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逍遥游

  “那么诸位,考试正式开始!”景萧锦威仪地宣布道。  一声令下,便有官员抬手将安放在监考台上调控好的桃木制沙漏翻转过来。  书生们即刻提笔埋首桌案上宽大的空白卷轴中。  而接下来的一个时辰,景萧锦都要坐在监考台的高椅上,视察所有书生的一举一动。  玉粒很快的在外头买了几个馍馍回来给景萧锦填肚子。  正当景萧锦啃着好吃的肉馍馍,心里给玉粒竖拇指,暗叹小贴心的时候,玉粒细声在她耳边说道:“公主,那有个书生总是时不时抬头看您。”  景萧锦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真有个模样不凡的书生抬头瞟了她几眼,又很快的低下头去。  “他好像在作画。”景萧锦视力极好,她眯眯眼,猜测道,“难道在画我?”  “他这样看看写写的,确实很有可能。”玉粒赞同道,“书生里还能出画家的吗?”  景萧锦点点头:“那当然有,历史上许多诗人词人都是画家!”  两人喃喃细语说着话,忽然,景萧锦眼瞧着那书生的砚台以肉眼可见怪异地倒转一翻,砚中的墨水泼出,将那书生的卷轴染黑一片!  “啊!”那书生惊呼一声,引起了四周同僚的注意,“怎么会这样?!”  四周书生用奇怪的眼神望向他。  “梁兄,你怎如此不慎,将砚台打翻了去?”  “看来天不助你啊!”  ……  “肃静!”景萧锦咽下一口馍馍,威仪开口,“仔细浪费了时间!”  闻言,也无人再探头看那书生,注意力重新回到各自的卷轴上。  景萧锦疑惑地微蹙着眉头,砚台翻转那一幕,她是非常清晰的看在了眼里的,青天白日的定然不是什么鬼神所为,依她猜测,应是有人在此处动了内功!  然而一眼望去,根本没有办法确定是何人所为。  但为何书馆会混入了习武之人?为何就偏偏就只有那个人的砚台被翻了?  思量中有官员上前恭敬请示景萧锦:“公主,要给他换一张卷轴吗?”  “换吧,将桌案擦干净,顺带给他点墨水。”景萧锦淡淡回道。  她不会让任何一个有可能出头的人才被埋没。  若真的是有人故意将他的砚台翻转,那必然是出于恶意,如果能查出是何人所为,她定然不会姑息了这种对付同僚的行为。  只见那书生讪讪接过新的卷轴,憋屈的低叹了一声,重新提笔,再没抬头看过她了。  长廊外的景园风景秀丽,植物的淡香传入长廊,安抚着众人的思绪,阳光也渐渐灸热起来。  余下的时间里,考场相安无事。  沙漏里的沙砾正如时间逐渐流逝,很快就见了底,选考也就结束了。  接下来的事宜,才是今日选考中最重要的部分。  官员与宫人将卷轴无所遗漏的一一收齐,一摞一摞的送到了景园里的凉亭里,摆放得整整齐齐,由景萧锦亲自审断。  景萧锦带着玉粒来到亭里,寻了张石凳坐下,喝了口水就开始翻看卷轴了。  “唉,怎这么都直接默诗词文章的?”景萧锦有些纳闷,是因为她没有将自由发挥的含义说明白吗?  “以往的试举通常都是默书,公主您这考法着实新鲜,书生们临场听到这样的题目,可能有些难发挥吧。”玉粒接话道。  玉粒一边收拾景萧锦撇下的一众入不了她法眼的卷轴,一边从她的神情里探知书生的答卷好坏与否。  过了好一阵,玉粒见景萧锦的眼睛忽地一亮,心里也是惊喜,急忙问道:“公主,是怎样的?”  景萧锦一脸满意的看着手中的卷轴,是一副十分复杂而完整的人体穴道图,图下还列举了许许多多种草药的用途用法。  能在一个时辰里默出这么精深的内容,定然是个才人。  景萧锦左左右右再看了几眼,转过卷轴也给玉粒看看,玉粒也是直直拍手称好。  当玉粒看到卷轴下方一个小小的署名,就是一脸惊骇了,“署名是…余不忍?这是怎么起的姓名?”  “人才有不同于别人的地方也不奇怪,这叫个性!”景萧锦极其满意的收起这幅中看又中用的卷轴,暗自打算日后一定要当作陪葬品,说不定还能造福一下子孙后代。  “快记下,标明是医才!”景萧锦笑着说道。  玉粒记好名字,景萧锦像是重拾了信心和希望,继续翻看卷轴。  约莫一个时辰的期间,两人又记下了五个才人的名姓。  卷轴渐渐见少,景萧锦也颇有些审美疲劳了。  “玉粒,接下来的你来看吧!”景萧锦放下手中无趣的卷轴,“有新鲜的,或者特别的再告诉我。”  也是时候运用一下审阅得熟练了的玉粒小过滤器了。  玉粒乖巧的点点头,接手她的工作,景萧锦则在石桌上找了块位置趴下小酣片刻。  一刻钟过去,剩下最后的几卷,玉粒也有些疲劳了,每卷都草草的看几眼,没发现什么亮点就直接放一边了。  然而当玉粒看清此时手上刚拿到的卷轴上头的字句时,困倦之意顿时全无。  “公主,您醒醒!”玉粒惊叫着,推耸景萧锦,“快看看这个!”  景萧锦的起床气不小,玉粒鲜少在她休息时打搅,此次是因为她笃定主子看到这个之后肯定没心思继续睡下去。  “什么啊…”景萧锦仍趴着,懒懒暼了一眼玉粒递来的卷轴,“不就是默了个《逍遥游》吗?干嘛大惊小怪的!”  几秒后,景萧锦才消化过来。  她腾地坐起身,瞪大了眼睛,将卷轴上上下下重复看了三遍。  居然有人一字不差的默出了《逍遥游》!他怎么会知道《逍遥游》的?  八年前她将唯一一册《逍遥游》送给了司卿容,在这个异世,根本不可能有第二本的存在!  “公主,您快看,署名是…”  顾无己!  当真是无巧不成书,什么巧都给这个顾无己赶上了!  从司卿容说出他的姓名时她已有所质疑,看来也不尽是空想,他的确是个人物。  景萧锦脸上杂糅着疑惑和阴沉,她卷起卷轴,仍拿在手中攥着。  “我要见这个人!”景萧锦深呼口气冷静下来。  然而正因为这一时间的震惊和疑问太多,聪明如景萧锦将一个同样匪夷所思的问题忽略了。  她从未在玉粒面前提过《逍遥游》,玉粒又怎会知那是个特别的存在?
第九章 逍遥游
锦昭影:公主您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