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奇怪的事情

  总之不管祁笙怎么辩解他还是被祁闫修理了一顿,还要被迫帮祁渊做事因为李宵攸他们在现场发现了有摄影机所有又拜托了祁笙登陆了暗网,但是在里面找了半天依旧一无所获。  等安甜完全康复了之后回学校又来找祁渊,出于对这个事件的好奇祁渊带着李宵攸还是去见她了。  安甜却说自己只想和祁渊单独相处不想见到李宵攸,李宵攸听到后摊手准备离开。但是祁渊却冷冷一笑“那我们没有什么好聊的,我本来只是好奇而已并不是给你能拿捏我的借口。”  安甜气急还是说了,她告诉祁渊其实一开始她快要放学的时候碰到了老杜帮他送作业去了他的办公室一趟,出来就感觉自己头昏昏沉沉的很不舒服,接着就在门口看见了等自己的祁渊后来的事就不用多说了第二天就在医院醒来了。  李宵攸听完安甜的话开始思索其实她一开始以为这事应该和“弗兰克”脱不了关系但是听到安甜这么说老杜的嫌疑明显增强了不少,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对安甜做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办法理解。  祁渊也和李宵攸有同样的疑问,但是他们也来不及去找老杜了,因为老杜在安甜失踪的那天再也没有回过学校了想要找他询问都没有办法,安甜那天和祁渊两人见面后就转学离开了线索就此中断,祁渊两人没有办法就把线索告诉了祁闫,让他去寻找老杜的下落。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可是两人都没有把这件事给遗忘,后来s市更是发生了种种怪事。  这个时候祁渊他们已经上了高三,学业也越加繁重起来。高三上学期一开学游靖突然就退学了,李宵攸跑到科沃酒吧发现酒吧也关门了奶茶店也没有继续开下去了,这种种的怪异都让李宵攸感到费解。  高三的时候季淑芳的甜品店也开了起来,有时候四个人放学就喜欢去里面坐坐。  有一天李宵攸突然问覃奕  “为什么他们都叫你东子或者东哥啊?”  覃奕看了李宵攸一眼说“我之前叫任宇东,上了高中以后就改名了,我想你应该不记得我了。”说完又苦笑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要改名?”  “呵,当时把我送到了戒网瘾中心后,没多久我联合那里的一帮子朋友假意服从那里的一帮子畜生,在一次他们假借着对我们施虐而获得满足感的时候我们一群人成功的制服了他然后就逃出了那个地方,因为我不小心失手杀死了那其中一个人了之后再加上当时我的父母不止我一个儿子便不敢再认我这个杀人犯儿子,我也就改名了。”覃奕的表情无悲无喜但是李宵攸却是听的胆战心惊。  “那家长会上的那个男人?”李宵攸想起了开家长会的时候坐在覃奕位置上的男人。  “哦!那是我小舅,我现在和他在一起我也就跟他姓了。”覃奕表情平淡。  “那我们之前见过面吗?你见我第一秒的时候还说我是女霸王来着?”李宵攸突然想到见覃奕的时候他讽刺了自己一句。  “见过啊!还很熟,你还记得东东吗?”覃奕还是想问一下李宵攸。  “东东……嘶~幼儿园的那个欺负我的胖墩儿?”李宵攸苦思冥想了好久才想起来。  覃奕听完哭笑不得“喂!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李宵攸挑眉“是你先动手惹我的好不好!”  “算了,不想和你计较这个问题。”  “都说女大十八变,没想到还有男大十八变啊!啧啧啧!看你的样子。”  李宵攸看着现在的覃奕又想到之前的东东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祁渊注意到李宵攸和覃奕已经聊了好半天了还越聊越开心,忍不住抿唇用笔端戳了戳李宵攸。  李宵攸这才看向祁渊,看他别扭的模样停止了和覃奕继续交流,凑在他耳边说  “怎么了?你吃醋了?”  “没有。”祁渊扭过头不看她。  “那你戳我干嘛呀?”  “嗯……你的卷子写错了。”祁渊指着李宵攸填错的选择题。  李宵攸这才注意到卷子上的题目确实填了。  “所以不要聊天了,容易分心的。”祁渊声音终于坚定了下来。  “好吧,不聊了我做题。”李宵攸继续埋头做题。  祁渊在一旁无声的笑了。  周五的时候李宵攸按照往常放学了之后往季淑芳的甜品店走去,意外的是季淑芳居然不在店里。  李宵攸拿出手机打电话季淑芳也没有接听,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在李宵攸的心里升起。她赶紧给钱惠清打电话得知季淑芳并没有在家,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哪儿了?她还带走了六六和小七。  李宵攸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想到店里的监控检查监控看见有一个全副武装的男人进入了店里没一会儿,季淑芳和男人一起离开关上了店面。  李宵攸赶紧报案,把监控视频交给了警局,正在李宵攸焦头烂额急得不行的时候又接到了季淑芳的电话。  “攸攸,我在郊区的废弃医院。”季淑芳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妈!你可急死我了,你怎么会在医院。”李宵攸声音都带着哭腔。  “我也不知道,我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在一家废弃的医院我旁边还有六六和小七。”季淑芳的声音还有一丝疑惑。  