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唤声夫君

  “无昭哥哥,坐。”轻轻的说着,端起茶壶,倒了两杯茶。  看着陆尘烟那若无其事的样子,练无昭握着的手紧了紧。  想上前,最后,还是停住了脚步。“丫头……”  “恩?”抬头,却看见练无昭依旧站在那,她无奈的抿抿唇,放下茶壶,便向他走去。“无昭哥哥,你再想些什么呢?快坐啊,烟儿有事情要拜托你呢。”说着,便伸出一只手,拉住练无昭的衣袖。可就在她转身想拉着他坐下的时候,却被练无昭一个反手,她便落进了他的怀抱。  挣扎着想要离开,却反而被练无昭抱得更紧了,“无昭哥哥,快放开烟儿……”  将头埋进她的脖颈,紧紧抱着她,不愿放开。  “对不起……”  那低低的,好似努力隐忍着什么的话传入陆尘烟耳里,她停止了挣扎,任由练无昭抱着,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然后,她轻轻一笑。“没事的,无昭哥哥,你没有对不起我。”  她明显感觉练无昭的身体轻轻一顿,然后,便被她抱得更紧了,不舒服的轻轻一皱眉,她还是由着他去了。  可是这样时间一长,陆尘烟有点吃不消了,轻轻的推了推练无昭。“无昭哥哥,烟儿快喘不过气了……”  这一句话,才让练无昭如梦初醒,注意到了自己的力气太大了,他忙放开了陆尘烟,心疼的看着她因呼吸困难而涨红的脸蛋,满怀愧疚,可是下一秒,他那狭长的凤眼却瞟到了她衣领下滑,一不小心露出的点点红痕,甚至还有些淤青……  目光一凛,那个混蛋……不知道是用多粗暴的方式对待烟儿,她一定很疼吧……  “丫头,你,还疼吗?”  这话一出口,陆尘烟脸色微微泛红,不知道该作何回答。而练无昭也尴尬在那,他到底是在问些什么啊。  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后来陆尘烟抬起了头。“无昭哥哥,烟儿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我,已经离开陆府六年了,不知道爷爷还有奶奶现在怎么样了……我想拜托你,帮我好好照顾他们,告诉他们,我很好,我很快会回去看望他们二老的。”  所以,她的意思是,她不会离开了是吗?那么,他来到这里还有意义吗?那么辛苦的来到这里,不带走她还有意义吗?根本就毫无意义啊……  “不!”沉默半晌,练无昭只是回答了她一个字。“烟儿,跟我走,相信我,我有那个能力可以保护所有人,跟我走,跟我离开这个国家,跟我……”有些急切的出口,然后,他便拉住陆尘烟的手,向外走去,他已经想通了,他愿意放弃一切,放弃所有,他要带她离开这里……  “不,放手,无昭哥哥,我是不会离开的。”挣扎着,可奈何抓得太紧,她的手,也因挣扎而开始泛红了。  “王妃,怎么了?”也许是房内的动静惊吵到小桃了,她忙跑进来,一进房,便见到一个俊逸的男子抓着陆尘烟的手不放。“你是谁?快点放了王妃,不然,我叫人了。”  一听到小桃说要叫人,陆尘烟连忙制止她。“不要,小桃,他是无昭哥哥啊。”  “无昭公子?”疑惑的看向那名男子,然后,她那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无昭公子,你没事了就太好了……”  他没有理会小桃,仍旧要拉着陆尘烟走,不管不顾手上的疼痛感,陆尘烟使劲的终于挣脱开了,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站稳。“无昭哥哥,求你,你走吧,我们的约定你还是忘了吧,对不起……”  练无昭转身,想要反驳,可是,他在看到她那微红的眼眶的时候,什么话都被哽在了喉咙里。  她,是要哭了吗?  是他害的吗?  从认识她以来,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她这样……她是真的变了吧……  走向陆尘烟,嘴唇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一样东西塞进了陆尘烟的手里,然后,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在飞身跃出的刹那,他看到了一个人影,难道他……也罢,这样,烟儿在王府内,也有人照顾了……  烟儿,原谅我做不到,做不到放开你……我会等你,等到你愿意跟我离开为止,就算你真的变了,你还是你,那个让他为之心动的陆尘烟……  练无昭离开之后,陆尘烟的眼角,最终还是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滴,刚好低落在手中那圆润通透的玉镯上,溅起水花……  南宫岑阴冷的大步走进书房,“传遥姬。”  既然那个女人希望如此,那么,他就如她所愿好了……  很快,一股脂粉味便传进了南宫岑的鼻息之间,微微一皱眉,猛的想起了那夜陆尘烟身上淡淡的清香,遥姬那艳丽而稍微透明的衣衫,隐约透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看着遥姬向他款款走来,然后,带着那股浓烈的脂粉味投进了他的怀里,娇滴滴的叫着。“王爷……妾身想死你了……”  可不是吗?