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花王神(十二)

  她先是化成一位迷路的小女孩哭桑桑地拉着他的衣摆说要找妈妈。  那脸蛋儿粉扑扑的,模样也非常灵气可爱。书生问她姓名地址,她就只会摇着脑袋哭桑桑。  书生也是急了,但就是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她,正准备把他带到衙门府上去让官府帮忙找找。  一转身,哪还有什么小姑娘。  书生急慌了,漫山遍野的找那个小女孩,可就是毫无踪迹。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但书生还是没有放弃,他依旧固执地找着  有人劝他说找不到就别找了,耽误上京考试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但他却依然固执着说。  “今年考不了还有明天,人命关天。”  然后就是没日没夜的寻那个小女孩,直到误入一方天地,里面住着一位貌美贤良的女子邀请他到自己家做客。  那书生起初是拒绝的,所谓男女有别,这样共处一室很是不妥,他是在顾忌着这姑娘的清白。  那女子倒也是位知礼之人,对他说。  “如果你能在一日之内,走出这方寸之地。”便随他之意。  书生当然是应了这不算赌约的约定,果不其然的是再如何走,也还是能回到那女子的花圃前。  女子烧好了茶水,坐在自己的花圃里笑着对他说。  “既来之则安之,奴家都不怕,公子又在胆怯什么。”  ……  书生见状,行了个礼说了句叨扰了。  就迈进了这间花圃里,品了品那女子的茶。  再然后的事就是顺理成章了,书生与她之间虽然只是短短相处了几天之久,却都是相见恨晚。  两人朝夕相伴,也定下了携手同进的信念。  几日后书生说自己还要去进京赶考不能再做多逗留。  故事到了这一步,无疑是老桥段了,书生说自己定会求得功名八抬大轿十里红妆的回来娶她。  她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般,和他立下约定,说你离去的第二个春天,她在这里等他。  那个女子无疑是‘花王神’本人,她与那书生分离后,就上了仙界求个摘贬堕仙之旨。  帝君知道这事后气得是头冒绿烟,一道废仙去名之意的指令一下,一切都是覆水难收。  ‘花王神’得了与他缠绵一世的恩赐,却也从此坠入凡尘轮回的痛苦。  有人说值,说这仙界万年也换不来一世真心,能像个有血有肉的人一样和自己心爱之人走这一程必定是幸福至极的。  也有人说不值,舍弃自己的仙道和至高官位简直就是愚昧无知,仅仅只是为了和一个凡人相恋一世,自己做出这般牺牲是亏大了的行为。  文君殿下倒觉得没有什么值不值,都是性情中人,随心所至罢了。  这‘花王神’被贬,那这个职位算是空缺了出来。  当然有不少仙子试图登上宝座,可类似的手段已经得不来帝君的青睐。  帝君这次估计是真被气着了,只见他又拟了道指令,封于‘花神庙’相合并的之前善恩庙的那位,为下任‘花王神’。  这消息一出,众仙家皆是一阵恶寒。  看来帝君不仅只是在生气,而且还要羞辱那位一番。  将一张丑陋的脸放在曾经她得意骄傲的地方。  对于这报复方式,众仙家只得默认的接受着,谁也不敢去说个不字。  就这样,那位丑陋的男人坐上了‘花王神’的位置。
堕落的花王神(十二)
善仙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