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天降大任

  扶桑树干迅猛扩张,挤破了迷雾,树顶不停向上生长,很快就入了云霄,继而直接将天空撑起。  叶小满仰得脖子都酸了,也没能看到树冠什么样儿,只能看到几片金中带绿的树叶,叶片宽大如蒲扇,纹路如桑如葚。  巨树占了十几亩田地,就在叶小满以为它会停止生长后,树身忽然分裂成两半,变成了两棵树。  两棵扶桑树疯了样又长,树干宽得叶小满根本看不到边。长着长着,两棵树抱在了一起,互相依偎,渐渐停止了生长。  叶小满走出茅屋,赑屃驼着石碑跟着她。  地面早已让盘根错节的树根给占满了,深棕色的树根突起来,让行走变得非常艰难。  叶小满循着树干向前走,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方才看到扶桑树后的景象。  这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啊。  土地绵延数百里,然而这广袤无际的土地却是片片焦土,散落着断壁残垣。  远处的山脉高大壮丽,然而仔细看去,山上光秃秃的,一点绿色也不见,一只活物也没有。  除去土地和山脉,地上还有不少条干涸的河流,在扶桑树不远,甚至有一池温泉,那温泉已经只剩薄薄一层了,要不是热气蒸腾起来一点点,叶小满险些没认出来是温泉。  地上满是狼藉,天空也没好到哪去。  原来的小空间尚有蓝天白云,虽然看不到太阳,但也有充足的光线,除了小了点,也称得上温暖明亮。  可扶桑树撑起的这片空间,天空飘浮着的是大朵大朵血红色的云,蓝天早已没有,只有大片大片暗红色,连带照下来的光也是昏沉阴暗,透着股不详。  赑屃流着眼泪,跌跌撞撞爬出去。  “呜呜呜,我的虽寿宫啊,我的小池泉哪,我的千乐泽啊,爹啊,哥哥啊,小弟啊,你们到底在哪啊?”  叶小满看着它驮着石碑到处翻找,又是好笑又是心酸,便跟着它一起找起来。  然而这片新空间实在太大了,找了一个多时辰,连对面山脉的边儿都没摸着。  叶小满累得直喘气,赑屃更是四肢都磨出了血迹。  “歇、歇会儿,咱们、咱们歇会儿。”  叶小满扶着一根高大的柱子,走不动了。  赑屃看着自己爪子上的伤,又哭了,呜呜咽咽的,颇有绕梁不绝的感觉。  叶小满安慰它:“你往好的想想,你爹你大哥许是落到了别处。这片空间阴暗可怖,一丝活气也没有,没落到这处也是好事。”  赑屃眼里闪着泪花,悲伤道:“我哪是担心他们,大战前,他们把我宫里的宝贝都抢走了,我是担心我那些宝物没了啊!”  叶小满:“……”  神兽什么的,都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兽!  饕餮缸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来了,缸口嵌着灵泉井,蹦跳着过来。  “赑屃你别哭了,快想办法修复须弥空间吧,扶桑树只能支撑一段时间,没功夫听你哭你的宝物了!”  赑屃可怜兮兮地看向叶小满,绿豆大的小眼中满是希冀。  “丫头啊,修复空间的大任就交给你了!”  叶小满???关她什么事?  ------题外话------  这里是二年频道。  三更送上!
第六十章 天降大任
家有喜事:农女的悠闲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