨晚喝醉之后的事情你记得多少?”  想起他之前说过的失控,我又开始心虚,难道我昨天晚上真的在大街上撒了酒疯?  “只记得你到了酒吧,确定是你之后我就睡着了,然后一直睡到早上。”  “中间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  他这么一问,我越发心虚,看来十有八九我是撒了酒疯了。  我一脸无辜地摇了摇头,许亦楠扶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松开,看起来像是在考虑什么事情。  “我撒酒疯了吗?”  在许亦楠开口前,我又赶紧补充道,“你也不要觉着我断片了,就随便埋汰我,我自认为自己心态稳定,自制力OK,太荒唐的事情即便喝醉了我也是不会做的。”  许亦楠坐直了身体,笑了笑,“倒也不是荒唐的事,不说也罢。”  许亦楠好像不准备说了,我想想这么丢人的事情不让他说出来也好,我自己想象了下,觉得无非就是在大街上唱个歌,跳个舞,摔个酒瓶子什么的。  “谢谢许大学者送我回来,我回家了,你也赶紧回去吧。”我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先等一下,还有一件事情,”许亦楠抬手把车内的灯摁开了,“下午被电话打断了,苏晓那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隔了这么长时间,许亦楠还想着这事,莫不是拒绝之后又悔不当初?  “就是苏晓也报了T大,想和你这个学长请教些事情,”暗暗揣测了一下许亦楠的心思,我想许亦楠关心的大概是苏晓的表白。  “苏晓呢是喜欢你不假,但是那次也没有打算就很鲁莽地跟你表白,要怪还是要怪你当天的表情和气场太具有鼓励性。”  “鼓励性?”许亦楠微微皱起眉头。  “总之呢就是阴差阳错,我这里也是二手信息,如果你想知道准确的可以问苏晓。”我歪头偷偷观察了下许亦楠的表情,觉得他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有些可疑。  这世界的事情就是这么的峰回路转,在苏晓决定放弃的时候,莫不是又有要柳暗花明的意思?  虽然我并不怎么想把苏晓往许亦楠这个火坑里推,但那句俗话怎么说的,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的心思?”许亦楠面上看不出什么破绽,他的这个问题,我猜想是想确认苏晓对他的喜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是前两天才知道的,不过她这个心思有些年头了,涉及个人隐私,我就不多说了,想知道可以去问本人。”  “前两天才知道,”许亦楠笑了笑,“她应该是你中学最好的朋友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一腔热心,竟只换来这么句嘲弄。  我清了清嗓子,“既然你这么说,那这次谈话是没法进行下去了,等下我把苏晓号码发你手机上,再想知道什么你就去问本人吧。”  我推开车门准备侧身下车,许亦楠突然伸手又将我拉回了座位上。  他的动作很突然,吓了我一跳,我皱着眉头转头瞪向许亦楠,心想,一言不合还想动手不成?  许亦楠面色平静地和我对视了一会儿,而后突然抬起手,我本能地伸手捉住他的手腕,捉住之后就后悔了。  人说喝酒误事真心不假,连基本的判断力都扭曲了,许亦楠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动手,何况我刚才也并没有做什么太惹恼他的事情,和以前相比,我如今对他的态度真的算是超级客气了。  我捉了两秒钟又赶紧松开,此时,淡定如许亦楠者,脸上也绷不住露出点惊讶的神色。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手腕没有变粗,去德国三年也没有吃胖嘛,呵呵,呵……”  ------题外话------  看文评论有奖继续哦,关于本文的评论每条20XXB,欢迎说说关于本文的想法,谢谢亲爱滴们~
第四十四章 唱个歌,跳个舞,摔个酒瓶子
风过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