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晚安吻

  “所以小野为什么叫你爸爸啊?”洛响似乎对这个问题更加感兴趣一些,硬是把跑偏了的话题给扯了回去。  “……小野没有爸爸。”牧飞很佩服他的脑筋急转弯能力,更佩服他感兴趣的内容如此与众不同,“他说他同学都有爸爸,让我当他一个月的爸爸。”  “哦。”洛响的笑容收放自如,换上了一脸沉痛,“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牧飞看了他一眼,“不是你想的那样。”  “啊?”洛响终于露出了有些诧异的表情,“那是什么样?”  “小野是陆瑾人工授精生的孩子,所以没有爸爸。”牧飞说。  “啊。”洛响愣了愣,然后伸腿在桌上一蹬,背向后一仰,靠着沙发打了个响指,“酷!”  “……是。”牧飞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动作又吓了一跳,赶紧喝了口奶压压惊,“陆瑾有房有车有公司,她不需要男人。”  “好厉害。”洛响笑着说,“难怪小野也那么厉害。”  牧飞叹了口气:“也许吧。”  “你是一个好爸爸。”洛响看着电视,灯光在他的脸上打出了界限分明的调子,“小野这样的孩子……比较特殊吧?”  “不。”牧飞把剩下的奶都喝完后放下杯子,“小野并不特殊,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哦。”洛响笑了笑。  “小野也没有觉得自己很特殊,”牧飞伸手在留着余温的杯口上擦了一下,“他以前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爸爸。只是因为他的同学都这样说,他才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个爸爸。”  “嗯。”洛响点点头,依旧笑着,“我懂。其实有时候,我们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都是从别人嘴里得知的。”  牧飞有些诧异地看了看洛响:“你说得……对。”  洛响笑了笑,突然开口唱了起来:“想问天问大地,或是迷信问问宿命……”  洛响唱了两句就停了,朝一脸复杂表情的牧飞扬了扬下巴,开始专心地看着电视里的小马宝莉,但这一点儿都不搞笑的动画片却莫名其妙地让他觉得想笑。  我需要做什么,我不需要做什么。  我不知道。  洛响,你应该干什么。  洛响,你不应该干什么。  洛响,你去跟着爸爸。  洛响,你去杀了那个孩子。  ……  看完一集小马宝莉之后,洛响站起身把两个杯子收了:“睡觉吧……你困了吗?”  “有点儿。”牧飞点点头,其实他一点都不困,刚才的神奇对话已经让他完全清醒了。  “嗯,那睡觉吧。”洛响说着,把杯子拿到厨房里又走出来,一边走一边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遥控器,按了关机。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洛响哼着歌上了两级楼梯之后,发现牧飞还站在客厅里看着他,他回头朝牧飞笑了笑,“怎么了,你不睡觉吗?”  牧飞看了他好一会儿,似乎想问什么又有些犹豫,想了半天才把心一横:“那个,晚安吻……是怎么个吻法?”  “嗯?”洛响扶着栏杆笑了起来,“你还在纠结这个啊?”  “啊。”牧飞有些不好意思地也笑了笑,“小野也不知道上哪儿学的,我刚才想了很久都没下口……”  牧飞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了,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因为洛响跳下楼梯,两步凑到了他跟前,扶着他脑袋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瞬间就愣了,尽管这一下都亲在了大邦迪上。  “这就是晚安吻。”洛响放开他,明晃晃的笑容衬着暖黄色的灯光看起来相当慈祥,“下次这样亲就行了,赶紧睡吧,明天我还一大早去续费呢。”  “……哦。”牧飞应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心突然跳得有点快。  “晚安。”洛响笑了笑,朝楼梯上走去。  “……晚安。”牧飞过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一句。  洛响把手机关机之后塞到了枕头底下,却感觉有些睡不着了。  家里有人会让他觉得紧张,而今天一下子来了两个人……他却意外地觉得还挺放松的。  可能是因为喝了牛奶的原因吧。  想到自己刚才一通抽风的问话还把牧飞套出柜了,洛响就觉得有些好笑。  连晚安吻都不知道从哪儿下口,那这个同性恋和夏凡比起来还真是纯情得不行啊……毕竟只有三岁嘛。  洛响翻了个身,又想起刚才牧飞问的那句,那你呢?  不知道。  这是他在牧飞问出这句话之后的第二反应,第一反应是韩青青以及她的那一下强吻。  