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

  “哈哈。慕总果然好算计,抡起处心积虑来,恐怕全天下都没有一个人比你玩的得心应手。你不是我的金主吗?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协议结束之后,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老死不相往来!”  慕北气愤的摔了手机,虽然隔着电话,他还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顾颜夕讲这句话时的决绝。  他眺望着33层的景色,突然猖狂的笑了起来。  老死不相往来?  不!他要不死不休,他要亲手折断她的翅膀,让她再也飞不起来!  ......  顾颜夕挂断电话,颤抖着跪在地上,她伸手抚摸着肚子,语气哀伤又幽痛。  “淘淘,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我除了这条命,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好恨,恨他的多情和残忍。如果当初我不那么执着,不那么倔强的相信爱情,是不是你也不会在三年前离我而去?”  顾颜夕黯然神伤地看着远方,像是身置寒冬,心里早已荒凉的寸草不生。  “咚咚咚。”客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在安静的房间格外的响亮。顾颜夕抬手擦了擦眼泪,调整好情绪,走到客厅打开门,看见柳黎生勉强的笑说:“你等我一下,我回房间拿个包,很快就出来。”  柳黎生见顾颜夕眼眶红红的,想问她怎么了,又怕自己太唐突。欲言又止了片刻,才慢条斯理的说。  “不着急,你慢慢来,时间还很多。”  顾颜夕回房间洗了脸,提着包跟柳黎生出了酒店,开车行驶了大约一个小时,最后停在一家叫做“夜色”的酒吧。  俩人下了车,顾颜夕费解的看着目的地,没想到大明星也喜欢这种花天酒地的夜店,到跟他还真是绝配。  顾颜夕看着乌烟瘴气的地方,不喜的皱了皱眉,终究什么都没说,还是跟柳黎生一起走了进去。  昏暗迷离的灯光下,一群靓女帅男跟着劲爆的嗨歌,忘情的扭动着身体。  美艳火辣的舞娘穿着性感暴露的服饰,眼神挑逗,风情妖娆的在舞台上,跳着性感的爵士舞。  顾颜夕走到包厢门口,柳黎生绅士的为她推开门,她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神态自然的进了包厢。  偌大的包厢里就两个人,加上她和柳黎生也就四个人,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慕北还是和以前一样,走到哪里怀里都离不开女人,唯一不同的是,他怀里的女人是打破他原则的韩佩佩。  顾颜夕嘲讽一笑,目光在包厢里环顾一圈,找了个角落的位置走过去坐下。  慕北的视线自顾颜夕出现就一直没离开过,也自然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让服务生取来一个大杯子,倒了满满一杯洋酒进去,牵着韩佩佩的手,走到顾颜夕面前站定。  “我们家佩佩前几天麻烦顾小姐了,这杯酒算是感激顾小姐的照顾。”  顾颜夕看着那300ML的酒,不就是想为难自己么。她淡笑着接过慕北手里的杯子,在他咄咄逼人的注视下,仰头一口饮下。  酒杯空了,她把杯子反过来晃了一下,又弯腰替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一脸平静的看着慕北,语气不急不缓。  “慕总客气了,这一杯我祝慕总和韩小姐,浓情蜜意,百年好合。”  依旧是淡淡的笑,一滴不剩的喝完。  慕北面色紧绷的搂着韩佩佩回到座位,心中燃烧的怒火更加浓烈。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就那么不识好歹。  她拿他当什么了?  随手可送的物品,还是情.欲的鸭子?
第36
盛世孽缘:错爱33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