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恒在病房外又坐了半个小时,才进人向葵阳的病房。  向葵阳依然昏睡着,没有半点苏醒样子。向葵阳虽然伤口不多,但血也流了不少。医院没她的血型,短暂的贫血让向葵阳脸苍白。向葵阳的黑发铺撒在白色的枕套上,让向葵阳的更加白。没有生气,如同将死之人。  白恒进到向葵阳病房不久,宫越奇也进来了。宫越奇走到白恒身边看着病床上的向葵阳,没有平时那股轻浮劲。  白恒没有抬头看宫越奇,只是开口道“温家那个没用的小姐怎么样?”  白恒指的是温意,说她没用,完全是因为向葵阳因为救她而受伤的原因。  “她没事,就是被那些人打了过量的麻醉药物。刚刚恢复,现在想来看向葵阳,被我拦下了。”宫越奇老实的跟白恒说。  “葵阳那方面的病,我想需要你来治。”  “你不怕她不同意吗?”宫越奇反问白恒,听到白恒的话,他有些质疑向葵阳不会安静的治疗。  白恒低笑了一声,“她不会拒绝,反而,我们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她很可能会让你做她的私人医生,她还有很多事要做,不会放弃自己的。”  白恒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否的意思,宫越奇知道白恒是最了解向葵阳的,因为他是以爱人的身份去了解的。  宫越奇又调侃了白恒几句,白恒觉的他烦,就把宫越奇轰到一旁玩手机。  过了半个小时,向葵阳的手指开始轻微的抽动。白恒感受到向葵阳的动作,紧紧地盯着向葵阳。一旁玩手机的宫越奇也察觉到了,走到白恒旁边,跟白恒一样盯着向葵阳。  向葵阳缓缓的睁开眼睛,人目的是白恒那双布满血丝的丹凤眼,和宫越奇那副好奇的模样。向葵阳睁开了眼,做了第一件事就是瞪了宫越奇一眼。她对宫越奇那副好奇的模样很不爽。  白恒也瞪了宫越奇一眼,对宫越奇道“还站着干嘛,还不去叫医生。”  宫越奇一脸悲催地出了病房,被瞪就算了,还被赶出来。  “白恒,有水吗?”等宫越奇离开,向葵阳对旁边还没来的急开口的白恒道。向葵阳有好几个小时没碰水了,嗓音有点沙哑。  白恒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向葵阳,还贴心地把瓶盖打开。白恒在一旁静静的等着向葵阳喝完水,一言不发,他知道向葵阳会说的。  “情况怎么样?”向葵阳喝完水,把还剩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给白恒,让他放好。  “警察那边供词已经拿到了,罗夜说录音笔的内容是直接性证据。上诉的话,有七成的胜算。等会,等医生给你检查的时候。我会给罗夜打电话,让他过来给你细讲。”  “不行,这个案子罗夜不能参与。要重新找人接手。”向葵阳否定了罗夜接手温家这个案子。  白恒听见向葵阳不让罗夜他接手,明显生气了。本来向葵阳一个人去救跟她没什么瓜葛的人,受了一身的伤就已经很生气了。现在她还想把这件事交给外人,这只会让温家更有逃脱的机会。  “为什么?如果交给外人,胜算就会低很多。”白恒皱着眉头看着向葵阳,他不明白。  向葵阳低笑了几声,澄澈的桃花眼对上白恒有些生气的眼睛。“我们要走的是长远之路,这次这件事只是我给温家的见面礼。我知道你在生气我独自行动,我这么做是有把握的。温意是可造之人,救她也不亏。我不让罗夜接手这件事,是为了防止你们暴露。这件事,温家脱身不容易但也不难。向家就是一把利剑,现在先让温家的股票跌一跌。”  “那一定要外人来接手吗?”白恒还是有点不甘心。  向葵阳伸手抚平白恒一直皱着的眉头,依然笑着,让她苍白的脸有了一丝血色。“温凉很快得到风声,她本就多疑。若罗夜接手,她可定会查。温凉有能力查到你们的信息,所以,不能冒险。”  白恒看着面前女孩,她笑的灿烂。温暖着他的心,他听完她的话很自责。他没有思考完整,还冲她发脾气。而她却不责怪他,他想变强大,让她依靠。  向葵阳抚平白恒的眉头,放下手。对还在幌神的白恒道“你不去找找宫越奇吗?我们都说了那么久的话了,他还没把医生叫过来。”  向葵阳的话成功把幌神的白恒拉回现实,向葵阳好不容易抚平的眉头又皱起来。“我去找他,你好好休息。”白恒站起身,准备去找不知所踪的宫越奇。  “找宫越奇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罗夜。告诉他我的意思,让他找一个靠谱的前辈接手。”在白恒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向葵阳交代他。  白恒“嗯!”了一声,便去找宫越奇。顺便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罗夜。  白恒在前面不远处的病房找到宫越奇,原来,那个病房闹事。有八卦,宫越奇那个好奇的性子不去凑热闹才怪。  白恒一把把正看的津津有味的宫越奇托到一边,宫越奇还想是哪个没长眼睛的人打扰他看热闹。但看到白恒那双唯一露出的眼睛,不出重望的怂了。  “让你叫医生,医生呢?”白恒瞪着宫越奇,真不靠谱。  宫越奇讨好般揽着白恒往诊室走去,嬉皮笑脸的说道“别生气吗!我就看会热闹而已。”  白恒听见宫越奇这样说,眼神更加凶狠。  宫越奇被白恒的眼神给唬住,连忙转移话题。“哎!白恒,你有没有跟小葵阳说她的病呀!”  白恒明显一愣,刚刚只顾说案子的事。忘了跟葵阳说她的病。  “白恒,你不会忘了吧!哈哈哈,没关系的。”宫越奇笑到,但白恒很快意识到宫越奇说这事在转移刚才他看热闹不叫医生的事。因为白恒在宫越奇说的时候,他就弄清楚,向葵阳的病等会说都一样。不过,宫越奇到也提醒了他,他刚刚的确好像把这件事忘完了。  白恒念宫越奇提醒他,就瞪了他一眼。也不在说什么,两个人来到诊室,利索地把医生拎到向葵阳面前。  医生给向葵阳做了一系列检查,告知白恒他们。向葵阳身体没什么大碍,就是缺血,多吃点补血的食品就好了。不过,向葵阳还需在医院调养一段时间。因为,白恒给向葵阳订的是VIP病房。所以,白恒理所当然的留下来照顾向葵阳。
第十九章:
沉默的爱,向日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