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何小娇,领头羊

  那天晚上,秦心和沈韩回家的时候,秦心脚步急匆地走前面,她走几步就回头看一眼沈韩。她防着沈韩,要和他拉开距离。  沈韩跟在她身后,有点感动于秦心的智商。这个孩子活了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那么的迟钝,又食古不化,老师说不能被人家抄答案,她就真的不让人家抄答案,给自己拉仇恨;老师说不能早恋,她就一直躲着他,拒人千里之外……  这一点,她还真是多年不变啊。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底线……  以至于后来的沈韩,一度以为秦心是那种要有了实质关系才会觉得“在一起了”的人。  秦心回到家后,她还是有点懵圈,自己和沈韩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没说喜欢自己,那么就是说她们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了?  秦心一个晚上,躺在床上,就想着这个问题。  星期六早上,秦心早早就出门上学了,避开沈韩的那种。  上完早读,就做早操了。  沈韩居然又上红旗升降台领做早操了。  秦心还记得,上一辈子初中的时候,沈韩就是大安初中领做早操的学生。每天早上,上一辈子的秦心都跟着沈韩做早操,一直看着他的背影。一开始上一辈子的秦心还很惊奇,她一直甩在后面的沈韩居然上了领操台。上一辈子,上了初中后的沈韩,越来越多出现在颁奖台、发言台、主持台上,秦心才知道,原来沈韩是发光的星星。  上一辈子的她们,是离的越来越远了。最后,沈韩终于成了上一辈子她的“意难平”。如今一想起来心里就恨的发痒。  如今秦心看着高中的沈韩,沈韩个子很高,他穿着冬天的校服,衣服空空的,估计里面没有穿多少打底衣。  在寒冷的北风下,秦心居然觉得连这个冬天也没那么的冷了。  做完早操,秦心回到教室,也只是和沈韩对看了一眼。沈韩坐她后座的后座,她探视性的看了沈韩一眼。  恰巧,秦心看沈韩的时候,沈韩居然也抬头看着秦心,沈韩本来冷清的表情一瞬间就融化了,他朝她抿嘴笑了笑,眉眼添了一点的生气和灵动。  秦心觉得沈韩真好看,他一双褐色的眸子很漂亮,灵气又纯净。她单是看他的眼睛都能看一整天。  或许她就是好沈韩这一口吧。  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秦心自然地把目光挪开,然后坐了下来,之后对待沈韩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心里觉得自己和沈韩有点搞地下情的感觉,羞耻又隐隐不妥的。  中午的时候,秦心拉着辛紫桃到了饭堂吃饭。她不想回家吃饭,因为怕碰到沈韩,二来吧,饭堂吃饭比较快。  秦心拉着辛紫桃,把饭打好了,找了个干净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和沈韩是怎么一回事?”辛紫桃终于耐不住小声地问道。在宿舍里,她就天天听曲彩烟、陈欣、何小娇她们说秦心的闲话。什么温滕戴了绿帽子,什么温滕好可怜,什么温滕人帅成绩好,家底好人品好,在秦心手里是可惜了。后来,再说的是秦心看上沈韩,甩了温滕,在校门口昭告全校她喜欢沈韩。接着秦心勾搭上沈韩了,眼光高了,没看上温滕了。可是上个月怀上了温滕还是沈韩的孩子,去堕胎了。  秦心好奇的看着辛紫桃,反问道:“不如你说说我和沈韩是怎么一回事?”她觉得辛紫桃她们知道的比自己知道的多,她作为本人都还如上一辈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上一辈子傻乎乎的,这一辈子还是傻乎乎的。  辛紫桃带了一丝无比敬意的看着秦心,辛紫桃不敢说重话让秦心不高兴了,只敢挑好听的话问道:“听说你在学校门口跟沈韩告白了。”  秦心差点没喷血,她佩服于辛紫桃的不合群。秦心说道:“那是上上个月底还是上个月初的事了吧。”现在都十二月了。辛紫桃这消息不灵通是和上一辈子的自己有得比啊。  