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真心话

  “好了,我们继续。”  “先说好,接下来大冒险的程度就没这么浅了啊,不许再蒙混过关了!”  言谖草心下腹诽,她刚刚那样了,还算是蒙混过关吗?  在她已经做出了人生中最大的突破之后,还能听到云纾雪这么一说,她就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输了,就算输,也只能选真心话,反正她也没什么秘密可言。  接下来的几局,她都走运极了,要么手中的牌全部提前清出,要么在最后一对一的时候力挽狂澜,总之就是罚不到她身上。期间,云纾雪在众人面前表演过“被单舞狮”,叶叶当着所有在场的人真诚地夸奖一名男同学五分钟不停歇,小艺选了真心话,被问有没有跟男朋友“为爱鼓过掌”。  言谖草一听,十分不解,忍不住问:“为什么谈恋爱要鼓掌?”  三个女孩瞪着眼睛对她无语。  “显然,这问题对你来说是超纲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叶叶有些语重心长。  云纾雪摇摇头:“小草,你可长点心吧。”  小艺原先被问还觉得羞人,这会儿也叹了口气:“以后有问题不懂,先问我们,别到处乱问人,知道吗。”  言谖草一头雾水,这个问题不是她们提起的么?直到很后来的后来,她才弄懂“为爱鼓掌”是什么意思。  而当下,小艺对这个问题所给出的回答是没有,虽然云纾雪跟叶叶都对这个答案保持怀疑的态度,但鉴于无处查证,也只能放过她。  然后,言谖草还是输了一局,她果断选择真心话。  云纾雪单手托腮,唇边含笑,朝她抛了个媚眼。  “小、小雪,你干嘛?”她感受到背后的寒毛唰唰唰地竖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草宝宝,这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一直找不到机会。”  “什么问题?”  “你……跟你那位兄长……”  言谖草彻底慌了起来:“怎、怎么了?”  “别装傻,老实交代,你们到底什么关系!”云纾雪一拍大腿,“怒问”一声。  “没、没有关系啊!”  小艺见状,正身处情场历练的她瞬间get到云纾雪的点,于是马上加入“围剿大军”,笑意盈盈地问:“小草啊,没想到你们还有隐情啊。”  叶叶有点搞不懂状况:“那啥,兄长的意思,不是哥哥吗?”  “你傻啊,现在有几个人会管自己亲哥叫兄长的,喊一声‘哥’都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我跟我哥说话都直接喊他名字了事。”小艺分析一番,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小草,你快说,到底啥情况!”  “我……”  见她“我”个半天还没有下文,云纾雪活动了一下手指头,威胁着:“小草,愿赌服输什么意思呢,我就不多解释了。如果你实在是不知道,我的‘九阴白骨爪’应该可以帮你想起来。”  “好好好,我服我服。”言谖草“有幸”体验过云纾雪的绝招,她不认为自己想体验第二次。  “快,别拖拖拉拉。”  捋了捋耳边的发丝,言谖草想了想,缓缓开口:“其实,要说关系,我跟他真算不上有什么其他关系。”  “那你们不是兄妹……”  “他们是养兄妹而已。”云纾雪朝言谖草努努嘴:“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就要靠当事人给我们解惑了。”  言谖草屈膝坐在床上,她双臂环膝,下巴枕在手肘处,淡淡说:“我只是寄养在韩家的孤儿。来到韩家之前的记忆,在我脑海中模糊得只剩下四处灰暗的建筑,斑驳的墙壁,以及被其他小朋友抢走东西时的那种恐慌。”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对言谖草来说完全没有情绪上的任何影响,因为那些记忆对她来说已经太久远了。其他三个女孩,没想到平时对什么事都淡然视之的她,居然有着这样的童年,倒是一时沉默不语。  “其实,在福利院的日子并不能完全说是我的童年,那应该算是一个过渡吧,毕竟我是在韩家真正长大的。所有人生该学的技能,该懂的道理,该明白的人际关系,都是韩家教会了我。”  想到什么,言谖草忽然露出柔软的笑容,说:“就连女孩子的生理期,都是妈妈提前教会我,我才不至于第一次来的时候吓死。”  小卫轻声问道:“那,你的亲生父母……”  “不知道。”言谖草摇摇头说:“我是六岁的时候来到韩家,对我来说,在福利院的生活都那么模糊了,就更加记不清在福利院之前的事。不过,我想不管怎么样,如果我的亲生父母还在世的话,我都希望他们能健健康康,活得好好的。”  “什么嘛,他们抛弃了你耶!”  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在叶叶觉得应该为这句鲁莽的话跟她道歉的时候,言谖草平静地开口:“为什么会成为孤儿,这件事我想过无数个可能。或许真的是我的亲生父母因为某种原因……我想如果我现在的生活过得很不堪,我确实可能会怨恨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怨恨上天为什么待我不公。”  “小草……”  她朝三个好友露出一抹浅笑:“但是我现在过得很好,有对我很好的爸妈兄长,该受的教育从不缺失,物质上过得也算富足。我甚至比很多原生家庭的孩子过得还要幸福,所以,我没什么好怨恨的。”言谖草知道,韩家一家人对她的好,是如果她不说,根本没人会怀疑她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一派豁达的样子,更加让云纾雪三人感到一阵鼻酸,眼眶发热,并且眼中有种液体隐隐要冲刷而出。  云纾雪赶紧转移话题:“停停停,你的身世我们是很想继续八卦,但现在你要回答我们的是,你跟你那位兄长之间,到底有什么小九九?”  “就是就是,别转移话题啊!”叶叶也努力驱散空气中稍显伤感的气氛。  “啊?哦……”言谖草一阵脸红:“就,没有其他关系啊。”  看她一脸害羞的表情,小艺不禁调侃道:“你看你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春心动了,嗯?只是目前还没有突破性的进展而已是吧?”说完,还一脸坏笑地用肩轻轻撞了她。  “我……”  “愿赌服输啊!要说真心话!”  “好啦好啦!我是喜欢他啦,你们满意了吧!”言谖草有点恼羞成怒,她破罐破摔地老实承认,然后又有点沮丧地耸拉着脑袋:“可是总感觉跟他之间……有着很远的距离。”  云纾雪点点头:“确实,以前总听说好多女孩子给他写情书。像他这种学校的风云人物,脑子又聪明,还长着一张桃花脸,喜欢他对你来说确实是吃力了点。”  叶叶忍不住好奇问:“他这么吃得开吗?”
第二十六章 真心话
忘忧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