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她的爱慕者

  贺思雨听着老妈揭她伤疤,有些不服气了,于是捂着某男的耳朵,不准他继续听下去。可是没用,顾北浔越听越来劲。  聊着聊着,贺思雨初中早恋的事被贺母扒了出来,聊到青梅竹马季良生的时候,她下意识观察着自家老公的表情,却发现某人表情特别淡定。  真的淡定吗?贺思雨憋住笑,想要试试他是否真的已经不在意:“妈,你当初看不上良生,现在人家都去英国留学了,哼哼,这说明我当初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随着她的话落定,立马接收到两道不同的目光。只见,老妈一副“你是不是欠揍”的嫌弃目光,而顾北浔,目光专注冰冷,就感觉和他对视,灵魂会被冻住似的。贺思雨摸摸后脑勺,努努嘴,瞅了顾北浔一眼,小声说:“你们干嘛这种表情,人家只是开个玩笑嘛。”  当晚,某女使出浑身解数,终于把某男哄开心。顾北浔这人有些死脑筋,开不了玩笑,特别是他最敏感的玩笑。贺思雨这人神经大条,时不时会说错话,每次惹冷木头不开心,她都不得不变乖宝宝哄他开心,后来才知道,这厮根本没生气,就是故意要她哄。  贺思雨最近发现一个特别明显的变化,她不管去哪,街道上的大爹大妈都会超级热情地和她打招呼。但热情的目光都是落在她身旁的顾北浔身上。  “小雨,你老公看着不错呀,听说家里开公司的。”  “幺儿,这条街,就你嫁得最好了。”  “小雨,有空带你老公来我家玩呀。”  全程,贺思雨都是尬笑着点头,以前她家落魄的时候,谁都不搭理她,现在这种转变让她感觉特别不好,所以,只能尽量少去街上晃。  又过了几天,高中群里,班长通知老家的同学聚一次。贺思雨本想假装没看见,因为班长曾经追求过她,后来被拒绝,奈何班长专门@了她一下,她不得出声,最后,只能咬牙答应。  她不想让顾北浔跟着去,总觉得同学聚会带着老公怪别扭的,询问了他的意见,他竟然同意不跟着她去,这简直活久见。  可是当晚,她才聚到一半,就接到某男的电话,他说:“时间差不多了,我在门口等你。”  她还没开口,他就把电话挂了。  身旁的班长一直给她敬酒,各种嘘寒问暖,说实在的,当年拒绝他后,他还四处散播她各种不好的谣言。现在突然这么热情,总感觉怪怪的。  包厢里的同学都还玩得嗨着,贺思雨犹豫了好久,才出声,特别抱歉地对班长说:“不好意思啊,我老公来接我,先走了。”  班长一听,表情剧烈变化着,然后不可思议问:“你结婚了?”  贺思雨点点头,因为班长的声音有些大,其他同学都听得一清二楚,有人赶紧把音乐关了,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女生笑着调侃班长:“陈剑,看来,你今天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贺思雨不清楚对方话里的意思,看了一眼那个女生,然后起身准备离去。
第302章她的爱慕者
呼唤你,欢呼爱