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 皇后相劝,女子宿命

  待所有人都已坐定,便开口道:“朕本打算请父皇回来与我们一同过年,可父皇却派何路传话回来,说他好不容易清闲了几日,就想一个人在岛上安安静静地过个年,不愿回来看我们吵吵闹闹的。”  豫王哈哈笑道:“皇兄这分明是躲懒,如今你们这些孩子都大了,哪里还似小时候那般吵闹!”  “也就豫王叔敢这么消遣父皇,换了别人,父皇一定会治他个诽谤之罪!”柏琛玩笑话说完,又现出几分落寞的神情道:“王叔与父皇手足情深,数十年来未曾改变。这样的情谊,让朕想起柏琮还在时,也常常与朕一同骑马狩猎。”  “柏琮虽然早逝,但陛下不是还有其他兄弟嘛!陛下想要骑马狩猎,等开春之后,喊上他们也是一样的。”豫王道。  柏琛却摇头道:“他们尚且年幼,怎及柏琮与朕一同长大的情谊?”  “陛下果然偏心,下午时,还跟我与笛宣说,内弟与手足一般无二。如今与二皇子一比,我们怕是连根手指都比不上了!”守郡笑道。  “没想到竟在这儿被你抓了把柄!”柏琛听他这一说,暂且忘却了对于柏琮离世的遗憾,“你和笛宣虽不像柏琮一样与朕血脉相连,但对朕而言,你们依然如左右手一般重要。”  “哈哈,陛下果然对两位妹婿十分器重……”  他们君臣之间的这番言语,听得昌乐烦闷无比。今年的除夕,少了父皇母后,自然也久少了一份节日该有的隆重感。  不知平乐是也有同感,还是看穿了她的心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今日派人送了一些衣物吃食送去了凤吟岛,但还是觉得他老人家一个人过年实在是太过孤单。”  其实上午素娘在领着一群宫女们忙碌的时候,也曾提醒过昌乐该送些年货去给太上皇。可是昌乐想起父皇离宫前对自己的那番嘱咐,就不得不狠心拒绝。  想起自己身为女儿却什么都不能为父皇尽孝,她就十分自责地说:“我实在有愧于父皇。”  “我又何尝不是呢?父皇为我们做了那么多,我们如今能够回报的不及万分之一。”  二人相顾无言,相对沉默。  不知什么时候,锦妍来到了她们身旁,笑着道:“你们姐妹想什么心事呢?”  “皇嫂!”姐妹俩敢忙躬身道。  平乐想要将起身让座,却被锦妍一把按住,“你怀着身孕,别挪动了,我陪你们说两句话就回去了。”说完,便在宫女急忙拿来放在食案侧边的软垫上坐下。  “萧儿的风寒可痊愈了?”  昌乐忙回答道:“有劳皇嫂挂心,如今已经大好了。”然后又借着道:“本该去贺皇嫂入主中宫之喜的,但那夜感染了风寒,怕过了病气给皇嫂和瑧儿,还望嫂嫂海涵。”  锦妍没有在意她言语中的客套,自然也就忽视了她的致歉,思绪只停在她提及的那夜,便怜悯地劝道:“是陛下对不住你,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阻挡不了,就不如坦然接受。这是身为女子的宿命,谁也摆脱不掉。”  “是皇兄让你来如此劝我的吗?”昌乐冷然问道。  “这……”锦妍没想到自己的好意相劝,竟然还起了反作用,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皇嫂的一番好意,萧儿心中自然是明白的。皇嫂和皇兄俱为一体,那么皇嫂的关心,也自然代表着皇兄对你的心意。”平乐赶紧打了个圆场。  “你皇兄他如今肩上担子重,要考虑的也多。如果有什么不到之处,还请你们多多体谅。”  锦妍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昌乐也只能努力地笑着道:“皇嫂说哪里话?我们和皇兄自小一同长大,情谊深厚,自当会替皇兄分忧。”  “唉,其实如今我也看不穿他的心思……”  “嫂嫂能有此番开解,萧儿十分感激,今日就借此酒,谢谢皇嫂。”昌乐说完,举起酒盏向锦妍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待宫女将她放下的酒盏重又填满,她又再次举起道:“之前未向皇嫂贺喜,萧儿今日在此赔礼,待新年去向皇嫂拜年之时,再一并将贺礼奉上。”  平乐在她喝下第二盏酒之后,直接将她的酒盏收到了一旁,笑着对锦妍说:“今日一定会有很多人去向皇嫂敬酒,您可千万别先被萧儿灌醉了。”  锦妍刚刚饮完昌乐的第一杯敬酒,正犹豫着,听到平乐这么说,便笑道:“三妹今日酒兴好,我还是先回席吧!要是真被灌醉了,晚上回去岂不是吓到瑧儿?”  锦妍一走,平乐才拉下脸来,对着昌乐训道:“你自己酒量如何,心里不清楚吗?刚刚大病初愈,喝这么多酒干什么?”  昌乐连续两杯喝的猛,如今已经面颊潮红,她长长呼出一口气,道:“皇嫂说女子有摆脱不掉的宿命,可若是我偏不认命呢?”  平乐知道身为皇后的锦妍是早已任命的,所以即使内心不认可,却也能够理解她。“皇嫂是好心,但她毕竟和我们不同。”  “我若是不认,也不过这么僵持下去;可我若是认了,以后是不是还得跟更多的人分享夫君?”  “这……”平乐深深地感受到她的痛苦,可除了心中的这份心疼,却也无能为力。  “你现在是在同情我吗?”昌乐看出她眼神中的异样。  “我没有。”平乐急忙辩解道,她很清楚自己的妹妹和她一样,所有情绪里最受不得的就是同情。“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坏,你为什么不能好好跟笛宣坐下来谈一谈?他那晚能够回去,就代表了他的心还是在你那儿的!”  “心在我这儿有什么用?他的父母、他的性命、他的前程这些加起来,难道不比我重要?”  对此,平乐不禁陷入了沉思,等她回过神来,昌乐不知何时拿回了酒盏,已经接受了几个堂兄妹的敬酒。看着昌乐面上的笑意,即便知道不是出于真心,倒也叫她不忍心再去拦阻。
第072章 皇后相劝,女子宿命
娇宠公主之我的将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