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驱逐

  他内心的愤怒再也承受不住,恶狠狠的怒怼道:“我不想要什么窝囊的上门妻,我只想嫁给表姐那般神武伟岸的女子!可惜你不是……”  话音未落,只一打眼,两人视线相触,他苍白的脸庞升起一抹不正常的潮红,指着她,哆哆嗦嗦的说:“怎么……怎么是你!”  随之看着她比他还要娇白粉嫩的脸庞和清澈大眼里蕴含的泪意,不知怎么的,那份过于震惊的心思灭了,原本的心火如被添了柴般,以焚天之势烧了起来,他心烦气躁的迁怒道,“你哭什么哭!你之前的男人死了是怎么的?偏偏来招惹我!”  乔桥扯着袖子擦干不知何时留下的泪,漫不经心的撇撇嘴,“之前的我不知道,现在的也许快不行了,看你这小身板,能不能熬过洞房还两说呢!”  从小到大,楚宣哪里听过这等污言碎语,只觉得什么噎在心口,压抑了许久的惊怒,像是一下子找到出口,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血,眼前一花,哐当倒地。  乔桥很是惊诧,没成想能有人弱成这样子,那洞不了房也怪不得她,顿时心下一松,转头拼命敲着门,“你们少爷快不行了!来人哪!你们少爷晕倒了!”  本来被磕了一下,硬生生磕醒的楚宣,听到这番喊话,立刻胸口憋闷的又溢了口血。  真是天杀的混蛋,青阳城怕是明天一早就能传出楚家少爷不行的谣传……老太君,您是有多恨孙儿嫁哪!找了这么一个气人的冤孽……  门慌了慌张的打开了,连带老太君,门外围拢了一堆脸色惊异不定的客人。  老太君本就因为高兴多喝了两杯的脑袋发晕发紧,上前紧紧握住乔桥的双肩,厉声质问,“宣儿怎么了?”  “他吐血了!”乔桥往后一指,从门缝里看到躺在地上满嘴血糊糊的孙儿老太太差点厥过去。  幸好她身后的楚怀一把抱住她,急躁的冲素商素文喊着,“去把孙大夫请来,还有你们几个,把少爷抬到床上。”  一众人和乔桥擦肩而过的进了新房,忙前忙后的伺候在楚宣左右。  乔桥打了个哈欠,心知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老太太也不会给她好日子过,索性破罐破摔的去了侧间,踏踏实实的睡上一觉。  果不其然,半夜时分,她便被人一声喊醒,连多余的解释都没有,两个冷脸婆子草草的将她打包到马车,连夜出了楚府。  同行的有四个貌不惊人的小童,五六岁的懵懂年纪,根本顶不上用,如今坐在她对面两两挤在一起一副惶恐的模样,可见对未来很是迷茫。  乔桥叹口气,愧疚于连累了他们,柔声安慰着,“睡吧!”  四个小童终归太小,又见主子慈爱,扛不住的一一睡熟。  乔桥闭眼休息了一阵,想起一脸惨白躺在地上的楚宣,只道一句孽缘。  能怪谁?怪国与家将她教育的太好,否则冷下心不去救人也就没这些破事了。  可她知道谁也怪不了,若不离开赵家,如今她和大海指不定陷入怎样的僵局。幸好漫画又赚了笔银子,权当是把将欠的钱还了回去,至少能让她心安一些。  毕竟这世间没了谁,太阳还是会依旧升起。  马车一停,乔桥立刻睁开眼,便见赶车的汉子跳下马车,一旁的婆子伸手想要将她拉下来。  “小子来!”相貌最普通的小童立刻侧身护住了乔桥,冲着婆子讨好的含笑着,“哪儿能让您动手,这本该是我们伺候的。”  婆子白他一眼,哼了一声跳下车。  乔桥又不是娇弱到连马车都下不去,自然不忍心让一些孩子照顾自己,避开小童的搀扶,虚握住他的衣袖下了车。  那婆子趾高气昂的将老太君的话吩咐了下去。  若非传唤,乔桥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在踏进楚家门栏一步。  不得不说,对于心无大志的乔桥而言,在哪儿宅不是宅,远离了大宅门的种种规矩和束缚,她活的更自在。  彻底宽了心后,在结合管家的警告和楚宣的言行,乔桥非常敏锐的分析出一件事。  她这个上门妻不过是个样子货,楚家家大业大,老太君身下无女,定然不想百年基业白送给了孙媳妇,所以找个乖巧安分的上门妻则是必然的结果。  况且想要楚宣掌家,又不愿楚家因男儿从商成了商奴,她这个顶着妻子名头的女人必不可少。哪怕找个妻子身子不好或是不喜从商等等的借口,推出楚宣也成为了合理的举动。  说句好听的,她就是楚家的吉祥物。  有了这份认知,乔桥越发的放松,没搭理婆子的冷脸,率领四位小将昂头挺胸的进了庄子。  她这一行为到让婆子傻了眼,摸了摸脑袋如实的跟老太君言明。  老太君送走了大夫,提了一宿的心也放了下来。  宣儿心思重,指不定压抑了多久,怕是对她找的这个柔弱的妻子不满意,这才郁结的晕了过去。  大夫说吐了淤血反倒有利于宣儿的身体,若非如此,她定不管女郎何等尊贵,也要让那乔桥好看。  终归是熬了一宿,白日里睡了几个时辰,醒来后才将送乔桥的婆子召来细细问了几句。  等婆子离开,老太君冷笑一声,“倒是个聪明的。”  楚怀不解,奉了茶后低眉顺气的问,“夫人,那般不懂事的怎谈得上聪明?”  “她是笃定我不会迁怒于她!”老太君揉了下眉角,“宣儿身子本就弱,洞房一事本就亏欠了她,虽说她身份低卑,但女子素来珍贵,尤其适龄善孕之年的年轻女子更是受欢迎。昨儿夜里她一嗓子扬了出去,怕是有不少人家动了心思。”  “所以您才连夜送她去了庄子。”楚怀适时的表现出一丝领悟,“对外便宣称她为了少爷的健康吃斋念佛?”  “不错。”老太君脸色沉静,眼底带着对楚怀的赞赏,“这家里亏得你还能了解我几许心思,这些年难为你了!”  楚怀感动的笑了起来,“怎是难为,能常伴夫人左右亦是怀之大幸!”  ------题外话------  啊啊啊,谢谢吟唱的歌亲的打赏!~~么你一百下!
第三章、驱逐
一妻当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