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宋大盗洗劫望春楼

  江恒功夫依旧是个半吊子,但见赵喆眼巴巴的看着他,他无奈的摊手,“小殿下,属下可没有你四哥那两下子,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从正门拜访吧,不过呢,我事先已经花重金买下了望春楼的雅间,咱们可以继续找个好位置慢慢来。”  望春楼宋霖不是第一次来,这十年来他每个月都得光顾那么四五次,这里的地形他闭着眼睛都能摸的进来,这里的姑娘光听声音他都能知道对方脸上长了几只痦子。  没想到这段时间他懒得出门,望春楼竟来了这么一朵名花。  凭着多年的摸底经验和他那狗一样灵敏的鼻子,宋霖顺利的摸到了千红姑娘的房间。  只听身侧一个侍女声音响起,“大理段公子愿意以黄金百两邀姑娘清歌一曲。”  这位花千红姑娘却是高冷的狠,只是轻轻的唔了一声。  “丽江方相公愿以商铺十间,庄园两座邀姑娘一并抚琴。”  这位花千红姑娘又是唔了一声。  “都护府秦大人愿以白银三千两请姑娘府上一并赏花。”  花千红方才转头扫了一眼,说道,“知道了。”  宋霖这个气呀,秦寿光这个不要脸的,一年俸禄才五百两,这是搜刮了多少才能拿得出手的三千两,居然眼睛眨也不眨的用来讨好姑娘了。  这个老混蛋!明天一定要拖这老东西一起巡查一圈,保准让他再也没有什么雅兴赏花品酒会怎么样姑娘。  宋霖轻轻的从屋顶之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正准备去会一会这位望春楼的头牌花魁娘子,却见这位千红姑娘抱着一把琵琶出去了。  犹抱琵琶半遮面,美的确是美,无论是容貌,身段还是风情,竟无一处可挑的出来的毛病,这样的女子,的确符合古往今来人们对美人的任何幻想,但这样的女子,却不是他的菜。  宋霖不由的嘲笑自己真没用,百花从中过,全身而退的,恐怕也只有他这个镇南王了吧。  曾经的沧海已经难为水,心里头有了这一棵草,便再也容不下什么花了。  宋霖想想,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拇指轻轻的掐了一下无名指的戒指,“都怪你,素来就是个不省心的,今天四爷我只是去例行公事的会个姑娘,你别给我捣乱啊。”  轻飘飘的落在屋内,扫视了一圈儿,这个千红姑娘到底是多爱钱,整个屋子内啥都没有,全是银子。  一箱一箱的现银,足足上万两。  再看桌上,还有厚厚的一沓银票,数来数去,宋霖也不由的震撼了一下,这些加起来,竟然比他镇南王府还要多。  她一个姑娘,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仅仅大理一座望春楼,便有十几万两白银,若是十二家望春楼,这千红姑娘的财产,简直不可计算。  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呢!  想到这里,宋霖早已按捺不住要撕开这花千红面具的心了。  抬头,一枝杏花开出了窗子,宋霖提笔,轻轻留下几笔,便把桌上的银票悉数都揣进了自己的怀中,他镇南王往日里偷香盗玉,这会儿,却着实做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江洋大盗,要不是那现银太沉,他肯定一个字儿都不给花千红剩下。
第二十三章 宋大盗洗劫望春楼
不负家国不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