李宵攸赶紧告诉了家里的人和祁叔叔众人前往废弃的医院。一进医院的大门最先进去的祁渊却发现了一具尸体,看他的肢体动作像是努力的向门口爬,抬着头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的方向面目狰狞死相恐怖。  祁渊赶紧捂住了李宵攸的眼睛在她耳边说  “不要看,往里面走。”  几人上了二楼在最里面的一间手术室才看见了季淑芳和两个孩子。  “妈,你吓死我了。”李宵攸哭着扑到季淑芳的怀里。  “没事啊!我好的很,就是头有点晕。”季淑芳说着还拍了拍李宵攸的背。  “小七和六六怎么样了?”李宵攸赶紧问季淑芳。  “他们都没事好像是被注射了少量的迷药睡着了。”季淑芳醒来第一时间就看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发现他们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几人出了废弃的医院,这里也被警方围了起来,有刑警在里面勘测现场。  回到家后李宵攸瘫在沙发上感叹了一句“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感觉完全摸不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季淑芳和六六小七离开了废弃的医院之后就被送去做了一系列检查发现他们三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在现场死掉的那个人正是绑架走季淑芳和孩子的人,没错就是老杜死因也很离奇浑身没有任何伤口,没有任何的中毒迹象。  老杜居然就这么死了,太让人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把季淑芳三人带到那里的目的也很让人费解。  还有之前老杜为什么会录像,录像的作用是什么?给他们提示的人到底是谁,这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谜团压在众人头顶。  关于这次季淑芳被绑架走根据她回忆也是当时盯着老杜的眼神就不由自主的听他的话。  当时自己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感觉上是李侑宵在叫自己一样,可是季淑芳从心底知道李侑宵不可能现在会出现所以挣扎着醒了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废弃的医院了。  李宵攸心里琢磨这种催眠看来也有破解的办法。  而老杜的尸体则被送去了检验死因,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他的基因出现了排斥现象,而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在一个身体健康的人身上,老杜之前在学校每年的体检显示都很正常,现在问题是的是他的身体了居然出现了两种等列序数不同的基因就像是两个人的基因强制融合在一起而现在另一种基因无法融合所以出现了剧烈的排斥现象导致了他的死亡,这种当然是后话了。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大家都不敢让季淑芳继续去甜品店工作了,季淑芳一再保证都没人敢让她去,只能乖乖的在家里带着孩子。  高三的时候下学期,就要开始考虑自己要报考什么大学了。祁渊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是去首都医科大学,李宵攸也想和祁渊上同一所大学可是她对医学一点兴趣都没有,陷入了苦思冥想中。  祁笙和覃奕两人考虑好了他们是打算去电子科技大学。看着周围的小伙伴都有自己想去的学校,李宵攸陷入了沉思她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咸鱼没有梦想也没有目标。  祁渊在一旁开导她  “你想想看你对什么最感兴趣。”  “嗯……不知道诶!我对武术比较有兴趣我想以后你当法医我当刑警。”  “那很好啊!你喜欢破案刑事侦查科吗?”  “那很费脑子啊!我会不会头秃”  祁渊听到这句话后哭笑不得。  “怎么可能说头秃就头秃。”  “那如果以后我变成地中海你还会喜欢我吗?”  “噗嗤……不敢想,估计应该不会喜欢了吧。”祁渊感觉那个画面实在是无法想象。  “你……哼!你以后变成地中海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李宵攸生气的把脸撇到一边。  “不是,我们刚刚难道不是在讨论以后考什么大学吗?”祁渊想到两人的话题已经跑偏了太多。  “我不管,我以后变成地中海你也要喜欢我。”李宵攸完全没有注意到话题越跑越偏,强调秃头问题上了。  “好好好,喜欢喜欢,最喜欢你了……”祁渊无奈的说,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能怎么办,必须宠着啊!  前排的两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师后面的两人早恋你们管不管,虐狗呢管吗?  ------题外话------  唉!我到底在写什么玩意儿,自我产生怀疑中。  谢谢你们的推荐票我都有在看哟。
第五十三章 奇怪的事情
遇见你,坑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