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 蠢家伙

  在陆诗鸢决定要好好学习大展一番拳脚之际,学校的文化艺术活动开始了,没错。就是先前王老板所提到的为了响应贯彻省教育局下发的关于拓展中学生精神风貌的文件所举办的文化艺术活动。  换做以往,陆诗鸢对这种活动是相当感兴趣的,可是现在,举办的不是时候呀。不过陆诗鸢小脑袋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个机会,若是大家都积极响应参与文化艺术活动,展现新时代中学生的各种积极向上风貌,而自己则躲在一边偷偷的学习,那岂不是?陆诗鸢不自觉愉快的笑出声。  王冬雪同学最近开始留意一些驱邪除魔的小道消息,甚至在给陆诗鸢的零食中加了一些有驱魔效果的生茶叶。没有办法,自己的同桌高烧之后一直不正常,不仅仅十分让人费解的沉溺于学习不可自拔,而且还时常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更吓人的是这个人还会小声自言自语,也太吓人了!  据传一中一直流传有这样一则传闻,曾经有一位站在所有学霸顶点的男人,无论是数学物理化学还是英语语文在学霸眼中统统是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事情,到了后来,该学霸遍寻题库竟然没有一道难题可以让其提起兴趣。  学霸的人生就这样失去了意义,如果没有难题,没有考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学霸已经远远不满足于普通的考试,冲破了传统意识的束缚,凡是有竞争的地方就有学霸,最终学霸终于寻找到了一生之敌,一道谁也没有见过的人生终极问题。自此,教学楼日夜都伴随着学霸的沉吟哀嚎。  再到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学霸的身影,他成为了一个活在人们心中的传说,也有人传闻学霸到最后因为究极问题心力憔悴而死,最终化为孤魂,每逢阴阳交汇,夜深人静教学楼空无一人之时,便出来游荡。这可不是瞎说,一中很多教室黑板第二天都会莫名其妙出现神秘的笔迹,还有很多人言之凿凿有听到空无一人的教室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  还有更吓人的传闻,据说学霸因为没有解开终极谜题,经常会附身一些身体孱弱之人,去耗费这个人的心神思考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人莫名其妙成绩会忽然上升,为什么一些人成绩会忽然一落千丈。还有一些人忽然行为举止怪异也是因为学霸附身。  陆诗鸢倒是想这个神奇的学霸冤魂能附身自己,替自己考一个第一名,嗯,考第二名震惊全班。  “同学们,明天是学校艺术周的开幕式,大家带好马扎全部统一校服,下了早自习由班长带着前去操场指定地方集合。”王老板秉着‘闲事’坚决不占用上课时间的原则,在下课铃叮铃铃响了之后,又拖堂了二分钟,末了,撂下这个消息便轻飘飘的回办公室了。  “明天啊。”陆诗鸢用笔尖戳了戳本子,陆诗鸢努力学习的日子,也会偶尔放松一下,除了偷偷的想一想李扬清还学会了简笔画。  在王冬雪眼里,这更奇怪了好伐!同桌陆诗鸢不仅行为举止不正常,还会画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啊!是不是要召唤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要是陆诗鸢知道王冬雪的这些想法,恨不能打死她,就是画的不好,也不至于归类成什么奇奇怪怪的图案吧,那个,明明是咱们学校的流浪猫啊,超可爱的那只啊!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在勤奋学习中像是飞一般呢,又是紧张充实的一天,陆诗鸢开始逐渐爱上了学习,甚至在心里有点担心若是因为太爱学习反而忽略了李扬清怎么办,会不会因小失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只能说这个刚刚认真学习了两三天的男生太过于年轻,尚不知道学习的险恶之处。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寞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陆诗鸢合上课本,默背戴望舒的雨巷,他有没有遇到,那个丁香一样颜色丁香一样芬芳丁香一样忧愁的姑娘。反正陆诗鸢是比较幸运,遇到了月季花一样的姑娘,不知道李扬清听到这个比喻会不会又会狠狠的拧陆诗鸢胳膊一下。  早读下课,大家开始散散两两收拾东西,穿好校服拿起板凳去操场集合。  因为高三学长学姐们都忙着学习,这些活动便全都落在了高一高二同学们的身上,也好趁着没有那么忙,好好享受一下青春。陆诗鸢没有跟舍友一起走,而是慢慢悠悠摇晃,等李扬清出门。  陆诗鸢就那么跟在李扬清跟于萌萌的身后,中间隔了好多人。忽然就胆子变小了,你问陆诗鸢,陆诗鸢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跟在李扬清身后也好,陆诗鸢是这样想的。  如果李扬清回头,陆诗鸢还会黠蹙的躲起来,会害羞的。很多年以后,陆诗鸢明白了一些事情,自己后悔的大多数事情,不是做过但是没有很好结果的,恰恰是那些没有勇气去做的,喜欢李扬清是陆诗鸢花费全部力气的事情,已经没有勇气去做其他的事情。  跟李扬清说说笑笑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陆诗鸢还能很轻松,可是,一旦要说一些很正经的话,啊,陆诗鸢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药可就的笨蛋。  因为这是第一次两个年级聚集在操场举行开幕式这样子的事情,大家并没有很好的排队,而是随心所欲的赶往自己班级的地盘。在楼梯上,在路上,陆诗鸢跟李扬清的中间还有很多人,可是到了自家班级地盘,陆诗鸢的前面就只有李扬清了。  男生跟女生各占一排,一字排开。  因为陆诗鸢一直跟着李扬清,两人在操场上又当了一次同桌。  “陆诗鸢,你病好了没有?”李扬清主动开口。  “嗯,早就好了。”陆诗鸢回答。  “李扬清,你最近学习怎么样?”陆诗鸢开口。  “嗯,挺好的。”李扬清回答。  其实啊,陆诗鸢一碰到这个女孩子,心中便迸发有千千万万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故事,那不是言语能讲述的奇妙故事,像是一颗颗七彩斑斓的肥皂泡,转身即逝却又真实存在,他努力的想传达给这个女生所有光怪陆离带着心跳的故事却结结巴巴讲不出来,终于,陆诗鸢将所有的故事揉成一个简洁易懂的故事,却又没有勇气开口,这个故事有四个字,然后还要三个字,或许还有。  可是陆诗鸢忐忑开口,却脱口而出成了莫名其妙的,你吃饭了吗?老天!  李扬清也会觉得这个蠢家伙,真是一个没什么情调的男生吧。
四十二 蠢家伙
青杨的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