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七人终于聚齐

  君宥:“……”她敲了下欧阳牧西的头,“我这床都还没上,你就给我搞出孩子来了?”  “那你们在一起做什么?”张召棋说出自己的疑惑。  君宥想到这个心里就梗得慌,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现在也就比陌生人好些。“八月初在一起的,他工作忙,我有事要处理。除了吃饭,啥都没做,所以想过去培养感情。”  “这是……先婚后爱?”欧阳牧西再次跑偏。  君宥冷笑,池之林拍拍她的肩,张召棋说:“那么柚子就是直接拿结婚请柬给我们。”  欧阳牧西不甘心辩解,“可能柚子瞒着我们呢?”  张召棋面色复杂,“这样的话,这五年你就白和柚子相处了。”  池之林煞有其事点点头,“欧阳啊,虽然你是我们六个男人中最小的,心还是细点好。”  欧阳牧西挠头,“我心挺细的。”  四个人鸡同鸭讲,倒也和谐。  君宥吃了半天,“其他人呢?”  “不知道,等等吧。”张召棋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君宥和张召棋把七个人的餐准备好。  欧阳牧西和池之林坐在餐桌前眼巴巴看着。  欧阳牧西说:“我怀疑他们晚上才能到。”  池之林微笑,“菜还没上齐,不急。”  怎么会不急,这可是张召棋和君宥两个人一起做的,异常美妙,大厨加大厨简直完美。欧阳牧西暗暗反驳,对着门口望眼欲穿。  君宥最后一盘菜端上桌,接到欧阳言心的电话,又死了一个,死法和邓澄母亲一样。  君宥问欧阳言心她要不要去现场看看,欧阳言心说以她现在这种身体,去了也帮不上忙,她只是通知君宥小心着点。她问欧阳言心小心什么,欧阳言心说不清楚,只知道接触过这个案子的人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袭击。  苏家兄弟结伴而来,作为LOSER里的双胞胎,两个人除了长得类似之外,处处不同。  苏瑾修是哥哥,苏瑜明是弟弟。  苏瑾修此人从小到大成绩好,人又乖巧,性格偏冷淡。苏瑜明正好相反,打架闹事旷课无一不缺,只要张嘴,就停不下来。  苏瑜明从包里拿出一个个小礼盒,“给你们带礼物了,你们都不知道那个求生的综艺多难拍……”  “来来来,二苏坐下吃饭,吃完饭再说。”君宥眼疾手快把他的东西放一边,拎着他的包挂起。二苏是苏瑜明的外号,一苏是苏瑾修的外号。  苏瑜明摸着自己的寸板,“小柚子好像有点不一样了。”苏瑜明穿着花里胡哨的衬衫,腕上戴着做工复杂的链子。他用脚拉开凳子坐下,环绕四周,发现少了人。  苏瑾修把眼镜摘下,星眸对不上焦,带了几分迷离,他道:“吃饭。”格子衬衫、牛仔裤被他穿出别样的风姿。  欧阳牧西举起自己的手,展示自己的勺子,“对,来吃饭,等好久了。”他说完,又苦着脸说:“队长还没回来。”  “那等等。”苏瑜明支起手垫在后脑勺靠在椅子上。  “队长说他快到了。”池之林语气柔和。  君宥拿起手机朝苏瑜明晃了晃,苏瑜明立马上游戏拉人,欧阳牧西哼哼唧唧说:“你们打游戏都不叫我吗?”  苏瑜明见他上线,把欧阳牧西也拉进队伍,“四缺一,老张来吗?”  “来。”张召棋也上了游戏。  苏瑾修说:“少玩游戏,别带坏柚子。”  苏瑜明不肯了,这是冤枉,他辩解道:“什么叫带坏柚子,小柚子就没白过。”  “是这样。”君宥看着他笑了笑。  池之林注视他们,身上的气息恬静祥和。  一局游戏正好打完,拉行李的声音悄然升起。  肖直逆着光,神色晦暗,一张英俊深邃的脸上有细小的伤口,西装革履,像是刚从谈判桌下来。  君宥冷哼一声,板着脸不说话。  他把行李扔边上,看到鞋架上有双崭新的拖鞋,拿自己拖鞋的动作有些缓慢,显然是陷入思考中。他换好鞋,“抱歉,来晚了。”  君宥说:“洗手吃饭。”  七个人无论洗了还是没洗的都去洗了。  欧阳牧西和池之林收拾碗筷,扔洗碗机中。  苏瑜明在分礼物,君宥拿着礼物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肖直意味不明看着君宥,“已经两个月,小脾气该闹够了。”  君宥气呼呼说:“你今天怎么不带你那个小助理了,不是形影不离吗?不是为了她队友都可以不骂了吗?”  “这件事你本来就做的不对。”肖直认为自己公正公允。  “所以你现在还觉得我欺负她?我至于吗我。”  “你欺负的人还少吗?你已经不是十七八岁任性的时候,我们随时都会解散,你觉得我们能护你一辈子吗?”肖直严肃道。  君宥气笑了,她倏地站起身,“喂,谁给你的勇气觉得你们护了我几年,麻烦你不要太过分。没有了你们,我会发展更好。”  在场的几个人脸色难看,池之林拉拉她的袖子,“别生气,坐下来好好谈。”  肖直有些茫然,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生气。  欧阳牧西递了水果给她,很想摸摸她的头,让她别难过。  苏瑜明合上手机,“过分了,先不说真相是什么,你是想要单飞所以制造矛盾?”  苏瑾修拍了下自己弟弟的背,“多看,少说。”  张召棋叹气,“走,大家冷静冷静。”  “去哪?”君宥愣了一下。  张召棋戳着她的头,“你说去哪?当然是去找能安慰你的人。”他带着君宥来到黎笙寒门口,“去吧,以后这种话还是不要说了,我知道你也难受,你这样刺我们也难受。他安慰不了过来找我,打一架打累了睡一觉就好。”  君宥点头,“你怎么比大池还更啰嗦,比二苏还更烦人。”  “这不是怕你出事吗?你最近一直受伤受伤,搞得我心惊胆战,生怕哪一天警察来电话说您的队友君宥同志在某起案件中壮烈牺牲。”张召棋试图哄她高兴。  君宥撇了他一眼,“能不能盼我点好?”  她走到门前,门自动开了。看来黎笙寒早早地把她的信息录进防盗系统中了。  黎笙寒不在家,君宥只好去特调组看看情况。  欧阳言心不惊讶她的到来,抓着她研究案情顺带帮她抒发负面情绪。她哥跟她说他们惹君宥生气了,让她帮忙劝劝。欧阳言心觉得君宥说不定是装出生气的样子,君宥是看着不好惹的模样,很少真正生气,大部分是装的。
第四十九章:七人终于聚齐
全能天后:先生,给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