自从王爷从废院将陆尘烟接回来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唤过她来侍寝了,本来她还想着该怎么样去吸引王爷的眼光,谁料,传话的管事竟说王爷叫她,那一刻,她心里高兴极了,好好的梳洗打扮了一番,又怕让他等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怀里的身体仿似完全无法诱惑他一般,脑子里想的,竟会是陆尘烟她那张绝美的脸,淡淡的笑还有轻轻的声音,那躺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娇媚模样……  不知名的烦躁感渐渐的充满着他的胸腔。  感觉到遥姬正用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打着圈圈,他不耐的将她往书房的备用床榻上一扔。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半透明的衣衫也随着南宫岑的这么一扔而掉落了,露出了她那白嫩的肌肤,微抬腿,轻启红唇:“王爷……”  诱惑着南宫岑,可他却至始至终没有一丝表情,朝床榻走去……  这次,遥姬极尽努力的诱惑着南宫岑,她看了眼这个书房,总有一天,她遥姬一定会躺上王爷的床,住进王爷的寝殿,而不是这个只有侍妾,只有妾才能呆得书房……  她不要做妾,她要做的,是王妃这个位置!  还是如往常一样,事后,南宫岑命人端来一碗汤药,然后冷眼便离开了。而遥姬,乖乖的喝下了药,然后,整理好衣衫,便盈盈踱步走了,嘴角,一直保持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接下来的几日,陆尘烟听南宫岑的命令搬到了他住的寝殿,而他,却一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这样安静了几天。这天呢,陆尘烟带着小桃在王府内转悠,走着走着,走到了王府里的桃园内,那原本红艳艳的桃林,此时,花早已谢了,开始结出了小小的果实,看来再过不久,也该成熟了吧,只是这时,没有了她喜爱的桃花,走在桃林里,却滋生出一丝寂寞来,当初,这里,便是成了她和南宫岑的相遇了吧……  花已落,成实,伊人红妆只为君展颜,而君,也只能是他了吧……  传来脚步声,她喝小桃同时转头望去,见到的便是南宫岑和易清风向他们走来。  “烟儿,有闲情雅致来这里?”他还记得这里,他也是在这里发现了她,是她那好听的歌声将他吸引过来的。  “王爷。”轻轻一欠身,烟儿这个称呼,她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从他嘴里叫出来,其实,他是王爷,叫她什么,她都无法不习惯。  南宫岑看着她,然后眼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执起陆尘烟的手,用不大不小,却可以被在场的人都听到的声音说着:“烟儿,叫本王声夫君听听。”  “是,夫君。”乖顺的唤了唤。却换来其余两人的一愣。  那甜腻的嗓音听在南宫岑的耳里,渐渐的,他脸上不再是那样的冷酷,而是渐渐柔和下来,视线扫过了易清风,拉起陆尘烟的手,慢慢的走着。“烟儿,以后,便唤本王夫君吧……”  “恩。”  “本王还记得那日,你唱了一首歌,曲调很特别,再唱一次。”  “好……”  轻启唇,缓缓的哼出歌曲,  暖暖的春风迎面吹  桃花朵朵开  枝头鸟儿成双对  情人心花儿开  啊哟啊哟  你比花还美妙   叫我忘不了  啊哟啊哟   秋又去春又来   记得我的爱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开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把那花儿采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回来给你把花戴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尝尝家乡菜团圆乐开怀  ……  小桃一直都垂着头,静静的跟着,易清风则面色平静的走着,听着,她的歌,好美,犹如她这个人一样……  远处的小亭里,遥姬接过小菊为她端来的茶慢慢喝着,她的面前,还坐着一个女人。“妹妹啊,听说最近王爷根本就没有到你那。”  那女人一听,看了遥姬一眼。“姐姐还不是一样的嘛……”  “什么一样,王爷可还念着我呢……”  “是吗?”说完,那女人像看到了什么一样,眉一挑,“念着姐姐啊……可是,王爷他,好像最近又有了新宠呢。”  端着茶杯的手一抖,她说的是陆尘烟吗?随即,她又保持镇定。“新宠又怎么样,别忘了,王爷他可是最宠爱我遥姬的。”  “哎呀,是吗?那姐姐你见过王爷牵过谁的手吗?”  “这不可能,他是王爷,怎么可能牵谁的手呢。”  “那那边的又是谁呢。”说完,那女人不屑的看了遥姬一眼,然后示意她往身后看去。  一愣,遥姬转身,然后,怨恨和嫉妒出现在了她的脸上,王爷怎么可以对陆尘烟有那种她们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看着他们紧握着的手,她真想,真想……让陆尘烟消失!  可是,下一秒,却对上了易清风清冷和带有警告的视线,她背过身,紧紧咬着唇,怒瞪着面前那个正在偷偷笑的女人……  而南宫岑,虽然表情的确是柔和了,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仍可以发现,他的眼里,堆积了寒意……
第二十四章 唤声夫君
惹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