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偷银子被打

  汉子对白卿禾千恩万谢以后就带着小妇人回去了,可周围却围着白卿禾说头晕。  什么情况,集体怀孕?  白卿禾看着人群中还有几个瘦弱的小伙子,立刻摇了摇头摒弃这种想法。  “你们都怎么回事,怎么都头晕?”  “小神医快看看我吧,我头晕。”  “小神医先看看我吧,我感觉我都要晕倒了。”  “小神医我有点想吐,你先给我诊治吧。”  ……  若不是夜沉渊及时拦住他们,恐怕白卿禾就要被团团围住了。  “排队,一个个来。”  夜沉渊的气场实在太足,众人就是不想听也默默的排好了队。  白卿禾替最前边那个诊脉,却发现这个人除了身体虚弱并没有什么毛病啊。  可身体虚弱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白卿禾抬头看了一眼就要烧完屋子,心下了然。  刚才她在房子跟前闻到的特殊气味应该有毒,这些人恐怕是集体轻微中毒。  “大家现在立刻回家躺着,让家里人给熬一副甘草汤,喝过以后再睡一觉就没事了。”  “真的假的,这会是框我们吧?”  “到底是神医还是浪得虚名啊,都没有替我们把脉就敢开药。”  “不会是骗子吧……”  白卿禾有些无奈,这些人不是想让她医治的吗,怎么她开了药大家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仙女姐姐才不是骗子,上次我犯病了就是仙女姐姐医好的。”  谢林强出来这么一说,众人这才信了五六分,加之身体也不是特别难受,便听白卿禾的各自回了家。  “麻烦你吩咐人把吴婆婆家周围二十米内的人家先引走。”  “二十米?”  夜沉渊不太明白,二十米是什么意思?方圆二十里?  白卿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不小心居然说了现代语。  “六六,古代一里地是多少米啊?”  【呃,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  “我是让你告诉我一里地是多少,你背什么乘法口诀表啊。”  白卿禾很是无奈,自己摊上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老是关键时候掉链子。可夜沉渊还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等着她回答,她总不好回避吧。  “就是吴婆婆周围二十户人家,对,把这二十户人家引走,最好让他们晚上再回来。”  白卿禾找了个还算合适的理由,夜沉渊立刻差人去办了。  这种事情,交给有权有势的人办最合适不过。  “对了谢林泽,你上次说你母亲病了,我正好跟你去看看。”  “不用不用。”  白卿禾都打算要走了,谢林泽却连连摆手。  “不必了,我母亲已经大好了。”  想来谢林泽应该是觉得不便,白卿禾也不好强求。  “那好,那便下次拜会吧。”  说罢,便转身往白府的方向走去。  豆蔻这丫头,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让她回府去拿银子,怎么她都办了好几件事了那丫头还没出现。  思前想后白卿禾觉得不妥,便赶紧赶紧赶回了白府。  刚从后门狗洞钻进去,就看见丫鬟豆花一脸焦急的在洞口转圈圈,看见她跟看见活菩萨一样。  “小姐,您可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豆蔻可就没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不过就出去半天豆蔻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  白卿禾一边拍着身上的泥土,一边询问。  “豆蔻偷府里的银钱被抓个正着,现在被按在后院打板子呢。”  白卿禾一听这可不得了,豆蔻是替她办事,万不能挨打。
第27章 偷银子被打
白家有个小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