秦心等辛紫桃问下去,辛紫桃等秦心自动说下去。结果两个人都没下一步,只尴尬的看着对方尴尬。  这个时候,班里一个叫何小娇的女同学拿着自己的饭盒走了过来。  何小娇吧,这个人,秦心是看不上的。上一辈子何小娇是曾经和上一辈子秦心最好的同学之一。但是这个女高中生吧,就喜欢贬低别人来捧着自己。  在上一辈子秦心“通风报信”的事件一出来后,上一辈子的何小娇就是孤立上一辈子秦心的领头人物。  上一辈子,所有人都开始孤立上一辈子秦心的时候,上一辈子的曲彩烟在宿舍楼梯转弯角对秦心一笑,然后上一辈子秦心没理会曲彩烟。上一辈子的秦心亲耳在宿舍听到,上一辈子的何小娇就在宿舍里鼓吹,说:“那就更好了,是她自己不理会我们的,就别说是我们不和她玩了。”  这一辈子的秦心如今想想,觉得上一辈子就是何小娇怂恿大家,策动大家来孤立上一辈子的自己,对上一辈子的自己冷暴力。  这一辈子的秦心看着这一辈子的何小娇。何小娇她人瘦,高,在秦心眼里,何小娇是算不上漂亮的那种。  但是何小娇本人自我感觉良好。天天在宿舍里安利安利的产品,说蜂蜜洗面奶怎么怎么好用,还便宜。上一辈子就是何小娇打开了秦心护理面部的大门。  何小娇一脸“我和你很熟,我们是好闺蜜”的表情走了过来,在秦心的旁边坐了下来,还用手按了按秦心的手臂,以示她们很熟稔。  何小娇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这是上一辈子何小娇给秦心的印象。  秦心一脸含笑的看着何小娇是如何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又是如何优雅的坐在自己的身边。秦心笑的露出了八颗牙齿,十分的公式化。不知道的人都以为秦心很欢迎何小娇。  何小娇笑看着秦心,自我感觉良好,何小娇觉得自己是最受人欢迎的女生。  秦心朝何小娇点了点头,然后低着头吃饭。  何小娇懂得“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道理,于是何小娇死命的露出牙齿笑着,这笑也是不到皮肉里去的,更不要说到眉眼了。  秦心没懂,好好的女高中生不好好读书,天天使劲的兴风作浪干啥子?就是为了找存在感?一群小女生围着自己转,听自己使唤这何小娇就好嘚瑟了?  “心心。”何小娇讨好的喊道,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秦心一怔,然后抬起头看着何小娇,挑高了眉头,询问她干什么了?  “你成绩一下子就上去了,好厉害啊。”何小娇有一张好嘴,很会讨好人。  秦心有些无言,何小娇接下来该用感情牌了,身同感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  “那你之前怎么一下子就考了那么差,还请假那么久呢?”何小娇一脸关心的看着秦心,十分的动容。  秦心一看何小娇,一瞬间也觉得好感动,居然有人这么的关心自己。可是啊,何小娇的感情都是露水情缘,转身即忘。十几年前,自己也是这么的没心没肺的,同学间的情谊没重视,说丢就丢,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像何小娇这么的害人啊。  “九月的时候磕到头了。脑子里有个脓包,压住了部分神经,影响到记忆力,现在脓包退了点,就慢慢恢复过来了吧。”秦心尽量压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不耐烦起来。何小娇喜欢走感情牌,让人家跟着她走,秦心也就配合一下,让自己也看起来柔柔弱弱,毫无杀伤力的那种。让何小娇觉得自己好控制,不会成为她的敌人。  适当的时候,学习如何服柔也是一种政策啊。不孤立自己,才不会势单力薄啊。  “是吗?”何小娇一脸疼惜的看着秦心,好像疼的是何小娇一样。  “嗯。”秦心点点头,煞有其事的样子。论做戏谁不会呢?骗过自己,骗过良心。  何小娇用力摸着秦心的手,仿佛是有多疼惜秦心一样。  ------题外话------  漏写了一个情节,不行,找机会补进去。
59.何小娇,领头羊
高冷学霸甜宠火辣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