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和二月芳菲遍

  程素回想了一下,她十六年里干过最有出息的事就是在她爹的眼皮底下离家出走吧。  至于原因还要追溯到半个月前。  程家从商,是赫赫有名的上京首富。想当初因为这个她可是在上京横着走的。结果程素怎么也没想到他爹娘竟然背着她,给她许了门亲事,若不是她及时发现,她爹估计真的要把她给卖了,所以她果断地连夜跑路,谁也没知会。  然而在她无厘头的瞎走了半个月后,悲惨的发现她穷了。但当初跑路时不易带巨款出门,加上她是不亏待自己的,花销一般都不太注意,想了想又觉得能撑半个月已经是不错了。至于现在就得好好想想办法,商行是去不了的,要是暴露了,她哥一定会死命地嘲笑她。离家出走还取家里的钱确实有点没出息。所以就想着在这云城找份活做,好歹当年她家也是白手起家。  “客官,吃饭还是住店啊?”客栈在外招客的伙计见程素走过来连忙上前问道。  “你们招工?”程素指着门旁贴着的纸,上边红纸黑字地写着清运客栈招工。  虽然程家有钱,但是家训确实要求子弟们要低调、低调再低调。程素很能理解,毕竟有时候钱太多也是一种烦恼,好在养得她们并不娇气。  伙计诧异地打量着她,这姑娘全身的行头都不差,难以置信的道:“是在招工,不过你确定你是来做工,而不是来买客栈的?”  哟,这位小兄弟有眼光,程素认真得不得再认真得点了点头:“确定。”  伙计再三确定后才半信半疑的带人进去,同掌柜的说。  “我们不收闲人,你说吧,你会做什么?”掌柜的低头忙着按算盘查数没空理她。  “要做什么?”她也不太懂要做什么。  “洗碗,扫地,跑堂。只要你看到的都要做。”掌柜的大致列了一遍。  “有简单点的吗?”  “有,出门右转,那有间善堂。”言下之意让她滚蛋。  程素想了想也觉得她应该滚蛋,临走前还不忘说了句“你算错了”,结果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被叫住了。  “你个小丫头片子不懂就不要乱说,我算了这么多年账本就没出错过,没见过你这样看一下就看得出出错的。”  “嗯,说明你水平不够吧。”程素这话听着就不乐意了,在别人玩泥巴的时候她就开始在她爹书房撕账本玩了。  “你这样说就是纯属找麻烦的,我跟你讲……”他低头再仔细看回,声音渐渐没了。  “说啥啊?”程素手肘压着桌子,摇了摇头。现在的人就是容易自大。  掌柜的被说中心里还是不好受,怎么也不信程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有这本事。“说…说…你碰巧说中的。”  “你自己办不到不代表别人不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听说过吗?”  “你有这本事还来打杂?”这下轮到他奇怪了。  “那不是生活所迫吗,你们这又不收算账的,我有什么办法。”程素无奈。  掌柜的大力一拍桌子:“我请你!”  “我看你这也不缺人,这么痛快你不会要把我卖了吧?”程素警觉还是有的:“再说一山不容二虎,我怕你嫉妒我,还是算了吧。”  “我知道我这座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你在夸我还是骂我。”  “当然是夸您了,昨儿还来着个人,问我帮着寻个人才,你看你不这来吗?姑娘你放心我这客栈在云城,可是响当当的招牌,不会骗人的。”掌柜变脸实在太快了。  “大叔,我也得亲自见过人才决定吧?”程素不喜欢被卖,她一向是卖人那个。  “好说,好说。呃,姑娘现在在哪住啊?”  “你要干嘛?”  “现在同人说也来不及了,明一早我带人和账本来寻姑娘。”  “也行。”不用程素自己走还有什么可抱怨呢:“城北那家客栈。”  “你没钱还住客栈?”  程素咬牙切齿:“都说生活不易,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来十七送这位……”掌柜的顿住。  “我姓程。”程素回道。  “行,十七送这位程姑娘回去。”  原来方才那个伙计就是“十七”。  “姑娘我都说你是来买客栈的,还不认。”十七笑了笑,这才一会功夫掌柜态度想变两个人。  “呵呵。”程素有些尴尬。  或许是自小她便没有经历过什么痛苦的事,被家里保护的很好,所以还是挺相信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坏人的,始终保持着一颗信任的心,会去相信一个一面之缘的人。  果不其然,次日,掌柜的便带人过来寻她了。  她看了一下,还是一位好看的小姐姐。  “姑娘的本事听刘叔说了,”小姐姐说道:“姑娘,请跟我来吧。”  “我不去”程素不会贸然同人走。  “不用多虑,只是我家公子想替姑娘换个住宿,毕竟住客栈没有那么方便。”  “你家公子?是谁?”  “这就不方便透露,来日方长,以后公子会亲自见姑娘的。”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  “姑娘请讲。”  “长得好看吗?”  “……好看”  “有钱吗?”  “有。”  “那行。”  “我们可以走了?”  “不!”  “为什么?”这声是掌柜的问的。程素问这么多不就是为了打听打听情况吗?这问清楚了还拒绝?他不太明白。  程素坐下,轻抿一口茶水“我有我的规矩,问你只想同你说谁也不可以例外罢了,你既然只是要我算账本,那么只需要把账本拿来,至于值多少报酬全看你,你无需告诉我账本从何而来,又有什么用处。你背后是谁,都不用告诉我。明白?”  她说完这番话,屋里其他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了。  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原则的,既然涉及这种事,就按家里规矩来,而程家商行的算账先生都是如此。省的别人忽悠,还是小心一点。  “明白,姑娘也可放心,都是些正经生意,只是家中的先生年纪大了,想找位顶替的而已。”小姐姐解释道,并将准备好的账本递给她。  程素接过,大致翻了一下,不过是写普通记录田产的,怕泄密用了些代号而已。“账本放下,明儿来取即可。”  “姑娘,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连经验丰富的算房先生在看新的代号时,起初也要花上两天时间,只用一天你就可以全部算完了?”  ……其实如果赶起来她半天就够了,只是见也不是很急用,她也不用折腾自己才保守说了一天。“你放心,够了。我也得对得起你给这么多钱吧。”  为了方便,程素便住到清运客栈中去,每天有人好吃好喝的供着,每天也都有人来送账本,第二天又来取,对于每天都有新的账本,而且代号都不同,程素有些惊讶,那么多,想来是有钱人。  难得今天她有功夫出来,不必在房中算账,但也只是在客栈中。  “程姑娘”十七将新沏好茶端上来,看着程素盯着窗外发呆的模样,小声唤道。  一连算了好几天的账本,赚的也够她花了,就想着来这云城也没好好逛过,她灵机一动就问道:“十七,你说这云城可有什么好玩之处?”  再待在客栈,她估计都要无聊死了。  十七一提到这个就来兴致了:“好玩的那可多了,姑苏云城外的慈恩寺,城中的妙音坊……对了今日永康街有庙会,姑娘可以去那。”  “庙会?”程素有兴趣了,“那账本的事你让人过几天再来。”  “行,姑娘只管放心玩。”十七应道。
阳和二月芳菲遍
念念如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