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曾守护(15)

  方既明每天推门都在迎接姜九飞来的剑尖,还有姜九蛮横的拳脚,和大喊大叫。  “方既明!”  “欸姑奶奶别喊别喊,听得见!”  见姜九扭头,方既明扣着她手腕的力气稍松,叹一口气,苦口婆心的开始劝:“林帷真的不值得喜欢,京城之外还有更广阔的天地,还不如我带你去走一遭。”  “你凭什么管我?”姜九赌气。  “你真的不想找回过去的记忆吗?”方既明问。  姜九回头,眸光闪烁,道:“那我的过去,有林帷吗?”  准备说一大堆话的方既明一噎:“……没有。”  “那我就不找。”  见姜九今日态度也很坚定,方既明撒手离开,走之前把姜九的剑一并顺走,惹的姜九又砸了个瓷杯。  闷闷不乐地趴到桌子上,手指沾了点桌上撒落的水,划出个“帷”字。姜九不蠢,看得出方既明认识她,在她没有失忆之前。可如果她的过去没有林帷,也许生活将天翻地覆。  那时姜九刚入林府没多久,林帷时常去找她,见她在小院里晒太阳,上前问:“住的可还习惯?”  姜九侧头,林帷站在暖阳下,给自己也渡了层光。她也没起,还是坐在靠椅上答:“托家主的福,尚可。”  林帷在她身边坐下,安静一会儿又开始说话:“接下来的日子,请姜护卫多照顾了。”  姜九听着毫不在意的摇头道:“你救了我的命,这是我该做的。”  “非也,能救到你,是我之幸。”林帷轻笑,侧头看她,“假如那天倦了,便直接和我说,我会让你离开。”  离开?离开去哪儿呢?  姜九努力去回忆的时候,空白一片,睁眼之后便只剩下林帷和她贴身的长剑。  “主人。”有一天,姜九突然这么叫。  林帷还在处理手中事务,手一抖差点拧了去。他问:“你叫我什么?”  “主人啊。”姜九以为林帷没听清,走进又叫了一遍,“我是你亲手捡来的贴身护卫,又不是林家招进来的,叫你主人才显得我衷心不二。”  “嗯……”  越喜欢一个人,也越卑微。  她从未见过林帷卑微的样子,这许是说明,她喜欢的男子不喜欢她。  “家主……”管家忧心忡忡的把林帷飘远的思绪叫回来。  林帷转头看他一眼,眼神询问,管家抬手一指,才发现笔下的文书写成了“姜九”。撂笔,林帷问管家:“还是找不到姜九吗?”  管家摇头。  夜间林帷推开院门,向旁一转,就是姜九的小院,不自觉走进去。这里陈设依旧,只是少了那个围着他转的姑娘。  突然间,出门总觉得不安全,谈判少一分底气,万物平静了下来,回到原来的模样。  漫无目的的走着,不小心撞到个人,林帷将少女扶住,看到一张白玉镶金的面具。  “林家主,有心事?”  他抬眼,才发现自己走到生死楼的门前。  “确有一事,但楼主可别强买强卖。”  到黄昏时,林帷才回家。  京郊小院,方既明又一次将姜九的拳头挡住,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烧饼。  “京城传出消息,明日林帷要和张家小姐拜堂成亲,我带你去看?”  恼怒的姜九被方既明一句话定住。  一夜辗转难免,第二日大早姜九到隔壁砸门,可怜方既明起了个大早饭都来不及吃就被拖着上路。  林府,大喜之日,两家宾客盈门,原本积灰许久的红绸换了新的,林老爷和林夫人也穿的喜庆。门口,林帷一身婚服翻身上马,面带微笑前往张家。  姜九和方既明赶到的时候,林帷接到新娘回程,乐声大闹一路。
024.曾守护(15)
生死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