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斩玄剑

  芸蓉走出了银钩赌坊,被屋外的艳阳着实刺了下眼,夏商这个地方,夏天好像格外的久,不比宗正国都,芸蓉问道:“这是7月份了,都一点没秋天的感觉。”  宁羿笑道:”这也不算奇怪,在有的国家,上午是夏天,下午就到冬天了。“  芸蓉问道:”真的吗?好想去看看,那那边的人怎么穿衣服,很容易生病吧?“  宁羿道:”不会的,他们白天把袖子解下来,挂在腰间,午后冷了再披上袖套。“  芸蓉道:”看来谁都不傻呢,我越来越发现,天下聪明人真多。“  宁羿笑而不语,跟随着他们走出银钩赌坊的拓跋寒道:”也只有聪明的人才看得出别人的聪明。“这算句恭维的话,拓跋寒显然也觉得这个姑娘不像别的闺阁之女,格外的灵秀有趣。  芸蓉看过去,是一张刚毅中带着冷削的脸,那双眼睛,让芸蓉能够想起雪峰上的狼王,带着一股子的冰冷,只是这双冷酷的眼,因为映着芸蓉的显得有了点温度。  芸蓉并不太喜欢这类型风格的人,只是芸蓉依旧问道:”能让我看看你背后的剑吗?“  芸蓉本没有抱着希望只是随口一说,那拓跋寒没有回答,芸蓉正不以为意间,拓跋寒运气,身后负的剑脱鞘而出,日光下,剑身一片漆黑,好像能吸收掉一切光芒,什么都不能从这剑身上反射。  芸蓉看得有些愣神,宁羿道:“好剑!”  拓跋寒道:“你倒是识货。”  宁羿温润如昔:“只是这把剑的杀气太重,过于阴冷,怕是对持剑人不利。”  拓跋寒冷笑道:“这得看是什么人持剑了,过于阴冷是因为它需要敌人的热血来暖!”拓跋寒看着一旁漠然的芸蓉道:“你怕了?”  芸蓉的眸子从剑身回转,“名剑都有名字的,它叫什么?”  拓跋寒用极凌厉的目光看像剑,手抚过剑身,口中很有气势的说出了三个字:”斩玄剑。”  芸蓉笑道:”剑本身能斩玄吗?催动剑气的人才能破坏敌手的玄气吧?“  拓跋寒的眸光透出杀气:”这个玄指的是一个人。“  芸蓉看着他眼底射出的复仇的光芒,似乎懂了一些。不过芸蓉小小年纪终归对仇恨没什么性质,道:”哎呀,马赛,马赛都快结束了。“  宁羿觉得她小孩子心性倒是很不按常理出牌,对着拓跋寒客气道:”我虽然不知道兄台为何与那人结仇,但是那人是这夏商数一数二的高手,这十年内,你都不合适对他提出挑战,告辞。“  芸蓉和宁羿走进马场,周围看台的座椅几乎都坐满了,芸蓉问道:”怎么办?没有好位置了。“  宁羿依旧是闲庭信步的走着,芸蓉看着身侧的他,暗想:”爱卖关子真的是这个俊雅公子唯一的毛病了。“  芸蓉四处张望的小眼神,一瞥,有个平平无奇得再平平无奇的身影立刻让芸蓉眸子一亮,芸蓉悄悄走过他身侧的时候,抬脚,就他看马赛欢呼的时候,就势一踹,那人狼狈的跌了个狗吃屎。  芸蓉倒也没得意得笑,满心欢喜常在心里,继续跟上宁羿的脚步。  宁羿笑道:”我这个弟弟还真是遇到克星了。“  芸蓉道:”是他先惹我的,好端端偷我们的钱做什么,他就是欠。“  宁羿笑了,他虽然看不见,满心装着都是阳光和美景,本来就很容易为世间的好物展露笑颜,只是芸蓉,让他笑的次数变得更多了。  芸蓉惊异的问:”怎么这片区,这么好的位置来的人这么少?“  宁羿道:”这里是士族和王侯子弟,或者有权有势的人才能来得起的看台。“  芸蓉调皮的”哼“了一声”你不像是会在意门第的人。“  宁羿笑道:”我不会特意要求特权,不过有时候,特权能于人于己方便,没必要排斥。“  芸蓉觉得这个道理不虚,正准备看马赛的时候,却看到了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不远处的,那是仲陵,赶巧的是,仲陵也瞧见她了。芸蓉还是有那么一刻的心跳加速,然后很自然的把眼神挪开,看向赛场。  宫廷出身的芸蓉,其实有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既有着天真和聪慧,也很懂得掩饰与隐藏。藏着的时候,连自己都能骗过,这便是芸蓉能够在那座皇宫生存下来的技巧。  芸蓉以为的错觉其实并非错觉,今天的朝堂之后,一堆参与党争的官员,看到仲陵并没有因为林家的叛乱而势倒,纷纷为之前的参奏而心虚,一个个来巴结三皇子。仲陵也很懂得周旋应对之道,手腕他向来不缺。  其实仲陵心中已经对参奏他的人了然,如今自然还不是展露羽翼收拾这些人的时候,仲陵倒也好说好笑的对前来的官员提议来看马赛。  至于为什么是马赛而不是一向喜欢的马球,官员不敢问,仲陵自己心里也想不清楚。  一进来看台,仲陵就瞧着西边座位,暗想:”那姓慕容的不是带芸蓉来看马赛,人?人呢?“  他不自觉地剑眉一轩,惊得身旁的官员连出大汗,就在仲陵想走的时候,才看到那个小人儿,不错,就是芸蓉。  阳光下,她笑得那么灿烂,那笑容让仲陵觉得等了两场马赛烦躁的心情都疏解了些。  仲陵暗想”过得开心吧丫头,“嘴角不自觉滑起一道向上的弧度,暗想,这个女孩子生命力也是旺盛得很,也就不久前,还瘦弱得小猫似的,数月而已,整一个释放了天性的样子。  仲陵看到那小丫头的目光对上了自己,随即立刻移开,不仅眉宇一轩,迈开了步子就朝芸蓉走去。  芸蓉只觉得有谁巧了自己的脑袋瓜子,带着愠气的回看,正是仲陵潇洒不凡的身影。  芸蓉犹疑道:”真的是你,可是你,你怎么也来看马赛了?咦!!!”身后赛场传来3号马匹夺冠的声音,芸蓉激动的欢呼:“赢了赢了呢!嘻嘻”  芸蓉的小手抓着仲陵的手臂,开心的望着他,可不是,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笑得时候就会不由自主朝着那个人。  仲陵的怨气倒是都消散了,戏谑道:“你是赢了多少呢,这点出息。”  芸蓉忙放开了手,撇过小脑袋,道:“能赢就开心,干多少钱什么事,我就这点出息。”  仲陵比芸蓉高出好多,俯下身子在芸蓉耳旁道:“你真那么喜欢我可以包个马场让你玩到腻味。”  芸蓉白了他一眼:“不要不要,有时候看个热闹就好,谁要那么多东西了。”  仲陵只觉得这小丫头也挺不解风情的,对着一旁从容的宇文宁羿道:“她真是长不大,估计这半天够你烦的吧。”  这两人的关系并不太好,宁羿笑道:”如果你觉得芸儿烦,我倒不介意带她回绿林。“  仲陵的原先桀骜不羁的神色变得霸道而认真,他的声音都变得低沉,一字一句道:”你别打她主意。“  宁羿依旧是淡然一笑,轻摇手中折扇。
第二十一章 斩玄剑
曲月如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