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妻子,云莱

  靳复尝没想那么多:“结婚事大,看时遇怎么解释。”  现在靳氏集团大部分是靳时遇在打理,靳复尝作为靳时遇父亲,已是两袖清风,不插手公司的任何事。真正说起来,靳时遇是新任靳家的家主。他要做什么事,也没有报备的必要。  可靳家的两位老者还在,有些事,就不得不报备了。  云莱随靳时遇进了院门,然后一路进正厅。  外边天冷。  壁炉里烧着火,空气都是暖暖的,有佣人过来,靳时遇脱下外套递给佣人,之后靳时遇主动为云莱解开外套。  云莱今晚没有披头发,想着也算是正式见大家长,她把头发绾了起来,用好多个夹子别好,露出天鹅颈。外套脱了后,她里面穿的是一条裙子,收了腰,雾蓝纱,及脚踝,遮住了腿。云莱喜欢明艳的颜色,但这毕竟是见家长,她选择了雾蓝纱,这样显得端庄点,第一印象也会更好些。  脚上穿的一双碎钻的尖头高跟,她本身个子高挑,也穿习惯了高跟鞋,在一大家人的众目睽睽下,走路还算稳。  云莱知道此时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她,打量她。  她心想:我尽力了!印象好不好我都这样!装也装不出来!不过我该端庄还是要端庄点,稳住,不要慌!  “四婶婶~”  靳可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蹦出来,飞快的奔向云莱。  云莱还没看清楚人呢,靳可然已经抱住了她,由于冲击力有点过剩,云莱脚跟没站稳,往后倾了一下。  好在靳时遇手快,立马扶住云莱,“别闹,你小婶婶穿了高跟鞋。”  隐约责怪的语气,靳可然也不生气,嘻嘻哈哈的松开手,扭住云莱的胳膊,“四婶婶,可然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唉,都怪四叔叔把你藏太紧,人家都见不着你影子。”  云莱:“……”  此时云莱心口还在猛跳,听着靳可然的话,嘴上淡定的回:“没有,我平时在上班,比较忙。”  “那你以后休息的时候,记得约我好不好?”  云莱应了声:“好的。”关键是她要有时间!不过这种情况,一般都只有先答应再说。  靳姥太太见到两人进来,还手挽着手,不像上次那样若即若离的状态,顿生满意,也放心了。  今天靳姥爷子依然不在,家宴都不在,据说是去吃素斋了。  “奶奶,爸,妈,这是我妻子,云莱。”靳时遇牵着云莱的手,做了简单的介绍。  听到妻子这个称呼,云莱侧目仰头看了靳时遇一眼。某一天,在某个特定的地点,他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的妻子。  云莱心悸了几分,心里暖暖的。  林月芙脸色却不好看,忍住怒气问:“你们什么时候结的婚?”  靳时遇平静回答:“半个多月前。”  靳复尝见身旁妻子动了怒,抬手做安抚状,例行问:“时遇啊,这结婚是大事,你怎么不与家里说一声?”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想清楚了,就领证,再平常不过。”靳时遇的回答总是那么生硬,听得人想吐血。
这是我妻子,云莱
天降娇妻:靳先生,受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