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咱可是棵大桃花树呢

  “几间房?”伙计不识时务的问了一句。  “一间!”  “两间。”  败玉的冷淡的瞥了东方涉一眼。  “两间上房。”  “那个,公子,要不我们就凑活一间算了,怎么样。”青年的笑的讨好。  “两间上房。”  “公子……”  “你有银子?”  “呃……这,我……”东方涉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荷包。  “那就是了,两间……”  “那也没必要两间啊,这一间上房就要十两银子,两间二十两,多浪费银子啊。”  伙计垂着眸子不说话,心里暗暗吐槽。  少爷,您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说看见那些富豪要多宰一笔,您当初还嫌少来着,现在……  “我有银子。”败玉拿出一两金子搁在了桌上。  东方涉:……  伙计:……  有钱人,啧啧啧,怕了怕了。  “客人,您可有碎银子?”伙计看着那黄金,半晌不敢收下。  “没有,把这拿去,我只有金子,没有压力银子了,剩下的当做小费予你了。”败玉眯了眯眼睛。  “……成,成,客人,我带您俩去房间,这边。”  一到房间,败玉就睡熟了。  第二天,到了东方涉家,他才发现除妖是假,坑蒙拐骗是真。  然后两人莫名成为了知己,弈月和东方涉相处的也不错,东方涉总是去找弈月喝酒。  清霖山前迎来了两位相貌不凡的年轻公子哥。  引来许多来此洗涤衣物的女子的注意。  “东方涉就住着上头了,山腰便是他居住的山庄。”言行拉着金絮,慢慢的走着。  “唔。”金絮略显敷衍的应付了一声,显然他此刻的注意力全在他与言行相握的手上了。  走了十几分钟,两人到了山庄的门口。  言行还没敲门,就传出一道戏谑的声音,“哟嚯,让我看看这是谁来了?”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这青年身着一身红袍,手上还拿着一杯酒,脸上带着微微红晕,想来青年刚才在喝酒。  “怎么,不请我进去?”言行挑了挑眉。  “进来进来。”东方涉摇晃着脑袋。  等走到后院,他才仿佛刚刚缓过神来一般,看着金絮,“这孩子是谁?你成亲了?不早说,现在孩子有了才知道带来给我看!”  青年气愤的龇着牙。  “不是,我没成亲,这是我收养的孩子,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啊,是吗?嗯,仔细一看,好像也不怎么像哈,嘿嘿嘿。”东方涉傻笑了几声。  “不过,你这义子……”他凑近看了会,“你这义子根骨不错啊,修道的话特别合适,咳,要不要考虑让他拜我为师?”  言行转头看着金絮,“你想吗?”  金絮看起来有些犹豫。  “你别急,想去的话直说就行,我又不是那种非要管着你不可的人。”  少年想了一会,“我想去。”  其实金絮根本不用想,他是一定要来这个地方的,这个人修的是道法的,而道法可以克妖。  金絮敛下了眸子,等他修成道法之后,一切都能如他所愿了。  “败公子,我想在这里学道法。”  少年的时候笑容格外的灿烂,宛如院子外的骄阳。
一百一十:咱可是棵大桃花树呢
主神大人:给爷发个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