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

  呈然问“你会不会太丧,上次离江离开以后你也这样太沉默!”  江木反问“你哥哥没想过。”警察的形象什么时候在你心目中崩塌。  20171206那一天警察的形象在我眼里荡然无存。  因为那一天后,我觉察我已经到叫警察名字的时候,而不是警察叔叔。  江木婉儿一笑,对着呈然,眉头舒开,讲“可能就是我讲的和你不一样。”  礼部一直没什么动堇,江木转头看着呈朗讲“你说,都西摄政王有没有可能去礼部探一探。”  呈窈迎接女官,低头看脚面,恶狠狠的对身后的侍女,眼神表示派人去礼部町着呈然,等女官走了,呈窈要去呈朗的府上。  “大小姐,大夫人吩咐的往年题目,本官过了礼部审查稿纸偷出来了。想来也没什么用,本宫多问一下,大夫人有什么用……回京?”女官本来想问往年题目灵机一动,改口“大夫人什么时候回京。”  呈窈拿着在手里慌了好几秒,点头,对女官讲“题目最好是心知肚明口不言,至于大夫人什么回,洛阳礼之前。”把东西给了身后人,呈窈讲“不是授课女官吗,开始授课。”  其他人都应下了,女官还想着问出点什,疆在原地,凉了一会,没看出什么,把呈窈问烦了还得罪呈国公府,就把这事放下!  呈然自己从礼部揣着课业,把礼部尚书楚昭然的著作,放在眼皮地下。  谁能想,楚昭然真的很爱民间故事,连工事里都夹着一本关于呈朗多年边垂的野史。好奇的呈然大算把楚大人的私房都巴拉,楚大人的私房有半个燕祁朝堂的野史,才子佳人起码都有几部。难怪民间风论这么好。  最八卦的礼部!  八卦的呈然想拿自己哥哥的野史和楚昭然对证一下,裨补阙漏,凑完整的呈朗野。  但楚昭然拒绝!  礼部尚书讲“这些都是野史,不值信。最好的是边疆那几本讲的有鼻子有门,问过好几个边疆调回来的将军,都讳莫如深,确被呈朗在呈国公府里问侯几次。我两也应避谈避开这个记仇男人的野史。”  呈然犹豫了半天,看见江木,问尚书“如果你肯告诉我,离江有什么野史,最好是离江把柄,我告诉你我哥哥小时候尿裤子的事。”  闻言侧头的江木,抵住手里的笔,忍住凑近偷听。  离江京都传说很多,是个活在自己中心的人,多年江木处事边疆,江木究竟错过了离江什么!  楚大人闻着手里书香,从文章最下方抽出一本,偷偷摸摸给呈然,眼神示意呈然小心,最后跟呈然讲“你听我细细解释!”  讲了几句问,“呈姑娘,现在可以把呈朗尿裤子的事讲与我听!”  呈然回答“我不知道,我没办法证实,我有没跟呈朗睡一个床,尿没尿床我怎么懂。”  江木忍着没笑。楚大人一口有苍蝇飞的模样,对呈然眼神示意“门口在哪里,请马不停蹄滚,看不见你!”
第六十四
菩堤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