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住,别尿,观众太多,不好收场

  林怂怂双腿发软,小短腿开始不听使唤。大神,您咋还一副雄霸天下,唯我必胜的模样,您是从哪个市场批发来的自信?  路卿年侧眼,瞧林眷眷的肉脸还在抽动,不禁暗笑,看来你是真的对我们俩之间的默契了解毫无信心。  “慌?”他用胳膊碰碰牙齿正打架的林怂怂。  林怂怂闭眼,蚊子似的声音:“慌到尿裤裆”  路卿年好像并没有安慰她的意思,一本正经打趣:“憋住,别尿,观众太多,不好收场”  ……  告诉我,您不是认真的在开玩笑?皮一下,很爽哇。  林怂怂昂昂脖子,死就死,伸脖子一刀,缩脖子得砍两刀,能一刀解决的事,何必去享受两刀带来的快感。  林眷眷长吸一大口气,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咬咬牙:“大神,一会看我眼色行事,可好?”  “如何看眼神行事?”路卿年问。  还没等林眷眷讲述自己的宏图大业,就听主持人又补一句:“对了,我补充一点,选手需要背对背答题哟!”  !!背对背!意思是连看眼神的机会都给我摁死在了摇篮里。  (杀千刀的作者,不把我往死里整你是不会善罢甘休,你要当孤独寂寞空虚的单身狗,别拉上我一起呀!)  “各位情侣,请坐上凳子。工作人员纷发答题板,我们的第三轮比赛即将正式开始!”主持朝观众微微一笑。  和路卿年背对背坐上,林眷眷的脚尖止不住的上下抖动,手指跟小耗子叫似的“吱吱”在答题板上回来抠。  奶奶个熊,高考都没紧张成这个熊样!  不要出送命题,不要出送命题,林眷眷双手合十,求遍了满天神佛。  丫头,跟上刑场一样,林女侠的英姿豪气呢?  路卿年在林眷眷的身后,语如暖泉:“C大的那两个人已经退赛,前两轮我们都是第一。所以哪怕我们只是陌生人,输掉这局,也是比赛的冠军”  一语点破林怂怂!林眷眷瞬间一激灵,狠拍了两下自己的小短腿:“对哈,哪怕这局被输得渣渣都不剩,咱们总分也是第一!”   but !被虐得太惨,默契为零蛋,那岂不是让里三圈,外三圈的吃瓜群众笑掉大门牙。  更何况,底下还有几个时刻垂涎这路卿年这块唐僧肉的妖孽呢!  呼呼,镇定,镇定,林眷眷顺顺躁动不安的气息。  这时,主持念出了第一个问题:“两个人第一次看的电影是什么类型的电影?”  哇嘎嘎,天不灭我,人艰不拆,让我这只瞎猫碰上死耗子,今天才去看了第一场电影,这题铁定错不了。  林眷眷咔咔两下,潇洒地写下答案,哼起小歌。大神,这第一题送分的,咱两肯定轻松加愉快解决。  其他组情侣也很快写好了答案,主持人一一进行检验。  “现在我们来看看每组的答案。第一组,完全一致,爱情电影”  第一组情侣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满意一笑。  “第二组的也是一致,看来这个问题对大家说来简单了。”主持人继续检验着答案。  “接下来看看第三组”  看,给你看,绝逼严丝合缝,完美一致!错了姐给你表演倒立洗头,吃方便面不放调料包啊。  路卿年翻开答题板。  “我们的男孩的答案是恐怖电影,接下来看看女孩的答案”  等……等!咋跟预想的情节一点都不谋合呢!难道我们看的不是……  林眷眷一双颤动的小鸡爪翻来答题板,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附赠一个笑脸)。  “搞笑电影”  两人答案一公布,台上台下笑成了一团。尤其是那几个妖艳儿,更是扯开嗓子大笑起来。  又开启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疯狂吐槽:“第一次看电影,竟然是恐怖片,铁定不是真爱”  “错不了!”  主持讪讪说道:“额,非常遗憾,两位的答案不一致”  哈?林眷眷的肉脸已经开始怀疑人生,那个脸化得跟鬼似的白,眼珠子瞪得跟大金鱼眼一样的电影,不是搞笑电影是神马?  趁着主持人继续查看其他组答案的空隙,林眷眷赶忙回过身,有些抱怨路卿年:“咱们今天明明看的就是搞笑片啊!”  这可好,倒打一耙,路卿年早就想到,哪怕是这种送分题,她的脑回路,也会化安全于惊险,把它变为送命题。  “我们看的,大概是搞笑恐怖片”路卿年无奈地眨眼。  看吧,我就说不是我的锅,就是搞笑片!本女侠难得到世上来走一走,千万别把我打回娘胎。  嗯,还有两道题呢,是骡子是马,就拉出来让我们答答!  ------题外话------  梨子的好基友,束莫《我的霸道妖夫》,请大家也多多支持哟!
憋住,别尿,观众太多,不好收场
将你温柔眷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