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母狼

  被带上马,带回寨子。  飞虎寨当家的在寨口迎接,一看到萧煜就“哈哈”大笑起来:“余兄弟,这下你可输了吧,走,再陪我喝两坛去。”  萧煜满脸惭愧:“实在不叫人省心,我先把他们安置住,马上就来。”  他经过当家的面前时,故意把脖子上的伤露出去。  那当家的伸出肥壮的小短手,一把将他拉住:“余兄弟,你这脖子……”  萧煜摇头,脸上憋出几许红晕:“莫提莫提,羞于启齿。”  他这么一说,当家的就知道是谁所为了,又发出一串震天价的笑来:“哈哈哈,余老弟,你这夫人倒是个硬性的,像我们双虎山里的母狼,你以后的日子可惨啰!”  众人跟着哄笑成一团,肆无忌惮地打量被他扛在背上的楚亦蓉。  萧煜故意斜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头疼啊!大概是上辈子欠她的。”  此话成功引起新一轮的哄笑。  化身母狼的楚亦蓉,真想把他们的舌头拔出来,可她此时被绑的结实,口舌之快实在也不是她的风格,而且人都不能动了,说那些没用的话更惹人笑话,干脆把眼睛也闭上。  他们又被带回了先前的小院。  楚亦蓉单独安排在一间屋内。  萧煜一进屋,就把门关上,过去一边解她手上的布条,一边说:“勒疼了吧,我给你揉揉。”  楚亦蓉一等手松,就马上抽了出来:“别假惺惺了,说的好像不是你绑的一样。”  萧煜看着她的手腕,带着心疼地说:“是我绑的不假,但我真心不想这样对你,你看看你们,昨晚一路跑到现在,身上伤了多少处?”  他起身,从一边的木箱里拿出一些药来:“坐下,我给你擦药。”  楚亦蓉扭身:“已经擦过了。”  萧煜:“手腕还没有呢,都红了,过一会儿就得肿。”  他不由分说地把楚亦蓉的手拽过去,拔了药瓶的木塞,把药先倒在自己的掌心搓热,这才慢慢抚她的手腕上,一点点匀开。  力度很轻,那一点绑过的疼,在这样轻轻的揉搓下,很快就缓解了,剩下的是药力与肌肤相磨的热劲。  楚亦蓉垂着头,心内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她其实知道萧煜是个危险的人,特别想离他远一点。  可每次他只要收起凌厉,对自己好那么一点点,楚亦蓉就会不自觉地向他靠近。  如果母亲的事能早点解决就好了,到那时她离开京城,再也不见他,也就没有了如今的烦恼。  这么想着,就又问了一句:“楚中铭真的在双虎山吗?”  萧煜抬头,没回她的话,反而先问她:“活动一下,还疼吗?”  楚亦蓉就轻轻转了一下手腕,摇头。  萧煜把药瓶收起来,重新坐回她身边,轻声说:“听飞虎帮的意思,他应该是在的,但准确的消息还在进一步确认。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并不在平顺城,因为那边昨晚已经传来消息,并无接到楚大人。”  他缓了一下,见楚亦蓉没说话,微微垂着眼睑,眼睫不时颤动一下。  那个样子既柔弱,又可怜,顿时心里也软的像一泡温水,连声音都轻了:“你放心,我答应带你来找他,就一定会让你见到他的,不管他是在双虎山,还是去了平顺城,就算他到了庆南王那里,也会让你们见上一面的。”  楚亦蓉掀了一下眼角,问他:“他会死吗?”  萧煜没有马上回答。  他当然是有答案的,这个时候,皇上派楚中铭来江南,就没想着让他活着回去。  如果楚中铭把事情办的妥当,又死在这里,还能给楚家挣个为国事捐躯的名。  可他要是顺利的回去,那事情可就惨大发了。  连太子和安王的爪牙都能避开,萧元庆还能放心用他吗?  楚家完蛋是早晚的事,这个从楚中铭处心积虑,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皇子就埋下了。  萧煜都想不通,他那么一个老奸巨滑的人,怎么会想到这么一招自掘坟墓的主意?  只是这些话,跟楚亦蓉说终是不妥,就换了一种方式:“看造化吧。”  楚亦蓉没再说话,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腕看了一阵子。  上面还有他手上的温度,也或者是药的,热辣辣的,相对于身体其她地方的小伤,这里好像格外引人注意,但其实也不过是被绳子勒了一下而已。  她把手收起来,用衣袖严严遮住,起身道:“那我等你的消息,不是要去跟人喝酒吗?走吧。”  萧煜看了她一眼。  楚亦蓉就说:“我不会走了,你放心去吧。”  萧煜却摇头:“喝酒是小事,不去也无妨,我是担心你对我还有误会。”  “有吗?什么误会?”  萧煜又没说话了。  他也说不出来,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误会,明明就是他自己藏着真心,用着假意对人家,人家怀疑不是很正常吗?  这么一想,又觉得自己很不君子,很不男人,便也心烦意乱起来:“你一夜未睡,躺下休息一会儿,南星在隔壁屋里,有什么事就叫她。外边一旦来的消息,我会来告知你的。”  他出去了,门扉传来“吱呀”一声响,随后再无动静。  楚亦蓉坐在床榻边发了一会呆,也就躺了下去。  想多了无用,倒不如抓紧时间休息,养足体力以备不时之需。  这一睡竟然一直睡到了天黑。  楚亦蓉醒来时,外面黑漆漆一片,连灯光都没有。  室内亦是,伸手不见五指的。  她翻身想下床,却一下子踢到了床边上的一个人。  她以为是南星,赶紧去扶:“南星,你怎么睡这儿?进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但她瞬间又怔住了,因为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不是南星的,手感也不是。  楚亦蓉把手一松,打火石就轻响一下,“嚯”地照亮了两个人的脸。  萧煜揉了一下眼说:“醒了?吃两口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楚亦蓉都没来得消化,他怎么会在这里的事,一听这话,立马站直了:“有他的消息了?”  萧煜“嗯”了一声,把屋内灯点着,拿了一份有些凉的饭到她面前:“凑合着吃两口,不方便再麻烦人家了,晚上又要走很远的路。”  说完才又道:“他在对面的赤炎寺,这山叫双虎山,以中间官道为分,西边为飞虎寨,东边就是赤炎寺的地盘。”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77章 母狼
容后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