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的血从何而来?

  白小初算得李菲菲有贵人相助,也不知是哪位贵人,她跟风子奕连夜赶路,到达地宫入口时,发现了鼠王。鼠王见到白小初,变化成小身板,跑到她怀里各种撒娇求摸,白小初在鼠王白色毛发上摸到两滴鲜血,但是血不是来自鼠王。  白小初顺势望去,地宫入口朝着东南方向都是血迹。她微微吃惊,在草地上发现昏迷的李菲菲。  “菲菲?”白小初将她扶起来,检查她的伤势,“奇怪,她并未流血,这一地的血从何而来?”难道是药不休?不,李菲菲当时以走出墓道,进入六十卦,药不休要活命,不应该折回走。  “鼠王,你有看见是谁救的菲菲吗?”白小初见鼠王摇头,皱起眉头。“风子奕,你替我看着菲菲,我去去就来。”白小初顺着血迹一路寻找,走到一半,便发现血迹没有了。  白小初更疑惑,这人是谁?为何不救人救到底?而且此人受伤不轻应该走不远才对,可是脚下没了血迹。白小初采下一片沾血青草观闻,血色鲜艳,应该是刚留下的。  白小初拨开附近的草丛,也不见人影,便放弃寻找,原路返回。待她走后,雾初识才从草丛里走出来。  “唔…唔…”  草丛里发出呼救声,雾初识走过去,撕开他嘴上的胶带,拿走他身上的血沁玉琮。药不休手脚被绑,无法动弹,急忙说道:“雾初识,你不能抢走我的血沁玉琮,它是我药家的!”  “血沁玉琮对我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你要是能老老实实告诉我,是谁绑架的白小初,我就把东西还你。”雾初识将玉琮抛向空中,冷声“三!二!一!”  “我说!”  雾初识伸手,将坠落的玉琮接住。药不休擦了擦汗,说道:“是郑国锋。是他把白小初绑到蒙古的。”  “郑国锋?是谁?现在在何处?”  “这…我是接到一封信才带着一帮兄弟来的蒙古,后来遇见白小初,知道她要找紫铜铃铛,所以才借她的手寻找我们药家的血沁玉琮。郑国锋的底细我也不太清楚,你想找他算账也不现实,当时他拉着我们进六十卦的时候就被鼠王吃了。”冬子想起一件事,又道:“下墓前,我见过他和李菲菲走得近,还亲眼目睹郑国锋给李菲菲一颗药,好像要她给白小初服下,白小初吃没有吃我不清楚,你想打听郑国锋,也许可以从她下手。”  李菲菲?雾初识将血沁玉琮丢给药不休,取出精致的匕首,眼神骤冷“别让我再看到你,听清楚了吗?”雾初识转身离开,走了几步,胸口突然闷痛,他抓着胸口的伤,血顺着指缝流了下来,他沉了沉气,继续朝前走去。  白小初带着李菲菲赶到附近的县城入住,还找了医生给李菲菲诊治,医生看完病,开了两幅药,嘱咐白小初早晚煎服。白小初连夜照顾李菲菲,李菲菲白天夜晚噩梦不断,吃了药也不见好转,白小初怕她病情加重,便想到周嘉禾,或许只有他能救她一命。
一地的血从何而来?
偷吻101次:竹马大人,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