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对你千千万万好

  七柯回到教室的时候,左生他们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  看见她回来,左生连忙慌乱地走上前,焦急问道:“七柯,你为什么跑掉了,是不是我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要是生气一定要告诉我……”  七柯没有想到,他的反应那么大,想想也是,刚才自己确实有些着急了,跑的时候连一句解释都没有,难怪左生会这样想。  她笑了笑,摇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又看向木小沫,木小沫此刻的神情很怪异,好似开心,却又有些不自在。  其实七柯一直怀疑木小沫以前是不是认识左生,总之她有时看着左生的眼神才更像是一位久别的故人。但怎么可能呢?如果认识,为什么双方都不相认呢?还要装作一副与对方不熟的样子,大概是她想多了吧!  这样想着,七柯又开始思考如何抓贼的计划。新的一节课在铃响之后拉开帷幕,七柯放着胆子头朝窗外神游,反正大家都知道她是哑巴,自然也没有人会不识抬举地抽她起来回答问题。  时间就在一只只小鸟的掠过后流逝了,湛蓝的天空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放学后,某破旧公寓里  “爸,我回来了,”七雅放下书包,满脸写着得意:“这次我的成绩您看到了吗?”  “看了,”七世雄从一堆酒瓶子里抬起头,一股浓郁的酒气瞬间弥漫在空气里。换做常人肯定会捂住口鼻抱怨一声:真臭!可七雅像是根本没有闻到一般,眼睛里依旧闪着兴奋的光亮:“爸,我这次考的那么好,有什么奖励吗?”  “这次的成绩真是你的?”七世雄有些狐疑地望向七雅,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她从来都是倒数几位,这次反转那么大,他还真不敢相信。  “当然!”七雅丝毫不惧地拍了拍胸脯,“这分数都是从学校档案室里直接打出来的,怎么会有假?爸!你不相信我,哼,我生气了,你就是不肯给我奖励!”七雅皱着眉头撒起娇来。  七世雄最怕的就是他这个可爱风的女儿撒娇,连忙口头答应着:“好好好,你想要什么都奖励你!”  “真的吗?”七雅的眼里明显更加兴奋了:“我想要那款新出的小礼服可以吗?”  “多少钱?”  “不贵的,打折后一千二。”七雅愈发期待着。  七世雄却暗下了脸色,一千二,这对十几年前的他来说简直是轻如鸿毛,可是自从离开了那个有钱无脑的女人,不管他再怎么省吃俭用,钱依旧不够。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雅雅!咱们家现在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清楚,你妈妈还没找到工作,爸爸的资金又在周转。听话,换一个便宜点的!”  听罢,七雅觉得也挺有道理,毕竟五岁以后她们家是真的越来越穷了,“那好吧爸爸,你帮我买一个新色号的口红吧,就三百多。”  七雅再次央求,可这次,七世雄却又迟疑了,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笑着捏了捏七雅的脸:“雅雅,你还小呢,涂什么口红?爸爸给你买个楼下叔叔家做的最好吃的饺子,给你做一顿大餐怎么样?”  “哼,不给买就直说,怎么那么多理由?”七雅心头恼火,一把推开七世雄,就朝着门在跑去,速度之快,使得她带起来一阵风,重重将门给带关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震响。  “你!”七世雄也生气,自己女儿哪里都好就是太爱慕虚荣,明明知道家里是这样的情况,却每次都要求他给她买名牌,简直和她妈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七世雄心里对七雅一阵腹诽,全然忘记了自己今天也胡乱花钱买了一大堆酒。  ……  “七柯,你尝尝这个口味的果汁。”左生将一杯冰镇果汁推到七柯面前,不得不说夏天喝这样的东西实在不要太解暑。  七柯轻轻酌了一口,味道果然很不错,在她记忆里,鲜少喝过这样的东西,因而果汁的味道在她看来很新颖。她又将果汁推到了木小沫面前,却被木小沫拒绝了,此时木小沫正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打量她和左生,好似一个老妈妈在挑自己的儿子女婿一样,她这样着,弄得左生和七柯都有些不自在了。  “你在看什么啊?”左生问。  木小沫却噗呲笑了一声,半认真半玩笑地问:“你们真有夫妻相,不会上辈子是夫妻吧?”  她话说到这时,左生的耳根突然就不自然的红了,他撇开脸,尽量不去看七柯的眼睛,他怕自己一看,整张脸都会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那岂不太丢人了?  木小沫看看尴尬得手足无措的左生,又看看面色平静专心喝果汁的七柯,开心地笑出声:“我就开个玩笑而已,干嘛那么认真,诶,左生,你对七柯那么好,不会……喜欢咱们家七柯吧?”  “我!……”左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他感觉自己脸上已经烫得可以煮鸡蛋了。但又觉得自己这样挺没面子的,左生强作镇定地咳了两声,道:“哪有?我只是兑现自己小时候的承诺而已!”  “承诺?”木小沫好奇地问了一句:“什么承诺?”  七柯也被这句话吸引了过来,她竖起耳朵准备仔细听听左生的解释。  “哎,”左生先是叹了一口气,再道:“我就知道,这些事情,你肯定都忘了,只有我还记得。”  “没关系,为了你,我可以再讲一千遍,一万遍……我小的时候,是一个十足的窝囊废,老是被我哥欺负,被班里的同学欺负。所以我害怕上学,也害怕待在家里。好在我家的别墅和隔壁别墅中间隔了一个球场大的草坪,那里种了几棵大树,和一些说不出种类的灌木丛。我每次不高兴了,就躲到那里去。”  “我把那里指定为我的秘密基地,并且以为,那里只属于我一人。直到有一天,我被我哥打的浑身是伤,我不敢叫保姆帮我擦药,也不敢告诉妈妈,于是我偷了药,躲到我的秘密基地里,想自己给自己涂药。但我没有料到的是,我的基地里出现了一个生面孔,她是一个很漂亮很瘦弱的女孩,”说道这里时,左生突然转向了七柯,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个女孩就是七柯。  “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向你们描述她的样子,总之惊为天人,让当时年幼的我误以为,是仙女下凡了。她很好心地帮我涂药,可是却一句话也不和我说,我问他什么她也不回答。之后的几天,我天天在那里等她,她有时在那里,有时不在。后来我得伤渐渐好了,可我依然控制不住,想去那里等着她。她不来的时候,我能从天明等到天黑。我曾向她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和她结婚,并且对她千千万万好!我记得当时说完这个承诺的时候,她激动的点了点头,她似乎也很喜欢我。我原以为我的幸运就要来了,可紧接着现实就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在发誓后的第二个月,我才知道,女孩原来是隔壁邻居的千金。听母亲说邻居家里出了些状况,需要立马搬家到国外去……而我知道一切的时候,都晚了……她走了,悄无声息地走了,可我固执地等了她十多年。”  当左生缓缓道出这个不长不短的故事时,七柯的内心其实已经震撼了。如果没错的话,他说的这个女孩大抵就是她吧,可为什么她一点记忆也没有呢?别墅,男孩,这些可是她从未见过经历过的事。  七柯疑惑地看向木小沫,希望她能给自己解解惑。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木小沫眼角的泪珠时,她呆住了。木小沫哭了,这并不是一件寻常的事,她平时是很胆小没错,但她几乎很少哭。  木小沫将泪水强忍着,她似乎被这个故事给感动了,可七柯觉得她的神情一点也不像动容,如果非要拿一些词语来形容,可能沧桑,悲怆,辛酸之类更为贴切。
第七章 对你千千万万好
校长大人请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