喜欢女的?如果韩青青那天没对他来那么一下,他可能还会这样说。  喜欢男的?应该不喜欢吧,他对夏凡这种gay圈天菜都没什么兴趣……  不喜欢女的也不喜欢男的。  都不喜欢,所以不知道。  喜欢一个人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洛响的床很舒服,但或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享受过在别人家睡卧室的待遇,牧飞一晚上的睡眠质量相当不好。  也可能是因为洛响给他带来的冲击有些大……尤其是在那个晚安吻之后,他愣是花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让自己重新有了困意。不过大半夜的也没睡踏实,不知道几点的时候还听到了洛响起夜的声音,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不知道多久,可能也就眯了一小会儿,陆小野就把他给闹醒了。  “爸爸!起床了!”陆小野已经自己穿好衣服趴在了床沿上,“快,今天我们要去哪儿玩?”  牧飞坐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脸后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伸手抓抓他的头发:“兴趣班。”  “啊——!”陆小野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脸都垮了。  今天陆小野有兴趣班,马术课,牧飞第一次听到时还以为是教别人玩马子的那种课程,后来去看陆小野参加比赛的时候,又以为是凤凰传奇唱的套马杆的那种。  看完比赛后他才发现都不是,是他无法理解的钱多了烧的那种。  太他妈高级了,现在的小孩真累,还好自己生得早。当时的牧飞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三连。  “我先带小野去上课。”牧飞一边穿着外套一边对洛响说,“如果你不急我们就一起出门,等下我载你去我们那儿办续费,记得带身份证。”  “好的。”洛响还穿着睡衣正站在厨房里热牛奶,回过头朝牧飞笑了笑,又似乎想说什么。  “我开的五菱宏光。”牧飞啧了一声,残忍地击碎了他对于灵车的幻想。  “好吧。”洛响回过头继续热牛奶,一边在锅里打了个鸡蛋。  “哎煎一个就好了。”牧飞走进厨房,看到锅里放着的煎蛋模具又啧了一声,“我来吧,你赶紧去换衣服,小野的课快开始了,我怕来不及。”  洛响点点头,走出厨房去换衣服,等他换完睡衣下来,陆小野已经把小半锅的牛奶都喝完了,鸡蛋也吃了,正擦着嘴。  “走走走。”牧飞看着时间,“大周末的,晚了肯定得堵车。”  “老司机了。”洛响笑了笑,“怕什么。”  老司机的技术果然不容小觑,牧飞一边说着来不及,一边提前了将近二十分钟将陆小野送到了马术课场地。让洛响觉得很难得的是,陆小野对马术应该是真的有兴趣,看来一大早的垂头丧气只是因为不能继续粘着牧飞而已。  “吃早餐吗?”和陆小野挥手道别之后,洛响转过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牧飞。  “这荒郊野外的去哪儿吃早餐。”牧飞啧了一声,洛响对于马术课似乎没有太过惊讶,估计也是玩过这东西的富家少爷,“去我们那的食堂吃吧。”  “好。”洛响打了个响指,眼神里似乎又有些兴奋,和在他面前摆了一打的灵车似的,“我还没在殡仪馆的食堂吃过东西呢!”  “一般人想吃也吃不到啊。”牧飞笑了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从自己的钱包里掏了张卡递给他,“你拿这个去吃吧。”  “你不去啊?”洛响接过餐卡看了看,上面写着牧飞的名字,挺好看的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写的。  “我今天要上班的。”牧飞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这都迟到快一个小时了。”  洛响啧了一声:“你对陆小野的课比对自己工作上心啊。”  “反正又不能把我赶走。”牧飞笑了笑。  他还没笑完,洛响又突然在他耳朵边喊了一声:“走走走赶紧走!”  牧飞差点儿又被他吓一跳,一看红灯绿了,二话不说就是一脚油门,五菱宏光瞬间就窜出去十来米,洛响差点儿都没能抓住座椅一头扎玻璃上。  今天来办续费的人挺多的,毕竟是周末。洛响拿了身份证正要去排队,一个带着口罩穿着工作服的人过来拉了他一把:“我带你去。”  洛响听出来是牧飞的声音,笑了:“火葬场特快加急啊。”  “嗯。”牧飞点点头,洛响什么都不忌讳这点沟通起来是比村里大妈们高效多了,“我在这儿开个后门的特权还是有的。”  牧飞穿着工作服的样子看着很严肃,和一开始给洛响的感觉一样,的确像是一个在这儿工作了九年的老油条。
第十五章 晚安吻
灵车爱好者平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