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怡香楼

  回到知府衙门后,秦世杰向秦知府请求调查树林裸尸的案子,没想到秦知府不仅非常痛快的同意,并且及其欣慰的拍了拍秦世杰的肩膀,说道:“你总算长大了,爹总算没白养你这么大。”  秦世杰不满的说道:“爹,你怎么老是说的好像我之前有多不懂事似得,好了,既然爹你同意了,那我现在就去告诉逸清他们这个消息去。”说着,秦世杰便已经走出了房门外。  秦知府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着:儿子长大喽,看来再过不久,自己也可以带着夫人去游玩一番了,哈哈……  第二日一早,赵菱悦等人便聚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调查方向。  秦世杰有些郁闷的说道:“现在最奇怪的就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来报案的,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家的孩子或是妻子丢了吗?”  “既然没人来报案,或许不是清白人家的女子,而且,据那日看来,那位姑娘的身上浑身遍布大大小小的新旧伤痕,一般这样的若不是哪家大户人家的丫头,那应该就是哪家楼里的姑娘!”陆逸清想着那日看到的尸体的情形,说道。  赵菱悦有些疑惑,问道:“这是怎么说?”  秦世杰回答道:“哎,一般丫鬟或者是楼里的姑娘,都是没有人身自由的,所以认打认骂,身上自然是少不了伤痕了。”  秦世杰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瞬间精神起来,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兵分两路,我和心雅妹子去各家府邸问问看有没有谁家丢了丫头,陆兄你对青楼比较熟,你就和灵儿姑娘去调查青楼吧。”  秦世杰向陆逸清眨巴眼,示意:哥们儿,够意思吧!  陆逸清假装没看到,陆心雅却很是无奈的看了一眼秦世杰,想到:什么对青楼比较熟,你是帮倒忙的吗?不过,倒是不用秦世杰说,整个琼安国大概都知道自己的哥哥是最熟悉青楼的了。  赵菱悦想到又要去青楼,上次在“春风如意阁”留下的“阴影”还没好呢!  想着眼不见心不烦,还是不要一起的好。于是赵菱悦着急的说道:“我一女的进那地方不好吧,我还是和心雅你们一起去查丫头们吧,我相信,青楼那样的地方,有少爷一个人足够了!”  “不行!”  “不行!”  “不行!”  赵菱悦被异口同声喊到的三人重重的吓了一跳。  陆逸清尴尬的咳了一声,说道:“你是本少爷的贴身丫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陆心雅则将赵菱悦拉倒一旁,低声说道:“灵儿,你一定要跟着我哥,帮娘看着他,千万不要让那些莺莺燕燕靠近我哥!还有啊,好不容易有和世杰哥单独相处的机会,你可得成全我啊!”  陆心雅眨巴着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赵菱悦,赵菱悦心想,也罢,就帮她这一回吧。  四人再一次分头行动……  赵菱悦同陆逸清二人一连去了四五家青楼,什么“暖香阁”、“醉红楼”、“仪香园”……可是都没有什么人失踪,倒是俩人身上粘满了各种香粉味,最让赵菱悦不理解的是,每去一家,那老鸨皆对陆逸清热情似火。看来外面传这陆逸清爱逛青楼的流言,还真没冤枉他。  到第六家的时候,街上早已灯火通明,已经累到腿痛脚痛的赵菱悦,抬着头,看着大大的牌匾上写着“怡香楼”三个大字。  只见,老鸨及其热情的拉着陆逸清,诉苦一般说道:“哎呦,陆大少爷,您可总算来了,先前那“春风如意阁”那么火的时候,也只有陆少爷您还不忘我们这“怡香楼”,常常来照顾我们的生意,可不像其他那些没良心的!您怎么这些日子都不常来了呢?牡丹每天想您想的,茶不思饭不想,都瘦了好大一圈了,可总算把您盼来了!”  只见陆逸清一脸心疼的问道:“是吗?那我得赶紧去看看。”  老鸨乐呵呵的笑着,高兴的说道:“好嘞!来人呐,快带陆少爷到牡丹房里去!哎哎,你谁呀?”  老鸨一脸嫌弃的看着赵菱悦说道。  为了进出青楼方便,所以赵菱悦又把以前当家丁时的衣服拿了出来,想当初陆心雅还要把这身衣服给扔掉,还好自己有远见,知道终有一天这衣服还能用上!  陆逸清见赵菱悦被拦了下来,对着老鸨说道:“帮他找几个姑娘!不要上来打扰本少爷!”  最后那一句是对着赵菱悦说的。  赵菱悦眼看着陆逸清上了楼,刚想说什么,老鸨上来招呼了俩个姑娘,将赵菱悦带到一间房内。  姑娘们柔情似水,不停的劝着赵菱悦酒,赵菱悦本想挣脱,可姑娘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硬是把赵菱悦压的死死的,动也动不了,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赵菱悦的嘴里灌。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菱悦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俩个姑娘也喝的趴在了桌子上,抬头,迷迷糊糊看见陆逸清好像站在跟前,赵菱悦突然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指着陆逸清大骂起来。  “陆逸清,你混蛋,你把我扔在这里,去找什么月季……不是,葵花?不对,芍药?哎?什么来着?”赵菱悦晕晕乎乎的,今天见了太多陆逸清的’老相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牡丹。”陆逸清看着眼前口齿不清的赵菱悦,忍不住笑着提醒到。  赵菱悦恍然大悟一般说道:“对对对,是牡丹,你怎么就那么爱来青楼啊?这里有什么好的?虽然说姑娘都很漂亮,可是……可是我觉着我也还挺好看的啊……”赵菱悦的声音越来越低,可陆逸清却听得清清楚楚。  “还有啊,我穿那件衣服不好看吗?明明很好看啊,可是你却说它不好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知不知道我……”  话没说完,赵菱悦便向地板摔了过去,陆逸清迅速的将赵菱悦一把捞了起来,才避免了赵菱悦与地板亲密接触。  赵菱悦毫无知觉的睡去,看着怀里的赵菱悦,陆逸清的手缓缓的向赵菱悦的脸伸了过去。  看着怀里的人,陆逸清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对眼前人的感觉突然变了,大概是从她第一次反驳自己,第一次敢和自己斗嘴吧。  记忆里的她一直是那个父母给安排的,从未谋面的媳妇儿,从一开始,女扮男装的她就被自己发现了,只是一直不想拆穿她,想着随便欺负一下,以她大小姐的脾气还不气的马上就走,这辈子都不愿意踏进陆府半步。可是,不管陆逸清怎么欺负她,她终究是笑眯眯的,好脾气的样子,说实话,贤妻良母,不过如此。  可是,自己希望的妻子,并不需要是什么贤妻良母,而是与自己心意相通之人。  可突然有一天,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姑娘,突然变得张牙舞爪起来,看着她生气的样子,觉着甚是有趣……  陆逸清嘴角微微上扬,看着眼前昏睡的人儿,蜻蜓点水一般在赵菱悦的朱唇上轻轻一吻……
第三十三章 怡香楼
清风明月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